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嗡!蘇辰伸手一抓,掌心之中,多出一枚石子。

當初。

刀春秋在自己的儲物袋中做了手腳,留下不少的石子。

如今正好可以拿出來充當工具。

轟隆一聲!五行靈氣,噴湧而出,形成一道道禁元之光。

徹底籠罩住蘇辰掌心之內的石子。

很快。

一張暗黑色的禁元網凝聚而出。

蘇辰冇有刻意去隱藏。

所以,整張‘禁元網’徹底顯化了出來。

大概有一個人之大。

“混元氣血,催動!”

蘇辰低喝一聲。

那體內的帝象巫血,滾滾而動,如同大江大河般,爆發出來。

古樹之巔,風起雲湧。

帝象巫血,擴散開來,化作一道道禁元之光。

這是蘇辰第一次嘗試用巫力去催動‘巫道禁元術’。

其威力,到底是什麼樣呢?

蘇辰無比期待。

砰!又有一枚石子飛了出來。

巫血禁元之光,飛射而落,將這一枚石子團團禁錮住了。

“禁元之網,現!”

蘇辰伸手一抓,這枚石子上麵的禁元之網,徹底拉伸出來。

一丈!兩丈!三丈!……十丈!二十丈!五十丈!很快的。

帝象巫血凝聚出來的禁元之網,赫然達到了百丈。

這麵積,赫然是‘五行靈氣’凝聚出來的禁元之網的百餘倍。

“這差距,也太大了吧!”

蘇辰目瞪口大的看著這一幕。

難怪,九真子之前會提醒自己。

隻有巫血才能夠徹底發揮出‘巫道禁元術’的威力。

“彆急著下結論!”

花王臉上露出一抹莫名的笑容。

隻見,他彈指一射,頓時有上百道指芒飛出。

砰!砰!砰!先後共有八道指芒落下。

準確無誤打在‘五行靈氣’凝聚出來的‘禁元之網’上麵。

這張禁元網,前麵九真子用了十二道指芒纔給擊潰的,可這一次,花王隻是轟破其中八個節點。

整個封印,便是徹底崩潰開來。

“難道這是實力的差距?”

蘇辰怔怔的看著這一幕,很快的,他就反應過來了。

這不是實力的差距。

而是花王比起任何人都要熟悉‘巫道禁元術’。

所以才能夠在最短的時間內,找出最大的破綻。

砰砰砰!很快。

又有一陣急促的碰撞聲傳了出來。

這一次,花王總共有了整整六十道指芒,纔打破了帝象巫血凝聚出來的‘禁元之網’。

六十道指芒,意味著需要破除這上麵六十個節點。

前麵,八道指芒,破除的隻是八個節點。

二者一對比,孰強孰弱,立刻就有了明顯的答案。

“如果使用‘帝象巫血’的話,大概可以提升八倍的威力,這個數值,明顯低了。”

九真子目中閃過陣陣推算之光。

“什麼?

提升八倍的威力,還低了?”

蘇辰雙眼睜得老大,不可思議道。

“對,即便是血脈強度較低的‘巫血’,也可以讓這威力提升十倍!雖然八倍與十倍之間的差距不大,可少了就是少了。”

花王臉色微沉,確定道。

“基本上可以確定了,你體內的氣血,不能稱得上是‘巫血’,這應該是你自己創造出來的一種氣血。”

轟!蘇辰心神一震,似乎有無儘巨響在迴盪。

“什麼?

這是我自己創造出來的一種氣血?

所以,我這算是開創了自己的血脈?”

蘇辰一臉錯愕的看著花王,不可置通道。

“對,差不多就是這個道理!”

花王心底也是充滿了震驚之色。

“如果你的混元煉體繼續提升的話,那麼,你體內的氣血,在未來就會形成特有的血脈!”

“那是屬於你自己獨一無二的血脈!”

血脈!獨一無二的血脈!蘇辰腦海內,彷彿有驚濤駭浪的在迴盪。

普通的大帝,即便是渡過風火劫,踏入萬法境,都冇辦法修煉出屬於自己的血脈。

冇想到,自己的混元氣血,居然有要演化為‘血脈’的趨勢。

這簡直就是意外之喜。

其實,更大的驚喜還在後麵。

“這樣的一種血脈,與‘巫血’冇有任何關係,所以,你完全可以放心大膽的使用,不用擔心會遭受天譴!”

花王的話,直接讓蘇辰喜上眉梢。

也就是說自己可以無所顧忌的使用混元氣血,催動‘巫道禁元術’。

甚至,還可以用混元氣血去施展‘巫神煉器術’。

這樣一來,自己所掌握的巫族神通,都會擁有八倍的提升。

雖然與真正的巫血相比,還有一段不小的差距。

可至少不會被天道給盯上。

而且隨著日後混元煉體之力的提升。

自己的氣血也會變得越來越強大,所施展的巫族神通,說不定還會有讓人意想不到的提升。

蘇辰心底,隱隱有一種期待。

那就是如果有一天,真的形成自己血脈之時,說不定,混元氣血催動的巫族神通,比起傳說中的‘巫血’還要強大。

“既然我體內的氣血,並不是巫血,那麼,再用‘帝象巫血’這個稱呼就不合適了。”

蘇辰目光一閃,心底頓時有了決定。

“那麼,從今往後,我的氣血,改名為‘蒼龍氣血’!”

一道充滿睥睨八方氣勢的聲音,傳出時,轟隆一聲。

蘇辰背後。

無儘氣血,沖天而起。

彷彿形成一頭萬古蒼龍,笑傲雲空。

“蒼龍氣血!這名字……”花王怔怔看著蘇辰,目中深處,不知在思索什麼。

“怎麼?

有問題?”

蘇辰目光一閃,察覺到花王臉上的異色,眉頭一揚,道。

“冇有,就是覺得挺霸氣的!”

花王立刻收起目中的思索之光,笑著道。

“霸氣就對了!蒼龍大陸,我為蒼龍帝!”

蘇辰臉上露出滔天戰意,振聲道。

“蒼龍帝!”

花王這次真的被蘇辰身上那股殺伐果斷的氣勢,給震懾到了。

“好一個蒼龍帝!”

……蘇辰從花王這裡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同時,也收穫了一份意外之喜。

原本對於花王的那點芥蒂。

早就煙消雲散了。

或許,花王還有事情瞞著自己。

可這世上的每一個,都有自己的秘密。

隻要在大是大非麵前,還能夠保持在同一陣營就可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