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第1988章

感謝諸位的熱情參與!

  “嗯?看來我要找的東西,已經被熔鍊到這副拳套中了。”

  蘇辰心底喃喃一聲。

  “小子,這件法寶,名為‘斷辰拳套’,雖然不是聖器,可已經具備聖器之威,早有粉碎星辰之力。”

  血見愁看到蘇辰一臉沉思的表情,以為他是在害怕什麼,所以心中的得意更濃了。

  “如今‘斷辰拳套’一出,守護屏障,必破!”

  血見愁目光得意,道。

  不隻是他,還有那些參與對賭的武者,全都一個個興奮至極。

  “火屠真君連‘斷辰拳套’都拿出來了,這一次,絕對能夠打破守護屏障。”

  “斷辰拳套一出,此陣必破!”

  “哈哈……大家準備好,一旦守護屏障崩潰,我們就立刻衝過去。”

  “不,如果守護屏障崩潰,咱們第一時間是找蘇辰把賭注給賠了。”

  “對對對,這個纔是正理!”

  四周武者,一個個目光火熱,激動不已。

  轟隆一聲!

  蒼穹之內,萬火咆哮,煉獄翻轉,爆發出破碎星辰的一拳。

  這一拳,彷彿穿時空,踏輪迴,入九幽,破滅所有,狠狠轟向守護屏障。

  砰!

  一道無法形容的碰撞巨響,傳了開來。

  那守護屏障上麵的刀氣漩渦,全都崩潰開來。

  哢!哢!哢!

  整一個結界,像玻璃碎片一般,四分五裂。

  “哈哈……守護屏障破了,小子,你輸了。”

  血見愁大笑一聲,無比興奮,直接抬手一抓,就要把蘇辰跟前的三十個仙藥光團給收走。

  那些參與對賭的武者,也是有樣學樣,準備要收取勝利品。

  可就在這個時候,蘇辰彈指一射。

  “巫道禁元術,開!”

  刹那間,有大片的禁元神光,擴散開來,直接把所有仙藥光團都給籠罩住了。

  砰!

  血見愁一掌落下,直接被擋回去了。

  其他人,也都是如此。

  所有伸出來的爪子,全都被打回去。

  “小子,你這是幾個意思?”

  血見愁目中怒火狂噴,大喝道。

  “蘇辰,你這麼做就不道德了吧!”

  “冇錯,蘇辰,你想賴帳不成?”

  “願賭服輸,如果你今天不賠,那就彆怪大夥不客氣了!”

  一道道質問聲,傳了開來。

  “諸位,你們真覺得是自己贏了嗎?”

  蘇辰一臉風輕雲淡,道。

  “嗯?”

  大家心頭一睹。

  不知道蘇辰這話是什麼意思。

  特彆是血見愁,剛想出聲,立刻聽到背後傳出一道刺耳的嘶鳴。

  眾人臉色一變,齊齊轉頭看去。

  頓時,所有人都愣住了。

  這一刻,四大雄關上麵的通天之刀,全都已經升空而起,出現在上古刀城之外。

  原本破碎的守護屏障,眨眼間,便是恢複如初。

  四大擎天之刀,守護一切,輕而易舉間,便是將漫天火光都給擊碎了。

  即便是‘斷辰拳套’凝聚出的絕世殺招。

  也在這一刻,被碾壓得灰飛煙滅。

  “怎麼會這樣?”

  火屠真君臉色大變,反應過來後,仙輪之上,無儘法則,沖天而起,化作十二尊狂嘯火獅。

  砰!砰!砰!

  十二尊狂嘯火獅,踏破蒼穹,碾壓所有,朝著那四把通天之刀,衝擊而去。

  可就在這時,四把通天之刀突然倒飛而出,向著蒼茫天地一斬。

  砰!

  天地八方,猛地出現一道無法形容的刀光。

  這一刀,猶如烈焰火海中的開天辟地一擊,出現時,萬裡寒光,驚殺一切。

  哢嚓一聲!

  那十二尊狂嘯的火獅,還冇來得及爆發,立刻被這開天辟地般的刀光給碾壓成碎片。

  火屠真君的仙輪,猛地一顫,快速崩潰。

  這一幕,簡直快到了極致。

  幾乎在眾人還冇反應過來時,漫天刀光,齊齊衝出,直奔‘火屠真君’而去。

  “不好!”

  火屠真君臉色狂變,倒退之時,全力催動天火煉獄,擋在身前。

  砰!

  一道可怕無比的巨響傳了開來。

  天火煉獄,崩潰了大半。

  最後,還是憑藉他手中的‘斷辰拳套’,這才成功擋下這一擊。

  “呼……”

  火屠真君鬆了口氣,再次看向前方的守護屏障時,臉上充滿凝重之色。

  “這……這怎麼可能?”

  “什麼?火屠真君敗了!”

  “嘶,火屠真君可是仙輪之巔的高手,冇想到,連他都冇辦法打開守護屏障。”

  眾人臉色紛紛一變,驚聲道。

  可有些人,不僅僅是臉色蒼白,更是目中充滿了肉疼。

  因為這些人都參與到蘇辰與血見愁對賭中去了。

  “啊……這豈不是說,大家都輸了!隻有蘇辰一人獨贏,橫掃全場?”

  人群中,不知是誰發出這麼一聲驚呼。

  頓時,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冷氣,看向蘇辰。

  神人!

  這一位纔是真正深藏不露的神人啊!

  一開始。

  大家都認為,火屠真君能夠打破守護屏障。

  可隻有蘇辰眼光精準,認為火屠真君會失敗。

  最後。

  他一人賭贏了大家。

  真的是賺了個盆滿缽滿。

  “嗬嗬……感謝諸位的熱情參與!”

  蘇辰笑嗬嗬的把三十八個仙藥光團收入囊中。

  眾人儘管一陣心疼,可也不敢作出什麼過激的舉動。

  願賭服輸!

  這是武道之人該有的品格。

  不過,今天卻有人要跟蘇辰耍無賴。

  那就是血見愁。

  轟!

  隻見,他揮手一拍,神光湧動,頓時出現一個鐵碗,直接倒扣下去。

  眨眼間。

  這個鐵碗便是把他的三十株‘一等仙藥’給裝起來了。

  而蘇辰收取仙藥的大手,直接被這個鐵碗給擋住了,無法寸進絲毫。

  “血堂主,你這是幾個意思?”

  蘇辰目光一冷,質問道。

  “哼……蘇辰,你耍詐!火屠真君會敗,肯定是你動的手腳!”

  血見愁目中泛起一抹陰狠之芒,厲聲道。

  這三十株‘一等仙藥’,幾乎就是自己的全部身家了,無論如何,都不能讓蘇辰得了去。

  要不然,自己以後就得過上苦哈哈的日子。

  “我動的手腳?我要是有那麼大的本事能夠在這座絕世刀陣上麵做手腳,我還需要在這裡跟你廢話?”

  蘇辰目中殺機迸發,冷笑道。

  “我早就操控這座絕世刀陣,一刀把你剁成十八塊了!”

  ……

&e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