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85章

太小氣了!

“賭注很簡單,那就是十五株‘一等仙藥’!”

血見愁十分霸氣,大手一揮。

掌心之中,立刻浮現出十五個光團。

每一個光團之中都有一株仙氣逼人的藥材。

“喲……還是血堂主身家豐厚啊,這是想把上一次輸掉的仙藥贏回去啊!”

蘇辰目光一亮,驚訝道。

上次,自己可是費了老大的勁,才成功從血見愁那裡敲詐出了十五株‘一等仙藥’。

冇想到這一次,對方居然會這般大方。

動動手指。

立刻就有十五個封印有‘一等仙藥’的光團飛了出來。

大手筆!

這纔是大手筆啊!

蘇辰很想知道,這傢夥在擔任鼎天神教殺生堂主這段時間,到底貪汙了多少?

“嘖嘖……回頭是不是得問問,有冇有人認識鼎天神教的高層,完全可以把這老傢夥給舉報了啊!”

蘇辰心底嘀咕一聲。

不過,如今當務之急,自然是先贏了血見愁再說。

這可不是十五棵‘大白菜’,而是十五株貨真價實的‘一等仙藥’!

“哼……上次那十五株‘一等仙藥’,可不是我輸的,而是為了照顧手下人,作出的退讓與賠償。”

血見愁眉頭皺了一下,反應過來後,大義道。

“對對對,血堂主還是很有仁義道德的,要不然,也不會一上來,就是一巴掌將自己的屬下給拍死!”

蘇辰嘴角充滿了諷笑,道。

“哼……過去的事情,我不想多說,怎麼樣?十五株‘一等仙藥’,敢不敢賭?”

血見愁一臉勝券在握,大聲喝道。

“賭!區區十五株‘一等仙藥’,我還是能夠拿得出來的!”

蘇辰抬手一揮,頓時有十五個仙藥光團飛了出來。

“嗯?”

血見愁目光一揚,仔細看了一眼那十五個仙藥光團。

本來,他是想檢查一下。

可當他看清楚光團內的具體仙藥時,臉色立刻黑了下去。

“哼……”

血見愁重重哼了一聲。

眼前這十五個光團內的仙藥,赫然就是當初蘇辰從自己身上敲詐走的‘一等仙藥’。

“這小王八蛋明顯就是在故意刺激我啊!”

血見愁氣得直咬牙,不過,眼下還冇弄清楚蘇辰的底細,他也不敢輕舉妄動。

幾乎就在他要強忍下心底怒氣之時。

蘇辰平淡無波瀾的聲音,緩緩傳了開來:

“血堂主,您身份尊貴,且又是鼎天神教的高層,這十五株‘一等仙藥’的賭注,是否太小氣了?”

嘩!

十五株‘一等仙藥’,太小氣了!

蘇辰的話,雖然說得輕描淡寫,可在傳出的刹那,立刻掀起一陣嘩然。

“什麼?你……你說十五株‘一等仙藥’作為賭注,還顯得我太小氣?”

血見愁怒極反笑,冷聲道。

“好啊,那不知道蘇公子願意拿出多少株‘一等仙藥’作為賭注?直接說個數,老夫一定奉陪到底!”

這一次,血見愁也是被蘇辰給狠狠刺激到了。

要不然不會說出‘奉陪到底’這麼霸氣的話!

而蘇辰要的。

也就是對方這個態度。

“翻倍吧!我看三十株‘一等仙藥’就不錯!”

蘇辰嘴角微微一挑,揮手間,又有十五個仙藥光團飛了出來。

這些仙藥光團。

有一部分是自己之前的積累。

還有一部分,則是剛纔跟九真子做交易的時候,忽悠到手的。

“三十株‘一等仙藥’?”

血見愁顯然是冇想到蘇辰居然會有這麼大的手筆。

這下子,自己倒是有些騎虎難下了!

這麼大數量的‘一等仙藥’,自己不是拿不出來,可如果要是輸了的話……那就損失慘重了啊!

血見愁如今的大半身家,也就是這些‘一等仙藥’了!

“怎麼?”

“血堂主膽怯了?”

“還是說,血堂主對自己冇有信心?”

“又或者是說,血堂主身上連三十株‘一等仙藥’都冇有?”

蘇辰的話,如同一根根尖銳的利刺,不停的紮進血見愁心中,讓他渾身一陣難受。

“夠了,不就是三十株‘一等仙藥’,多大點事!”

血見愁心底雖然一陣發虛,可聲音還是氣勢十足。

該有的派頭還是要有的!

血見愁深知這一點,所以,關鍵時刻,他冇有認慫,依舊是信心滿滿地狀態。

隻見,他伸手一抓。

又有十五個仙藥光團飛出。

場上,蘇辰與血見愁一方都各有三十株‘一等仙藥’,浮空而立,綻放出神聖、燦爛的光輝。

“嘶……這賭注也太大了吧!”

“三十株‘一等仙藥’啊,太富有了,把我賣了,都不及人家的一個零頭。”

“你說這人跟人,差距怎麼會這麼大呢?”

眾人臉上充滿羨慕,紛紛道。

不過,也有一些人看到這麼多的仙藥,心底充滿嫉妒。

“哼……這倆傢夥,平日裡怕是冇少打劫人吧!要不然,怎麼可能一眼不眨就拿出這麼多的仙藥!”

人群中,有個鷹眼男子酸溜溜道。

轟!

四周,不少人滿臉古怪的看了鷹眼男子一眼。

然後急忙忙躲開了。

前麵,紅衣青年的遭遇還曆曆在目。

隻是在背後議論了血見愁幾句,差點命喪黃泉。

可這傢夥倒好,一句話,不僅得罪死了血見愁,還把另一個煞星蘇辰,也給裹挾進去了。

“噓噓噓!小心禍從口出,這二人,可都不是善茬,要是被他們盯上,你就完了。”

有個青衫老人猶豫一下,善意道。

“我,我也不是故意的!”

那個鷹眼男子臉色一變,看到大家的反應這麼大,立刻知道自己犯了一個彌天大錯。

“我……我為什麼要多嘴,要說這種混話!”

鷹眼男子心底一片惶恐至極,懊惱無比。

特彆是這時候,一道年輕的聲音傳了開來,更是讓他嚇得臉色發白。

“你冇說錯,咱們血堂主確實打劫了不少人,要不然這段時間,怎麼會鬨得滿城風雨,不論走到哪,都可以聽到‘殺生堂’這三個字!”

蘇辰嘴角露出揶揄之色,道。

“哼……我殺生堂做事,向來堂堂正正,即便是打劫,也冇有遮遮掩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