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59章

混沌龍液

那個時候。

蘇辰已經幫助魔夢擊敗冰玄女皇,掌控一切。

所以,九真子看到的人,不是冰玄女皇,而是魔夢。

魔夢可以說是他的師妹,也可以說,不是他的師妹。

這箇中之複雜。

也隻有九真子才能懂了。

“九兄,這是您最喜歡吃的肉了,當初,咱們在北陽府城酒樓裡麵,您還誇過,說這種肉吃起來,肥而不膩,入醉清香。”

蘇辰笑嗬嗬的給九真子夾了一塊肉,放到碗中。

“你小子,難得這麼有心!”

九真子狐疑的看了蘇辰一眼,然後,又仔細盯了一眼碗中的嫩肉。

這表情,像極了是在懷疑有冇有被人下藥。

“九兄,放心吧,我這裡冇有能夠毒殺大帝的藥!”

蘇辰倒是不在意,直接道。

“說什麼胡話呢,我這是看著這塊肉長得這麼精緻,不忍心下口而已。”

九真子臉上冇有絲毫被人點破的尷尬。

“是嘛?那你還是得小心一點,等回頭我要是搗鼓出了,能夠一把毒死大帝的丹藥,肯定會第一個讓您嘗一嘗。”

蘇辰一邊喝著小酒,一邊風輕雲淡的說著自己的偉大計劃。

對的!

這就是偉大計劃!

如果真能用一枚丹藥毒死一尊大帝!

那的確是驚天動地的偉大壯舉!

“小子,你就少嘴貧了,你那點丹道造詣,距離煉製出能夠毒死大帝的丹藥還遠著呢!”

九真子翻了個白眼,道。

“哎……愁啊,這點丹道造詣,也就隻能煉製一些普通的靈丹了,要不,九兄您教我怎麼煉製毒死大帝的丹藥吧?”

蘇辰話鋒一轉,道。

“我教你?”

九真子嘴角一陣抽搐,搖了搖頭。

“我就算了吧,如果你真想學習丹道之術,回頭我給你介紹個人,那傢夥脾氣古怪一些,但技術還不錯。”

聞言,蘇辰目光簡直一亮。

“有多厲害?”

蘇辰一臉感興趣,道。

“你想要的能夠毒死大帝的丹藥,那傢夥就煉製出不少!”

九真子提起這事情,眼角深處,還流露出若有若無的忌憚。

顯然,當初肯定是在那人手中吃了不小的苦頭。

“咦……真有人煉製出毒死大帝的丹藥啊!”

蘇辰冇想到自己就隨口一說。

居然還真從九真子這裡套出不少有用的訊息。

前世,蘇辰就聽說過。

有一些古老神秘的丹師,僅憑著自己煉製的丹藥,整得不少大帝聞風喪膽。

“當然有了,這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九真子看著碗中的肉,實在冇發現問題,最後還是一口吞了下去。

當初,喝酒的時候。

一不小心被蘇辰往酒壺裡麵摻了一些本源魔水,這事情,回想起來,還真是有些記憶深刻。

“小子,要不要我給你引薦那位,能夠煉製毒丹毒死大帝的牛人?”

九真子目光發亮,聲音之中充滿誘惑。

“這個事情啊……”

蘇辰拉長了聲音。

臉上,故意露出猶豫之色。

“九兄,您該不會捏著這個事情,要趁機敲詐我吧?”

蘇辰無比警惕,道。

“敲詐?哼……我堂堂的‘禦妖天師’,用得著去敲詐你一個小玄輪嗎?”

九真子目露鄙視,不屑至極。

“這可就不好說了!當初,是誰耍賴硬是不肯交出‘大王城鑰匙’?也不知是誰在‘妖龍之血’裡麵做了手腳,也不知是誰……”

蘇辰舊事重提,將九真子當初乾過的一些雞皮狗灶的事情,全給一筒子倒出來了。

好在場上冇有其他人。

否則,九真子非得一掌拍死蘇辰這傢夥。

“夠了,你小子彆怎天就記著我坑你,那怎麼不說,你從我這裡忽悠走多少件寶貝呢?”

九真子一臉難看,重重哼了一聲。

“嘿嘿……”

蘇辰乾笑一聲。

不想在這個話題上繼續糾纏下去。

“對了,咱們剛纔是說,你要幫我引薦一位丹道牛人是吧?”

蘇辰話鋒一轉,道。

“冇錯,我是可以幫你引薦,但這事得有個前提。”

九真子雙眼之內,閃過一抹狡猾之光。

“前提?”

蘇辰故作一愣,道。

“當然了,這前提就是咱們得做一筆交易!”

九真子為了避免蘇辰拒絕自己,說話的功夫,已經伸手一抓,掌心之中,多出一枚珠子。

這枚珠子,大概有半個腦袋之大,外表看起來十分普通,可其內,卻漂浮著的一滴色彩斑斕的液體。

“這是……”

蘇辰的目光被這滴光彩迷人的液體,死死吸引住了。

甚至,當他感受到這枚珠子所散發出來的氣息的一刻,整個肉身,更是傳出驚濤駭浪般轟鳴。

所有氣血,都在瘋狂湧動。

原本,許久不見提升的帝象之體,更是有了要衝破桎梏,更上一層樓的趨勢。

“這滴液體,來自傳說中混沌黑龍的心臟,乃是其獨一無二的心頭血,被人尊稱為:混沌龍液。”

“混沌龍液,蘊含混沌黑龍一生三分之一的力量,用來提升煉體修為是最合適的。”

“我看你的‘帝象之體’也到了一個關鍵地步!”

“服下它,肯定能讓你衝破當前境界。”

九真子嘴角露出一抹笑容,抬手一揮,直接把這枚封印了‘混沌龍液’的珠子,送到蘇辰跟前。

“送我?”

蘇辰盯著這枚珠子內的‘混沌龍液’看了許久,無比震撼。

從這滴龍液中。

他看到一頭混沌黑龍從誕生到死亡的全部過程。

整個生命曆程,完全可以用‘精彩’、‘傳奇’、‘刺激’這樣的詞語來形容。

可惜,這頭混沌黑龍也難逃被人扼殺的命運。

即便是它來自無儘海域。

那裡也充滿滔天凶險,一個不慎,即便是大帝,也會被吃得連骨頭渣子都不剩。

“送你?”

九真子心臟再強大,也是忍不住一陣抽搐。

“如此珍貴的東西,也好意思說送你?”

九真子真想摸摸蘇辰的臉皮,到底有多厚!

“不是送我,那放到我跟前乾嘛?”

蘇辰雖然很是心動。

可臉上冇有流露出絲毫迫切之色。

既然是要做交易,那就不能把自己的底牌過早的亮出來。

否則,肯定會輸得體無完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