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管了,有便宜占了再說,至於誰要是敢算計我蘇辰,那我一定讓他知道,花兒為什麼這麼紅!”

蘇辰雙眼之內露出一抹冷冽之芒。

不管這巫族的背後,到底有誰在博弈,但凡有人敢把手伸到自己這兒來,那就統統給打折了。

蘇辰轉身,正要離開的時候,楚香香走了進來。

“那位天師大人真走啦?”

楚香香說話的時候,有些小心翼翼。

“哈哈……不用這樣子,九真子這傢夥,現在的實力,也就等同於帝境一重,比起你父親差遠了。”

蘇辰發現楚香香這輕手輕腳的樣子,還真可愛。

“帝境一重?

你確定天師大人隻是帝境一重?

可為何我麵對他,有種麵對我父皇的感覺!”

楚香香秀眉微蹙,道。

“冇錯,九真子現在的實力,也就等同於,剛經曆風火之劫的大帝。”

蘇辰十分確定,道。

帝境九重。

每一重之間的實力差距非常大,可以說一境一天地。

帝境一重。

渡天地三九風火大劫。

這個境界,被稱為‘風火境’。

帝境二重。

整合天地萬法,凝練出自己的大帝豐碑。

這個境界,被稱為‘萬法境’。

帝境三重。

萬法蛻變,本源入體,突破生命桎梏。

這個境界,被稱為‘長生境’。

……“所以,九真子的境界,隻是‘風火境’的大帝?”

楚香香半信半疑,道。

“不,我說的是,他現在的實力,隻有‘風火境’層次,至於他的境界,這個……”蘇辰聲音一頓,猶豫了一下,道。

“九真子的真實境界,我看不透,但想來應該不會低,畢竟是能夠跟上古武神叫板的傢夥。”

聽到這個解釋。

楚香香臉上露出一抹恍然之色。

“我就說嘛,這位天師大人給我的感覺,比起我父皇還要可怕,又怎麼可能隻是帝境一重!”

楚香香吐了一口濁氣,道。

“或許,要不了多久,這老傢夥就該恢複修為了吧!”

蘇辰聲音一凝,道。

這次,九真子成功拿到‘錢飛天’前世之身的帝血,且其中還蘊含大半的生命精華。

一旦煉化。

肯定能在短時間內讓他實力暴漲。

九真子並不是境界滑落。

隻是失去肉身,重新奪舍一具武道之軀進行修煉而已。

所以,隻要擁有充足的資源,這傢夥的實力提升之快,絕對會達到一個讓人瞠目結舌的地步。

蘇辰看著自己要往外麵走的架勢,立刻想起了最重要的一個事情。

“哦對了,我剛纔正要去找你來著!”

聞言。

楚香香臉上露出一抹好奇之色:“找我?”

“對,咱們這前進的路線冇出錯吧?

這都走了好幾個時辰了吧,怎麼還冇抵達上古刀城?”

蘇辰心神一動,掃了戰神之舟外麵一眼。

看到的儘是虛空亂流,也冇有其它發現。

“這事啊,我也是正要過來跟你細說,上古刀城所在的空間,實際上是重疊的,所以之前咱們看到的距離,並不是真正的路程。”

楚香香把徐老告訴自己的東西,重新複述一遍,解釋給蘇辰聽。

“難怪,我之前就覺得上古刀城的位置,看起來有些錯亂,居然是空間重疊之地。”

蘇辰仔細回憶了一遍。

發現之前有人衝擊上古刀城屏障時。

每次出現的金色神雷,看起來威勢無比嚇人。

可實際上。

自己感受到的氣息並不強烈。

原來,這是因為空間重疊的緣故。

大部分雷霆將世的威壓,都被複雜多變的空間亂流給吞噬了,根本不會波及開來。

“那我們還有多久能夠抵擋上古刀城?”

蘇辰想到九真子替自己解封了金色瓦片,得到一把‘入城’的鑰匙,心底就有些期待。

這在所有人都束手無策的時候。

自己從天而降。

拿出鑰匙,把門一開。

不知道有多少人會驚得眼珠子掉了一地?

“如果接下來冇有空間風暴影響的話,六個時辰之後,我們就能順利抵擋上古刀城所在的空間世界了!”

楚香香說著時,取出一副地圖。

上麵有好多個圈圈。

還有一座古城,一隻前進的戰神之舟。

“你看,這是咱們的位置……”蘇辰往前走了一小步,認真的看著地圖上麵的線路。

隱約間,有陣陣芳香傳來。

蘇辰眼角的餘光,輕輕一瞥。

彷彿看到。

在那細膩乾淨的脖子之下。

胸有溝壑。

能容天下之海。

楚香香絲毫冇有察覺到蘇辰的異樣,仍舊在認真的講述著前進的線路。

“你看,這裡的空間之界是重疊的,所以,咱們地圖上看到的,都是一個個圓圈,交錯而存,現在咱們的戰船,每次前進,其實就是在穿越一個個空間之界……”蘇辰很想認真聽楚香香講解。

可不知為何,自己的目光,總是會若有若無的往某個方向飄去。

“嗯?

你有在聽我說嗎?”

楚香香發現蘇辰有些心不在焉,詫異道。

“咳……”蘇辰輕輕咳了一聲。

為了避免尷尬,特意轉過身去,看了門外一眼。

“嗯這事情我知道了,你們控製好戰船,我還有一些事情要處理。”

言罷。

蘇辰冇等楚香香回答,一個踏步,離開會客室,去到甲板上麵。

“咦……跑得這麼快,我講得有這麼差勁嗎?”

楚香香一臉鬱悶,嘀咕道。

不過,蘇辰說自己有急事要處理,自己也不好再去打擾。

甲板上麵。

風,還是那麼刮人。

光線,依舊是被撕拉成一片片模糊的畫布。

蘇辰一眼看去。

天地朦朧,如同他的心境一般,在這一刻,也變得有些混亂。

“剛纔,我是怎麼了?”

蘇辰心底,對於自己堅守的愛,似乎有了動搖。

“你喜歡她嗎?”

“你喜歡她嗎?”

“你喜歡她嗎?”

蘇辰一遍遍拷問自己。

“喜歡?”

“不!你不喜歡!”

“你喜歡的是仙兒?”

“你一生隻愛一人,隻願得一人心,隻願執一人手!”

蘇辰思緒如麻。

目光,似乎變得焦距。

所看到的世界,真真假假,朦朧如霧,揮之不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