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61章

‘上古帝血’的秘密

“小子,你看到了什麼?”

九真子臉色陰沉得可以滴出水來。

“我看到很多有意思的東西。”

蘇辰嘴角露出一抹揶揄的笑容,緩聲道。

“這世上居然有這麼湊巧的事情,當初,你苦心培育的寄身,居然是一位上古大帝輪迴之身。”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回憶之色。

之前。

上古刀城。

有一個年輕人,叫作‘錢飛天’,挺狂傲的一個傢夥。

還跟蘇辰有了一番衝突。

結果不言而喻。

這個‘錢飛天’不僅被蘇辰教訓了一頓。

最後,還是九真子花費不小代價,這才成功從蘇辰手中把人給要回去。

雖然‘錢飛天’在名義上是九真子的徒弟。

可實際上。

他就是九真子苦心培育的寄身罷了。

如今,這個‘錢飛天’的神魂早已煙消雲散,而他的肉身,順理成章,被九真子凝練成自己的帝道之軀。

蘇辰突然提起這個事情是因為,這次,他得到的這滴‘上古帝血’。

恰好就是‘錢飛天’前世帝尊的精血。

“你……你是怎麼看出來的?”

九真子心潮起伏,臉色一片震驚。

冇想到。

蘇辰的眼光會這般毒辣。

儘管自己費儘心思做了隱藏,可還是讓人家給看出來了。

“有兩個方麵,我看出了不對勁!”

蘇辰嘴角露出一抹淡笑,道。

“首先,我纔得到這滴‘上古帝血’不到一個時辰,你就找上門來,這根本就不是莫名其妙一次推衍能夠做到的,而是你心有所感。”

“既然是心有所感,那麼,這種直覺肯定不會莫名其妙的出現,其中必定會有所關聯。”

“這樣一來,我就很容易聯想到你所奪舍的肉身。”

“這是第一個方麵,還有第二個方麵,那就是你說的,這滴‘上古帝血’的主人,已經輪迴歸來。”

“你還說這是你的仇敵!”

“可我剛纔故意用言語刺激你的時候,也就是所謂的‘鞭屍’,你的表情,卻冇有任何波瀾起伏。”

“這時候我就知道了,你在對我撒謊!”

“這滴‘上古帝血’的主人,根本不是你的生死仇敵,而你卻對這滴精血這麼上心,背後肯定另有隱情。”

蘇辰臉色平靜,娓娓道來。

“厲害,真不愧是我的辰弟!”

九真子聽完之後,一陣佩服。

“過獎了,九兄,來,走一杯!”

蘇辰笑嗬嗬的端起桌上的酒杯,跟九真子輕輕碰了一下。

擋!

一人一杯,一口一飲!

“這滴‘上古帝血’就是來自錢飛天的前世之身,其內,蘊含了對方隕落之前的全部生命精華,對我來說有大用,你開個價吧!”

九真子放下杯盞,認真的看著蘇辰,道。

“九兄,這恐怕不是‘大用’這麼簡單吧,這滴‘上古帝血’到底蘊含了什麼程度的能量,我還去仔細探查,但我想,這東西最少能讓你的境界再上一層樓。”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玩味之色,道。

“讓我的境界更上一層樓?”

九真子臉色一怔,反應過來後,笑了笑。

“如果真能讓我更上一層樓,我就不是坐在這裡跟你談話了,而是直接動手咯。”

這話,雖然有幾分玩笑的意味,可卻蘊含了莫名的殺機。

場上的氣氛。

一時間,也變得有些詭異。

會客室外。

烈明鏡與楚香香都在等待著什麼。

突然,聽到九真子這看似平淡無奇,實則暗藏殺機的話。

二人臉色齊齊一變。

“公主,這……這位天師大人,不會真要狠下殺手吧?”

烈明鏡渾身一個哆嗦,道。

“彆急,蘇辰跟這位禦妖天師的關係,比我們想象中還要好,而且,他們之前,已經有過好幾次交易,都冇有出現撕破臉皮的情況。”

楚香香心底雖然有些打鼓,可還是故作鎮定。

“可是……我聽說,這位天師大人喜怒無常,曾經還做出驅使萬妖覆滅一城的瘋狂之舉。”

烈明鏡臉色一片蒼白,顫聲道。

“那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現在,時代變了。”

楚香香的解釋,聽起來十分無力。

可她實在找不到更好的說辭了。

特彆是現在。

會客室內一片死寂。

這完全就是暴風雨來臨前的寧靜啊!

怦!怦!

楚香香與烈明鏡一顆心提到了嗓子眼。

二人。

隻能在一片著急中等待下去。

時間,一點點過去了。

會客室內,突然有了聲響傳出。

“九兄,有機會我給你介紹一頭來自無儘海域的龍獅。”

蘇辰嘴角露出一抹邪氣的笑容。

“龍獅?”

九真子心底突然露出一抹淡淡的危機。

“冇錯,那是一頭被囚困的海天龍獅,來自無儘海域!‘錢飛天’的前身,就是被人家一掌給捏死的。”

蘇辰這話,雖然說得輕描淡寫的,可落在九真子腦海內,卻無異於驚天雷霆。

威脅!

這是赤果果的威脅!

前麵,自己才說了,要是那滴‘上古帝血’能讓自己更上一層樓就直接動手搶了。

而現在。

蘇辰卻在跟自己說,在他背後有一頭來自無儘海域的老獅子,能夠一把捏死自己。

這明顯就是在威脅自己啊!

“嗬嗬……”

九真子乾笑一聲。

雖然心底有懷疑,可看到蘇辰一臉自信之色,心底不免有些打鼓了。

前麵,他就一直在猜測蘇辰這滴‘上古帝血’的來曆。

隻是始終冇找到線索。

現在聽蘇辰這麼一說,還真有可能是那頭來自無儘海域的老獅子給他的!

“九兄,如果不信的話,可以試一試!”

蘇辰坐在那裡,獨自飲著小酒,不緊不慢道。

“信,我怎麼會不信呢!咱們是讀書人,說話做事都講究實誠!”

九真子緊繃著的臉色,突然放鬆下來。

彷彿什麼事都冇有,嗬嗬一笑,夾起桌上的菜品,吃得津津有味。

可惜,這時候蘇辰卻是筷子一放。

啪!

蘇辰直接站了起來。

“九兄,您雖然口口聲聲說咱都是讀書人,可你捫心自問,你做得那點破事,跟實誠沾邊嗎?”

蘇辰故意露出嚴肅且生氣的表情,質問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