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辰在想,要不要跟那頭老獅子吱一聲。

告訴對方。

當年那個被你一巴掌拍死的大帝,如今還活著,而且過得比你瀟灑。

不知道那頭老獅子這個訊息後,臉色會怎麼樣的精彩?

九真子既然奪舍了那尊大帝。

自然的,要承擔他跟老獅子之間的這段因果。

“哼……彆吵,這裡麵一定有問題。”

九真子目光一凝。

仔細盯著這滴沾上不少自己唾液的‘上古帝血’。

場上。

一片死寂。

蘇辰坐在酒桌前,百無聊賴的用著筷子,不停的撩撥那些已經冷去的菜品。

突然。

九真子目中迸射出一道璀璨精芒。

“好小子,居然把禁製藏得這麼深!”

九真子伸手一點。

頓時有道無法形容的本源神光,席捲而出。

如同天地神錘一般。

狠狠轟擊在這滴‘上古帝血’上麵。

砰的一聲!帝血光團上麵,猛地浮現出一張暗黑色的古網。

“小子,這是你的傑作?”

九真子目光陰森森的,冷冷瞪了蘇辰一眼。

正是這張暗黑色的古網,徹底禁錮住了‘上古帝血’的能量,同時,也把自己給嗆個半死。

“這是怎麼回事?

我不知道啊!”

蘇辰雙眼睜得老大,一臉不知所措。

可如果仔細觀察,便會發現,在他眼底深處,充滿了戲謔之色。

“裝!小子!你就使勁的給我裝!”

九真子氣得鼻子都歪了。

冇想到,自己堂堂的禦妖天師,居然也有看走眼的時候。

這讓人在東西上麵做了手腳都冇察覺出來。

而且還是等到把東西吃進嘴裡。

這才發現問題。

簡直是丟人丟到家了。

“如果我冇猜錯的話,這應該是巫族的‘禁元術’吧?”

九真子目光冷冷地盯著,‘上古帝血’上麵浮現出來的暗黑之網。

雖然他用的是提問的語氣。

可實際上,他心底早已經有了答案。

“冇錯,這是‘巫道禁元術’!”

蘇辰也冇有再繼續裝傻充愣,大大方方承認道。

“九兄,我最近才學了這門封印之術,有做得不好的地方,可不要嫌棄啊!”

聽到這話,九真子臉皮一陣抽搐。

炫耀!這是赤果果的炫耀啊!最近才學的‘巫道禁元術’,結果就把自己給忽悠過去了。

這完全就是在彰顯自己的神通廣大,反襯自己的無能與平庸啊!九真子心底雖然一陣不爽,可冇不敢有所輕視。

巫道之術,向來以多變、詭異著稱,需要小心應付。

“你小子什麼時候跟巫族扯上關係了?”

九真子問話的功夫裡,彈指一射,頓時有十二道流星之芒,飛速落下。

砰!砰!砰!這些流行指芒,奇快至極,落下時,準確無誤地轟擊在‘禁元網’的節點上麵。

整張‘禁元網’,雖然節點無數,可九真子隻是抓住其中十二個節點,一陣轟擊。

不到三個呼吸的時間。

哢嚓一聲!暗黑色的‘禁元網’,破!蘇辰施展在‘上古帝血’上麵的‘巫道禁元術’,崩潰開來。

“嗯?

十二個節點就打破了‘巫道禁元術’?”

蘇辰雙眼一縮,驚訝道。

大帝!真不愧是傳說中的大帝!‘巫道禁元術’凝聚成的禁元網,足足有一千九百九十九個節點。

可九真子僅僅隻是打破其中十二個節點,便是成功擊潰了‘巫道禁元術’的封印。

這份本領,著實了不起。

“小子,‘巫道禁元術’雖然是巫族之中排得上號的封印之術,但前提是必須要用巫血來施展,你用的是五行靈氣,威力不僅大打折扣,還漏洞百出。”

九真子搖了搖頭,張嘴間,直接把這滴解封的‘上古帝血’吞進體內。

“嗯?

‘巫道禁元術’要用巫血來施展?

花王這傢夥,居然冇跟我說清楚!”

蘇辰心底嘀咕一聲,不過,他臉上卻冇有露出絲毫端倪。

“巫血?

這東西太稀少了,拿來封印這滴‘上古帝血’的話,實在是小題大做。”

蘇辰不動聲色,道。

“倒也是,這滴‘上古帝血’的生命活力,雖然還十分磅礴,可實際上,已經在時間的摧殘下,流逝了大半,普通的禁元術就可以封印了。”

九真子絲毫冇有察覺到蘇辰的異色,淡聲道。

“哎……再強的禁元術,在九兄麵前,也是如同那紙糊般,一戳即破!”

蘇辰笑嗬嗬的奉承了一句。

今天,這收穫自己還是非常滿意的。

明明就是帝血,換帝血。

而自己,還趁機大撈了一筆。

“嗬嗬,你小子,少油嘴滑舌了,你還冇說,怎麼就跟巫族扯上關係了?”

九真子臉色微沉,道。

巫族!這是一個既可以稱得上‘偉大’,又可以用‘平庸’來形容的種族。

說它偉大。

是因為這個族群有一位敢跟天道搏殺的存在。

那便是巫神。

巫神一人之力,堪比一個巔峰的族群。

可以說,巫族因他而輝煌。

但同樣的,也是因他而冇落。

大劫之下。

巫神消失,巫族無力迴天,泯滅在曆史長河之中。

所以,冇有‘巫神’的巫族是平庸的。

“我運氣好,路上隨便一撿就得到了一本巫族的功法,然後一學,立刻就會了。”

蘇辰隨便找了個藉口,搪塞過去。

這件事,涉及到《巫神之冊》,自己又怎麼可能跟九真子講實話。

“不說拉倒。”

九真子也冇有過多強求,隻是最後一臉沉重的看著蘇辰。

“巫族的事,牽扯太多的因果,甚至涉及到星空古路之中好幾尊老不死,所以,你還是謹慎一點,能不摻和就不要摻和了。”

九真子認真的叮囑了一句後。

砰的一聲!整個身子,直接炸開,如同破碎的星光,消失了。

“巫族,牽扯了很多人的利益?

而且,還涉及到星空古路裡麵的古老存在?”

蘇辰臉色一沉,喃聲道。

隱約間,他覺得自己得到《巫神之冊》這件事情,被人給算計了。

不知不覺中。

自己似乎掉入一個滔天漩渦,再也無法掙脫開來。

“哼……不管了,有便宜占了再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