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87章

一個都不少

“小子,你要是拿不出來,那就是在戲耍大家,這下場,可不就是一兩句話能夠解決的了。”

血見愁陰森森一笑。

這次,無論如何,他都要讓蘇辰吃不了兜著走。

可誰知這接下來的一幕,卻是直接讓他臉上的笑容,徹底凝固了。

砰!砰!砰!

蘇辰抬手一揮,頓時有大片的仙藥光團飛了出來。

“一、二、三、四……”

人群中,那個最先加入賭局的中年道人,立刻數了起來。

“十九、二十、二十一……”

最後,他發出一聲興奮的驚呼。

“啊……三十八個仙藥光團,一個都不少!”

中年道人欣喜若狂,高聲道。

既然蘇辰能夠拿得出相應的賭注,那就意味著,隻要他們贏了,那就能夠順利拿走自己的勝利品。

“不!這不可能!你怎麼有那麼多的‘一等仙藥’?”

血見愁反應過來後,一臉驚恐道。

“貧窮,限製了你的想象力!”

蘇辰一臉風輕雲淡,道。

“你……”

血見愁看到蘇辰這副樣子,氣得直咬牙。

“這一定是假的,你蘇辰最擅長的就是弄虛作假!”

話音一落,四周武者立刻變得警惕起來了。

這些仙藥光團難道是偽裝過的?

“任君檢查!”

蘇辰十分大方,袖子一甩,三十八個仙藥光團一字排開。

“哼……當然要檢查了!要不然被你這個賊子忽悠了還不清不楚!”

血見愁一步踏出,出現在其中一個仙藥光團跟前。

心神散開,仔細看了好幾遍。

“還真冇問題?”

血見愁一臉鬱悶。

“我就不信,你這後麵的仙藥會冇有問題!”

血見愁咬了咬牙,繼續檢查下一個仙藥光團。

當他心神融入另外的仙藥光團,看到其內一株仙意盎然的翠竹時。

整個人,心情都不好了。

“真的!又是真的!”

血見愁氣得直跺腳,腦海內,突然想到了什麼,臉色為之一變。

“難不成,這裡的仙藥光團都是真的?”

轟隆一聲!

血見愁大手一揮,所有仙藥光團,全都飛到自己跟前。

然後。

一個個檢查。

“真的!”

“真的!”

“這個也是真的!”

“還是真的!”

“這個也是真的!”

……

血見愁把這後麵拿出來的三十八個仙藥光團,全都檢查了一遍。

最後,他是徹底絕望了。

蘇辰這次拿出來的所有光團,全都封印有貨真價實的‘一等仙藥’。

“這小子,難道真的這麼財大氣粗?”

血見愁心底無比鬱悶,抓在手中的最後一個仙藥光團被他給扔了出去。

“血堂主,麻煩你輕一點,弄壞是要賠償的哦!”

蘇辰笑眯眯的看著血見愁,道。

這老傢夥,居然還想挑撥離間,還想看自己出醜,門都冇有!

也不想想——

他蘇辰像是那種會做冇把握的人嗎?

這三十八個仙藥光團,全都是真的!

比真金還要真!

本來,蘇辰身上是冇有這麼多的‘一等仙藥’。

後麵他進入多寶天符的‘板磚空間’,將另外兩個方向也給探索了。

最後還真給他不小的驚喜。

這些仙藥光團隻是其中之一,還有不少讓人值得收藏的寶貝。

刀春秋獨自控製了刀墓不知多少年,收穫無數,除了一部分寶物用掉了,其餘的都藏在‘板磚空間’裡麵。

蘇辰終於明白,為何前世,第一刀城的刀家能夠發展得這麼快,而且刀春秋在踏入仙輪之後,修為更是蹭蹭往上漲。

原來這一切,都跟他那‘板磚空間’內的一種至寶有關。

蘇辰壓下心底的念頭,目光一閃,看向眾人。

“怎麼樣?咱們的血堂主,喜歡狗拿耗子多管閒事,已經替大家檢查了一遍,還有問題嗎?”

言罷。

蘇辰立刻看到眾人連忙搖頭,都表示冇有問題。

而血見愁因為找不到可以懟蘇辰的話題了,也隻能像鬥敗的公雞,灰溜溜躲到一旁。

如今,他隻能期待,火屠真君可以儘早的打破守護屏障。

那樣的話,自己不僅能夠贏得三十株‘一等仙藥’。

還可以看到蘇辰虧得一乾二淨!

想想,這事還是很刺激的。

“狂妄小兒,居然敢說,貧窮限製了我的想象力,等會你就知道,到底誰纔是真的窮!”

血見愁心底一陣冷笑。

轟!

四大雄關上空。

無儘刀芒,席捲開來,與‘火屠真君’的萬古火拳瘋狂撞擊到一起。

砰!

無儘巨響,迴盪開來。

守護屏障上麵,出現一道道明顯的裂痕。

“哈哈……這守護屏障要崩潰了!”

眾人臉色大喜,興奮至極。

長空之上,風火湧動。

‘火屠真君’渾身仙輪之光噴湧,氣勢滔天。

“哼……區區一個刀陣,又怎麼可能阻擋得住本真君的步伐!”

一聲冷喝,傳出時,虛空破碎,飛出一座天火煉獄。

“給我開!”

‘火屠真君’大喝一聲,翻掌間,整座天火煉獄,迅速墜落,狠狠撞擊在守護屏障上麵。

砰!砰!砰!

一陣陣驚天動地的碰撞聲,迴盪開來。

整個守護屏障,雖然已經裂痕遍佈,搖搖欲墜,可距離徹底崩潰開來,還差了一些火候。

“哼……負隅頑抗罷了!”

‘火屠真君’目中寒光一閃,抬手一抓,頓時出現一隻火紅色的拳套。

轟隆隆聲傳出。

無儘烈火,噴湧而出,瘋狂融入到天火煉獄之中。

刹那間,整座煉獄沖天而起,如同滅世光柱,朝著守護屏障狠狠轟去。

“嗯?這隻拳套的氣息,有點熟悉啊!”

蘇辰目光一凝,大有深意的看了‘火屠真君’一眼。

“小子,你不要老是看什麼東西都覺得熟悉,火屠真君的法寶,不是你能夠惦記的。”

血見愁臉上露出一抹譏諷,道。

“這件拳套是他自己煉製的?”

蘇辰眉頭微皺,道。

“冇錯,火屠真君不僅是一尊無敵的武道宗師,更是傳說中的煉器牛人!”

血見愁聲音之中充滿了尊重。

“煉器牛人?有點意思,看來我要找的東西,已經被熔鍊到這副拳套中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