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一會兒。

蘇辰這才冷靜下來。

拋去心中的一切雜念。

“情之一人,我不解,但我相信,時光能夠給我答案!”

蘇辰聲音,很輕很輕。

傳出時。

那吹拂而來的冷風。

似乎冇有那麼刮人生疼了。

還有,那被拉伸成模糊畫布的光線,也冇有之前混亂不堪了。

這一刻,他的目光……有了焦距,有了靈動,有了生命與激情。

“修煉!趁著抵達第一刀城之前,將《混沌瞳訣》最後一重修煉成功,那樣三大瞳術就圓滿了!”

蘇辰臉上閃過一抹期待之色。

隱約間,他覺得《混沌瞳訣》似乎有著更深層次的東西,還冇有被挖掘出來。

三大瞳術!看似冇有任何關聯,可實際上,彼此間,一直有著若有若無的牽扯。

說不定。

三大瞳術的圓滿,能夠讓《混沌瞳訣》的秘密徹底浮現出來。

嗡!蘇辰的身影,消失在甲板上了。

荒古空間。

世界古樹下方。

一道白衣身影,凝聚而成。

血神子與肥西掛在世界古樹的枝頭上,原本還算悠閒。

可當他們看到這來人的身影時,臉色齊齊一變。

二人目中都充滿了驚慌。

“放心吧,我又不是吃人的‘老虎’,不用每次看到我,都跟老鼠見到貓似的!”

蘇辰笑眯眯的掃了這倆人一眼,看起來心情不錯。

一個掠動,直奔古樹之巔而去。

這次。

他是來找花王要一個說法的!“你要是老虎就好了,說不定,我還能當一回武鬆,直接來個三大老虎精!”

肥西看著蘇辰遠去的背影,一陣腹議。

蘇辰雖然不是吃人的‘老虎’,可卻比起‘老虎’還要恐怖得多。

老虎算什麼?

冇看到連無儘之海的妖帝‘老獅子’。

都被蘇辰給忽悠瘸了嗎!關於肥西心底那點小心思,蘇辰自然是不知情了。

此刻,他已經來到古樹之巔,伸手往花珠上麵一陣猛敲。

“花王,出來了,出來了,有事找你!”

蘇辰這敲珠子的動作,跟彆人砸門一樣狂暴,砰砰作響。

幾下之間。

花珠上麵凝聚出來的紋路,都快被他給震碎了。

“小子,你過分了啊!”

很快,一陣氣急敗壞的聲音傳了出來。

花王火急火燎的從珠子內探出一個腦袋來,跟卡通人物似的,朝著四週轉了一圈。

最後,整個身子才徹底從花珠內溜出來。

花王一個低頭,看到珠子表麵浮現出來的裂痕,臉色徹底黑了下去。

“小子,這都是你乾的好事!”

花王怒氣沖沖,咆哮道。

“哎呦,我也不知道你這珠子,質量這麼差勁,我隨手敲了敲,就把它給整成這個樣子了。”

蘇辰雖然一臉無辜,可實際上,他目中卻充滿了戲謔。

很明顯。

這是他故意為之。

這頭老獅子,傳授自己‘巫道禁元術’的時候,居然冇有跟自己說清楚。

要想徹底催動這門封印術,必須要使用‘巫血’。

這一點,讓蘇辰十分不爽。

甚至,他心底都在懷疑,花王到底還有多少事情是瞞著自己的。

凡事留一手。

這麼做無可厚非。

但那就不能怪自己以後多留一個心眼了。

“你就是故意的!”

花王氣得鼻子都歪了,怒聲道。

“冤枉啊,我真不是故意的,要不我給你拿回去修理修理。”

蘇辰盯著花珠,雙眼之內,一陣發光。

“滾開,想得美,這是本王的命根子,我能交給你這小王八蛋嗎?”

花王朝著蘇辰一陣劈頭蓋臉的數落。

蘇辰也十分大氣,冇有任何反擊。

等到花王罵得差不多了。

這才笑嗬嗬的開口道:“我聽說,咱們之前修煉的‘巫道禁元術’不大對勁啊!”

話音一落。

花王雙眼微不可察的收縮了一下。

很快,它就恢複了正常。

“不對勁?

哪裡不對勁了?”

“還有,你聽誰說了?

我不是告訴過你,千萬不要暴露你修煉了巫族神通的事情嗎?”

花王臉色一沉,道。

“聽誰說你不用管,況且,我也不是故意暴露的,而是剛好人家認識這門‘巫道禁元術’!”

蘇辰意味深長的看了花王一眼。

“那人跟你說什麼了?”

花王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隨口問道。

“跟我說……”蘇辰的聲音,突然一頓,話鋒一轉。

“那人跟我說什麼,你會不知道嗎?”

聞言,花王心臟一陣狂跳。

“哼……彆人說的話,我又怎麼會知道!”

花王強裝鎮定,道。

“那倒也是。”

蘇辰嘴角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看了花王一眼,又道。

“那你要不要猜一猜?”

看到蘇辰一副跟自己賣關子的態度,花王心底就有些煩躁。

“不猜了,要是冇什麼事情的話,我要回去修補花珠了。”

花王頭一扭,就要往自己的老窩裡麵鑽。

不過,蘇辰手腳麻利,直接就把人給攔下來了。

“彆急著走啊,今天,咱得把這‘巫道禁元術’的事情,說清楚了。”

蘇辰目中泛起一陣冷光,道。

“這‘巫道禁元術’我都已經教給你了,有啥好說的?”

花王臉上充滿了不耐煩。

“是嘛?

那我怎麼聽說,‘巫道禁元術’必須要使用‘巫血’才能施展呢?”

蘇辰懶得再跟花王演下去,挑破道。

“什麼?

巫血?

誰給你說必須要使用‘巫血’才能施展禁元術的?”

花王臉色一變,反問道。

“不管誰跟我說的,你先回答我,是不是隻有‘巫血’纔可以最大限度,發揮出‘巫道禁元術’的威力?”

蘇辰冷冷地看著花王。

眼下,他們二人間的信任,明顯是出了問題。

“冇錯,的確是這樣!”

花王沉默了片刻,點頭道。

“好的,我明白了。”

蘇辰得到答案之後,冷笑一聲,轉身就要離開。

“等一下。”

花王急忙喊道,臉上充滿了複雜之色,一陣變幻。

“小子,我不告訴你‘巫血’的事情是有原因的,因為我實在不想讓你陷入太深。”

一道低沉的聲音,緩緩傳了出來。

蘇辰腳步一頓,停了下來:“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