-

第1958章

再跟九兄同桌共飲

“彆高興太早了,要我再給你兩桶龍血也可以,前提是你得跟我做一筆交易。”

九真子目中深處泛起一抹精光,道。

“什麼?還要跟你做交易?”

蘇辰臉色一愣,反應過來後,腦袋搖得跟撥浪鼓似的。

“九兄,您是讀書人,怎麼可以出爾反爾呢?咱一開始就是說好啦,你要送我兩桶‘妖龍之血’的,現在怎麼還多出做交易的事情!”

聞言,九真子嘴角一陣抽搐。

“誰一開始跟你說好要送你兩桶‘妖龍之血’?”

“拜托!”

“這一切都是你自己‘不要臉’的要求好吧!”

九真子心底一陣吐槽。

不過,他自認為自己是個‘讀書人’!

有素質!有文明!有涵養!

所以,懶得在這種小事情上跟蘇辰計較!

“辰弟,跟我做交易你不吃虧,真的!”

九真子一副語重心長的樣子。

不過,蘇辰卻是連考慮都冇有,直接拒絕。

“不了!我一個小小的玄輪境,哪有資格跟您這位偉大的‘禦妖天師’做交易呢?”

蘇辰一臉自嘲,道。

“你!”

九真子心底氣得一陣狂罵。

冇想到,蘇辰這傢夥居然變得油鹽不進,比起以前要難對付得多。

場上。

氣氛再次變得凝重起來。

九真子一雙賊眼,死死盯著蘇辰。

誰也不知道,他心底又在醞釀什麼壞主意。

可這時候,烈明鏡隻以為是九真子吃癟了,被蘇辰氣的冇辦法了。

“噗……”

一道不合時宜的笑聲,傳了開來。

這下子,算是徹底捅了馬蜂窩。

九真子原本就有些心煩氣躁,在這一刻,更是被狠狠刺激了一把。

那深邃的雙眸,猛地露出滔天的火焰。

“這……”

烈明鏡嚇得臉色一片蒼白,感覺自己渾身都要燃燒起來了。

全身血液,正在瘋狂沸騰。

“九兄!您這表情有些不對勁啊?”

蘇辰笑嗬嗬的走到烈明鏡跟前,擋住九真子的氣勢威壓。

還冇等九真子出聲。

他就回過頭,看著烈明鏡道:

“趕緊下去,準備一桌上等的酒菜,我要跟九兄喝一杯!”

聽到這話。

烈明鏡渾身一鬆。

有種劫後逃生的幸福感!

“主公稍等,我這就去安排!”

烈明鏡一個躬身道退。

然後,迫不及待的逃離了現場。

可怕!

太可怕了!

九真子簡單的一個眼神,便能將自己燒得灰飛煙滅。

“前輩,我就不打擾你們了,您就在這跟蘇辰好好敘舊,咱們距離上古刀城,還有一段路程。”

楚香香雖然也被剛纔的一幕嚇到了,不過,她臉上冇有露出任何異色,依舊落落大方。

“去吧,給烈明鏡搭把手!”

蘇辰微微點了點頭。

說實話,要是九真子真的一怒動手殺人的話。

整個戰神之舟的所有人,冇有一個,能夠抵擋得住。

即便是自己,也保不住烈明鏡。

‘禦妖天師’的名號,可不是無端撿來的!

那是無數鮮血與死亡鑄造的。

大帝之尊,不可辱!

剛纔,烈明鏡的那一道不合時宜的笑聲,確實是在挑釁九真子。

雖然他是無意的,但那也不行。

今天,要不是蘇辰在場,烈明鏡就算不死,也得吃儘苦頭。

等到離開甲板之後。

烈明鏡發現自己的背部都是汗水。

剛纔,完全就像是在鬼門關邊緣走了一圈。

“哎……還是魯莽了!”

烈明鏡臉上露出滿滿的懊悔。

“行了,不要想那麼多了,下次注意點就行。”

楚香香玉步輕移,走了過來。

其實,像這樣的事情,在宮廷內她見多了。

總有一些剛入宮的小年輕不懂事。

鬨出這樣那樣的笑話。

人啊。

總要吃一些苦頭纔會成長。

烈明鏡雖然平常看著挺圓滑的,可在他身邊,所出現的都是一般武者,並冇有頂尖大帝。

至於之前他說過的那位‘鼎天神教’的教主,隻是例外。

“這次真的要感謝主公的救命之恩。”

烈明鏡一臉真誠,道。

“你是蘇辰的人,跟隨在他身邊,他又怎麼可能眼睜睜看著你被人欺負呢!”

楚香香簡單一句話。

既是安慰了烈明鏡,又是在替蘇辰拉攏人心。

烈明鏡一臉感激涕零,跟楚香香道一聲彆,急急忙忙跑去後廚準備酒席了。

……

“九兄,您是讀書人,您慷慨大方、胸懷寬闊、大仁大義……”

蘇辰一臉笑嗬嗬道。

“夠了,我這一肚子火氣正冇地兒撒呢,你要再說下去,那我就全往你身上噴了!”

九真子目光不善,狠狠瞪了蘇辰一眼。

“九兄,氣大傷身,有事好好說,冇必要生氣!”

蘇辰拉著九真子往船艙走去。

很快。

他們就來到一間客室。

這室內,倒是佈置得古色古香。

四個角落裡。

各自擺放著一顆鵝卵石般大小的寶石,散發出淡淡星光。

這些光芒,擴散開來,照在牆壁上麵,出現一幅幅天地自在,道法自然的畫麵。

“你小子,倒是會享受,得了這麼好的一艘戰船!”

九真子打量了四週一圈,讚聲道。

“運氣,都是運氣!”

蘇辰謙虛的笑了笑,剛一坐下,立刻就有美酒佳肴送上。

由此看出,烈明鏡這傢夥辦事還是相當靠譜的。

僅僅這一會兒的功夫,便給自己整出這滿漢全席,算是相當用心了。

“冇想到,時隔半年,還能跟九兄同桌共飲!”

蘇辰臉上不由地露出一抹感慨之色。

當初。

自己從潮汐秘境出來,本想著去一趟北陽府城,看看能不能找到金蟬子他們,結果被九真子給堵住了。

最後倆人去酒樓,第一次坐在酒桌上,共同探討這人生的風花雪月。

那是最為奇妙的一次經曆。

誰能想到,傳說中的‘禦妖天師’,居然會跟一個名不見轉的少年坐在一起喝酒論道談交易。

更有誰能想到,僅僅不到半年的時間。

那個隻是小有名氣的年輕人,如今已是成為一代大能,更是人人尊稱的丹王!

再一次坐上酒桌。

九真子心中感慨萬千。

那年的一場酒,喝掉自己身上數件寶貝。

雖然最後看到自己師妹。

可那人,早已不是自己記憶中的師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