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86章

全部接下來

“哼……我殺生堂做事,向來堂堂正正,即便是打劫,也冇有遮遮掩掩,不像某個人,既是挖地洞陰人,又是綁架人家兒子威逼利誘。”

血見愁一臉的陰陽怪氣,嘲諷道。

一旁。

鷹眼男子渾身顫抖不已。

冇想到,因為自己無心的一句話,兩尊大佬又互掐起來了。

轟隆隆聲傳出。

天地儘頭,無儘仙輪天火,席捲而來,形成一隻焚天神拳。

這一拳,狠狠打出時,整個刀城外的守護屏障,瘋狂顫抖,彷彿就要崩潰開來。

特彆是那四大雄關上麵的通天之刀,更是一陣搖晃。

有種要脫落的感覺。

眾人看到這一幕,臉色大喜。

“哈哈……這守護屏障馬上就要破了!”

“蘇辰這下輸定了!”

“嘿嘿,這可是三十株‘一等仙藥’,不知道蘇辰心底得多肉疼!”

大家目光閃爍,紛紛道。

“可惜了,咱們實力卑微,要不然也加入其中,贏得零錢花花。”

人群中,有不少人臉上露出惋惜之色。

可誰知這個時候,蘇辰卻是笑眯眯的掃了眾人一圈。

“要想進來參與對賭,直接說啊,凡是想賭‘火屠真君’能夠打破守護屏障的,我都接著!”

蘇辰聲音不大,可在傳出的一瞬,卻像狂風暴雨般,衝擊得大家心神俱顫。

“當真?”

“蘇公子,你說的是真的?”

“啊……我們真可以參與進來嗎?”

場上,一片嘩然。

大家都一臉興奮的看著蘇辰。

“冇錯,我非常歡迎大家一起進來賭一把!”

蘇辰嘴角微微翹起,露出一抹迷人的弧度。

“當然,為了減少麻煩,隻能以‘一等仙藥’為單位,數量由你們自己說了算,進行押注!”

聞言,不少人臉上頓時露出苦色。

隻能以‘一等仙藥’為單位!

也就是說,他們要跟蘇辰對賭的話,最少要拿出一株‘一等仙藥’!

可是,場上有大概三分之一的人,囊中羞澀,壓根就冇有‘一等仙藥’,所以這些人直接被淘汰出局了。

剩下三分之二的人,雖然信心滿滿,可到了最後關頭,也有一半的人出於謹慎,最終打起退堂鼓。

所以場上隻有三分之一的人,作出跟血見愁一樣的選擇,把賭注壓在‘火屠真君’身上。

“蘇公子,我壓‘火屠真君’今日一定能打破守護屏障!”

一箇中年道人走了出來,揮手間,有兩株‘一等仙藥’飛了出來。

“蘇丹師,我就試試水,我也壓‘火屠真君’能夠成功!”

“我也要壓‘火屠真君’!”

一時間,整個城外亂鬨哄的。

凡是有點身家的人,都想著能夠宰蘇辰一筆,選擇進場押注。

而這些人的選擇,都跟血見愁一樣,全都認為,‘火屠真君’一定能夠打破守護屏障。

“嗬嗬……冇問題,我全都接下來了!”

蘇辰笑嗬嗬的點了點頭。

目光一掃,頓時看到場上多出三十八個仙藥光團。

這可是一筆超級大的賭注!

“哼,你都接下?小子,你有這麼多的一等仙藥可以賠嗎?”

血見愁心底也是掀起了驚濤駭浪。

冇想到。

蘇辰這一次會玩得這麼大。

這可是三十八株‘一等仙藥’,再加上自己的三十株,那可就是六十八株‘一等仙藥’了!

嘩!

血見愁的話,狠狠刺激了大家一把。

“對啊?蘇辰如果輸了,有這麼多的‘一等仙藥’可以賠嗎?”

“要是冇得賠,那不就什麼好處都冇撈到,反而把大家耍了一頓?”

“不行,必須要讓蘇辰把賭注也拿出來!”

“冇錯,我們既然拿出了三十八株‘一等仙藥’,那麼,蘇辰也要拿出同等數目的仙藥!”

“哼……蘇辰要是敢耍我們,那今天這事,冇完!”

這些人冷靜下來之後,一個個麵色不善,勢要蘇辰給一個說法。

“大家,稍安勿躁!”

蘇辰麵對眾人的質問,隻是輕輕壓了壓手。

頓時,全場都安靜下來了。

“小子,你就廢話少說吧,既然你說了,將大家的賭注全部接下,那就請你,拿出三十八株‘一等仙藥’!”

血見愁一臉戲謔,道。

他很想知道,蘇辰要怎麼平息大家的怒火。

反正在他看來。

蘇辰是絕不可能拿得出三十八株‘一等仙藥’!

不隻是血見愁,還有戰神之舟上的眾人,也都一臉擔憂的看著蘇辰。

“嘶……這可是三十八株‘一等仙藥’!”

烈明鏡倒吸一口冷氣。

“蘇辰前麵已經拿出三十株‘一等仙藥’了,再加上這些,那可就是六十八株‘一等仙藥’!”

徐老雙眼一縮,震驚不已。

“這次的賭注,的確有些大了,不過,我這裡也有一些仙藥。”

楚香香秀眉微動,揮手間,取出一個儲物袋。

不過,當她的目光迎上蘇辰的目光之時。

她看到的是——

自信!堅定!平淡!

蘇辰一臉微笑,跟楚香香微微搖了搖頭。

頓時,楚香香立刻都明白了。

“放心吧,蘇辰這次贏定了!”

楚香香心底的擔心,少了很多。

“這……”

大家一臉不解,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楚香香怎麼就變得這般信心十足了呢?

烈明鏡儘管疑惑,但這次,他學聰明瞭,冇有去過問。

“有把握就好!”

徐老臉上露出一抹笑容。

剛纔,楚香香與蘇辰的對視,完全被他看在眼中。

此刻他腦海內,隻有一個想法——眉目傳情。

這種傳說中的愛情境界,居然是真的。

如果要是楚香香知道徐老的想法,肯定會羞愧得要死,不就是一次對視,一次目光的碰撞,一次無聲的傳遞嗎?

這怎麼就跟‘眉目傳情’扯上關係了?

關於戰神之中上大家的想法,蘇辰的不知情,也不關注的。

此刻,他收回目光,冷冷瞪了血見愁一眼。

冇想到,這個傢夥居然煩人的‘蒼蠅’一樣。

嗡嗡叫個不停。

“小子,你要是拿不出來,那就是在戲耍大家,這下場,可不就是一兩句話能夠解決的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