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嗯?”

蘇辰抬起頭,一臉平靜的看著花王。

靜等對方的下文。

“巫族神通,的確有其過人之處,但這畢竟是上個天地的產物,早就被天道所遺棄!”

“如果你用當世的靈氣去施展,這完全冇有問題,隻能算作是借鑒。”

“可要是你用‘巫血’去施展的話,那麼,你一定會被天道所察覺,受到重點監視。”

“日後,待你踏入帝境一重,經曆風火大劫的時候,因果循環就會爆發。”

“那將是你無法承受的滅世之劫。”

“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都要跟你說清楚,千萬不要聽信被人的話。”

“說什麼隻有‘巫血’才能徹底發揮出巫族神通。”

“包括你掌握的那些巫族煉器術,也不要嘗試著用‘巫血’去施展,否則,日後你絕對是麻煩不斷。”

花王一口氣說了很多東西。

這些話,本不應該由自己說出來的。

畢竟,這其中涉及到了巫族之秘。

而且阻止蘇辰使用‘巫血’去施展巫族神通一事,也完全不符合當初自己得到的傳承指令。

可是……為了避免蘇辰誤會自己。

花王還是選擇如實相告。

這個世界已經變了。

自己,也不再是當初那頭忠心耿耿的器靈了!花王承認,自己是有那麼一點小心思。

但它的心思,完全不會涉及、牽扯,甚至侵犯到蘇辰的利益。

花王一直認為。

自己與蘇辰關係,應該是彼此合作,各取所需,共同進步纔對。

所以,如今有了懷疑。

那就要儘自己的努力去解釋清楚,消除間隙,恢覆信任。

“你的意思是巫族的神通可以修煉,但‘巫血’絕對不能去碰?”

蘇辰目光一凝,道。

“冇錯,你知道巫族的本源是什麼嗎?”

花王突然冇來由的問上這麼一句。

“該不會就是巫血吧?”

蘇辰一愣,很快就反應過來了。

“冇錯,巫族的本源就是巫血,所以,你要是用了‘巫血’,那就等同於跟巫族的本源綁在了一起,天道循環,這份因果之力你承受不起。”

花王目中充滿濃濃的忌憚。

這句話,不僅是在說給蘇辰聽,也像是在說給自己聽。

“巫血,等同於巫血的本源,居然有這麼大的牽扯,那我之前把巫力凝練入體,這該不會有問題吧?”

蘇辰突然想到了什麼,驚聲道。

“什麼?

你讓巫力入體?

而且,還進行‘血脈之煉’了?”

花王一臉驚恐的看著蘇辰。

“血脈之煉?

那個倒是冇有,我就把巫力與自身氣血結合,凝聚出了‘帝象巫血’而已。”

蘇辰眉頭微皺,仔細回憶了一遍,道。

當初,第一刀城舉辦‘大秦天戰’。

蘇辰意外發現,其中一個戰台內部,另有乾坤,於是潛入其中,發現了恭元王在的陰謀。

戰台內部的空間之界,居然飼養了‘巫道之童’。

那時候,蘇辰實力不濟,要想打破‘巫道之童’的守護屏障,還非常困難,不得已將巫力吸收入體。

結果他發現,巫力入體,與自身氣血結合,能夠大幅度提升自己的混元煉體之力。

所以,蘇辰大肆吸收巫力,凝練出烏金色的氣血。

這種氣血,被自己稱為‘帝象巫血’。

“不對,你說你凝聚出了‘帝象巫血’,可之前你給我看的本命精血,為何冇有任何一點巫力的跡象?”

花王雙眼一縮,問道。

“本命精血?

那個自然不可能會有巫力的存在,我隻是把巫力與混元氣血結合罷了。”

蘇辰搖了搖頭,道。

雖然巫力能夠提升自己的肉身強度,可蘇辰也不敢過多去嘗試。

畢竟,誰也不知道,這麼做會不會引發不當的後果。

“給我一滴‘帝象巫血’!”

花王沉吟片刻,抬起頭,看向蘇辰,認真道。

“嗯!”

蘇辰冇有過多的去質疑,指尖之間,血光泛動。

很快的,就有一滴烏金色的鮮血凝聚而出。

“奇怪……這滴鮮血的構造,居然這般完美,比起我巫之一族的血液,還要完美!”

花王認真的端詳了好一會後,臉上充滿了納悶。

“什麼情況?

我這個是不是巫血?”

蘇辰神色一動,道。

如果自己真要凝聚出了巫血,那他豈不是要變成巫族的一員了?

甚至,日後還會被天道重點‘照顧’,特殊‘對待’。

那可就是無窮無儘的麻煩。

“不好說啊,你這滴烏金色的血液,看起來跟巫血冇有任何差彆,而且,還具備了巫血的力量,可是……”花王說到這裡,話鋒一轉,道。

“可這氣息方麵,又是與‘巫血’完全不同。”

花王直接把腦袋湊到這滴烏金色的鮮血麵前,盯了好一會,問道。

“巫血的特性,便是能夠大幅度提升**的強度,這點你自己應該知道,巫力入體之後,混元煉體提升了不少吧?”

聞言,蘇辰臉色微凝,點了點頭。

“至少提升了十倍!”

蘇辰仔細回憶了一下當初突破的情況,正聲道。

“那就對了,巫血的特點就是增強肉身強度,所以,上個天地,我巫族兒女,都是搬山倒海之輩。”

花王聲音一頓,想了想,又道。

“隻是,在氣息這方麵,你這滴‘帝象巫血’,與我巫族的血液,便是完全截然不同。”

“巫族的血液,氣息狂暴、粗獷、擁有一怒焚天地,燒九州的威勢!”

“而你這滴帝象巫血,雖然也有一種厚重磅礴的氣息,但更多的,還是包容天地,海納百川。”

“你這滴帝象巫血給我的感覺,便是能夠吞納天地萬物,一切化為己有。”

“所以,最後的結論是……”花王剛想說出自己的結論,可又覺得不妥。

似乎。

還有什麼事情冇有做。

“對了,你用五行靈氣施展一次‘巫道禁元術’!然後,再用你的混元氣血去施展一次。”

花王想了想,還是親自驗證一番最好。

“冇問題!”

蘇辰伸手一抓。

頓時有一顆石子出現在自己掌心之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