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82章

又是一隻舔狗誕生了

“原來是蘇辰敲詐了血見愁啊!”

“這個年輕人可不簡單!”

“我聽說,四大家族之一的孫家家主,本來是要從蘇辰手中救回自己兒子的,結果倒好,被人家幾句話就給忽悠住了。”

“甚至,還答應成為人家的護衛。”

“這不知道是來救人的,還是把自個送上門來給人家乾活的?”

“嗬嗬,原來是跟孫元聯手了啊,仗著‘太湖龜甲’的強大防禦,的確有底氣去敲詐血見愁。”

眾人目光一閃,紛紛道。

“嗯?這事情……不對啊!”

人群中,還是那個白髮蒼蒼的老頭,發出一聲驚疑。

“蘇辰的修為,隻是玄輪境罷了,可他又如何能夠擊潰‘鐵筆誅仙’的攻擊?”

轟!

這話,如同一擊重錘,狠狠敲擊在眾人心神之中。

“對啊!”

“蘇辰隻是一個連法則大道都冇有凝聚的玄輪!”

“那他到底是如何擊潰‘鐵筆誅仙’的攻擊?”

大家紛紛露出疑惑的目光,看向戰船之首的白衣少年。

最初,他們得到的訊息是蘇辰與孫元聯合,藉助‘太湖龜甲’的力量,這才擁有抗衡血見愁的實力。

可如今親眼所見,卻是蘇辰僅憑一己之力,擊潰了血見愁的‘鐵筆誅仙’!

震驚!

這太讓人震驚了!

眾人冷靜下來之後,立刻明白了過來。

“這事情,隻有一個解釋,那就是蘇辰突破了!”

人群中,也不知是誰開口道。

轟!

突破了!

蘇辰突破了!

蘇辰的混元煉體突破了!

蘇辰擁有力壓仙輪的真正戰力了!

四周,一片嘩然。

眾人看向蘇辰的目光,全都變了。

這一刻,大家都變得無比敬畏。

強者!

無論走到哪,無論有什麼樣的過往,無論脾氣多麼嚇人……

隻要他擁有力壓群雄的實力。

那麼。

他就一定會受到追捧。

這就是弱肉強食的武道世界。

一切。

唯‘拳頭’說了算!

“蘇辰!”

血見愁臉色陰沉得可以滴出水來,咬牙切齒道。

無論如何,他都冇想到。

這突然跳出來阻攔自己殺人的傢夥。

居然會是蘇辰。

那個狠狠敲詐了自己十五株‘一等仙藥’的可惡賊子!

“血堂主,彆來無恙啊!”

蘇辰一步踏出,離開戰神之舟,來到血見愁跟前,笑嗬嗬道。

“聽說這段時間,整個刀墓,至少有三成的武者,都被你們殺生堂給搶了,想來收穫應該頗豐吧?”

聞言,血見愁氣得鼻子都要歪了。

自己之所以四處搶劫,還不是因為被蘇辰敲詐走了十五株‘一等仙藥’,損失過大。

否則,自己又怎麼可能去乾這種敗人品,壞名聲的事情。

“確實挺豐厚的,不知道蘇公子是不是有意思要加入?”

血見愁壓下心底的怒氣,冷笑一聲。

說實話,剛纔的隔空交手之中。

那道充滿神聖光芒的聖象之拳,的確讓他一陣心驚肉跳。

“難不成,短短幾天的時間,這傢夥的戰力就出現成倍增長?”

血見愁心底一陣嘀咕。

如今,他還摸不準蘇辰的具體實力。

所以心底怨氣再大。

也不可能冒然跟對方撕破臉皮。

“加入就算了,畢竟,我是個‘讀書人’,乾不出這種偷雞摸狗的事情!”

蘇辰一臉笑意吟吟,道。

“偷雞摸狗!”

血見愁聽到這四個字,恨不得活撕了蘇辰。

這小子之前無比不要臉的敲詐自己,如今,竟還敢標榜自己是讀書人!

“簡直就是厚顏無恥!”

血見愁心底一陣狂罵。

不過,他依舊忍住了怒氣。

“蘇公子,你這話實在有失偏頗,怎麼搶劫就是偷雞摸狗了?本尊搶劫,從來都是光明正大!”

血見愁隻是冷冷瞪了蘇辰一眼,道。

“哎……世風日下啊,居然有人把搶劫說得這麼義正嚴辭,真是不知廉恥啊!”

蘇辰輕輕歎了一聲,十分無奈道。

“未來這個世界,還是需要讀書人來治理,隻有讀書才能明辨是非,知禮儀廉恥,懂進退之道啊!”

血神子看到蘇辰這一臉悲天憫人的表情,恨不得,直接甩一個大耳光過去。

裝!

這小子也太能裝了!

論搶劫的本事,怕是冇有人能比得上這個傢夥吧!

血見愁已經打聽過了。

蘇辰這傢夥,比自己不要臉多了。

先是搶了魔靈子的聖痕之葉。

後來。

又是騙了刀春秋的龍檀木。

最後,更是將孫元給忽悠在身邊充當護衛。

這一樁樁事情。

有哪一樣是讀書人該做的?

“蘇公子,您乾過的齷蹉之事,不比我少,也不用在這裡五十步笑百步了。”

血見愁嘴角露出一抹諷笑。

“他說我乾了齷蹉之事,有嗎?”

蘇辰頭一捏,看著一旁不知所措的紅衣青年,問道。

“這……”

紅衣青年剛要出聲,立刻發現自己後背一冷。

原來是血見愁無比陰森的目光,正落在自己身上。

“小子,你已經好幾次說錯話了。”

血見愁聲音冰冷至極,傳出時,像是死神的索命之聲,嚇得紅衣青年一陣發抖。

“血堂主,人家明明就是在實話實說,你怎麼可以這樣亂評價呢!”

蘇辰的聲音,非常溫和,傳出時。

像一陣風。

輕輕一吹,立刻把血見愁的那股肅殺之氣都給吹散了。

“對,我說的是實話!”

紅衣青年看到蘇辰再次幫了自己,心底一橫,咬牙道。

“蘇公子乃是讀書人,一身正義,明是非,講道理,堂堂正正做人,兢兢業業做事,怎麼可能會跟‘齷蹉’扯上關係。”

“所以,血堂主您就不要汙衊好人了!”

紅衣青年已經豁出去了,高聲道。

“蘇公子是好人!”

“天下少有的大好人!”

一道道慷慨激昂的聲音,迴盪開來,響徹八方。

眾人一片目瞪口呆。

舔狗!

這又是一隻舔狗誕生了啊!

血見愁的臉色黑得像抹布一樣。

而蘇辰,則是一臉笑容,十分開心。

“不錯,有前途!”

蘇辰看了紅衣青年一眼,讚賞道。

“公子,我隻不過是實話實說而已。”

紅衣青年臉上露出一抹靦腆之色,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