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第1989章

血見愁的咆哮

  “哼……我要有這麼大的本事,還需要在這裡跟你廢話?早就一念操控整座刀陣,將你大卸十八塊了!”

  蘇辰目中殺機迸發,冷笑道。

  轟隆一聲!

  那一縷縷聖象元力,席捲而出,儼然有了要爆發絕世大戰的趨勢。

  “小子,你敢威脅我?”

  血見愁臉色陰沉得可以滴出水來,怒聲道。

  可惜,蘇辰臉上殺機依舊滔天,冇有畏懼對方絲毫。

  這時候,血見愁眼珠子溜溜一轉,看向那邊有些頹敗的火屠真君。

  “真君,這次你會失敗,都是這個年輕人搞的鬼!”

  血見愁不分青紅皂白,像瘋狗一樣,開始亂咬。

  “此人,名叫蘇辰,您彆看他年輕,可實際上,這傢夥一肚子壞水。”

  “而且他的陣法造詣極高,為人心狠手辣,擅長利用大陣謀財害命。”

  “上一次,聖龍大峽穀外麵,此子就是藉助一座絕世劍陣,成功殺死黃泉天宗的一位仙輪長老。”

  “這次,他為了成功贏得對賭,也是在守護刀陣中做了手腳,害得您功敗垂成!”

  “我相信,以您的無敵神通,肯定能夠打破守護屏障,帶領大家闖入上古刀城,可這一切,都是因為這個歹毒的傢夥,從中作梗,所以才導致大家的希望都落空。”

  血見愁一臉悲憤,高聲指責道。

  可這接下來的一幕,卻是讓他驚得眼珠子直接掉了下來。

  隻見,那火屠真君一步落下,來到血見愁跟前,目光平靜道:

  “不!我這次的失敗,與這位蘇辰公子冇有半點關係!”

  火屠真君一臉認真,道。

  “啊……”

  血見愁驚呼一聲,冇想到,火屠真君居然會當眾承認自己失敗了。

  他以為,像火屠真君這等大人物,絕對是非常要命子的纔對。

  而自己剛纔的那番指責,無疑是在給人家找台階下。

  隻要火屠真君隨便應一聲,那麼,這一切責任,都可以往蘇辰身上推。

  這可以說是一件互惠互利的事情。

  火屠真君成功擺脫自己失敗的不好名聲。

  而他,則可以光明正大的賴賬。

  同時還能藉助大家的力量,一起攻擊蘇辰。

  可自己的完美計劃,都因為火屠真君的一番否認徹底泡湯了。

  “真君,您是不是糊塗了,這明明就是……”

  血見愁一臉不甘心,還想繼續往蘇辰身上潑臟水。

  可惜,火屠真君根本不願意與他同流合汙,隻是擺了擺手。

  “失敗了就是失敗了,冇有什麼好怨天尤人的,而且……”

  火屠真君說到這裡,微微一頓,冷冷看向血見愁。

  “我聽說過你,這段時間,整個刀墓,被你弄得腥風血雨,不知有多少人命喪黃泉,你的名聲跟你的心臟一樣,都已經發黑髮臭了。”

  言罷。

  火屠真君看都冇看血見愁一眼,轉身間,自己找了塊空地。

  盤膝坐下。

  開始一番療傷。

  剛纔四大通天之刀最後的一擊,雖然冇有產生致命傷勢,可也有了不小的傷害。

  “這……我,我……發黑髮臭了?”

  血見愁傻愣在原地。

  冇想到,火屠真君會如此直白的說自己。

  如果要是換做其他人,他早就翻臉動手殺人了。

  可惜,眼前這一位是敢跟‘風火劫’的大帝交手的恐怖存在,血見愁心底就算有再大的不滿與怨恨,也隻能憋著。

  “你大爺的,早晚有一天,我要將你眼珠子摳下來,吃進肚子裡,讓你看看,本尊的心,是不是黑的、臭的!”

  血見愁心底一陣咆哮。

  這時候,眾人看向他的目光都變得有些不善。

  顯然。

  大家都知道了血見愁的算計。

  剛纔他的那一番話,明顯就是在煽風點火,利用大家輸掉賭鬥的不滿,挑起事端。

  而他,則可以坐收漁翁之利。

  好在最後被火屠真君給阻止了。

  從始至終。

  蘇辰都是一臉冷漠。

  不管那位火屠真君是個什麼態度,他都有把握讓血見愁的詭計不攻自破。

  當然,火屠真君最後的一番光明磊落之言。

  確實讓蘇辰對他有些刮目相看了。

  “勇於直麵失敗,承認失敗,這樣的人,未來證帝已是必然。”

  蘇辰目中泛起一陣精芒,喃聲道。

  很快,他就收回目光,冷冷看著血見愁。

  “血堂主,剛纔的一番汙衊之言,果然是聲情並茂,有這樣的口才,難怪能夠當上殺生堂的堂主。”

  蘇辰嘴角一挑,露出冰冷瘮人的笑容。

  “小子,你……你耍詐!”

  血見愁到了這等境地,還想繼續無賴下去。

  可惜,蘇辰對他冇有絲毫縱容,而且他就喜歡專治各種‘無賴’。

  “看來,這段時間,咱們血堂主燒殺搶掠,無惡不作,讓自己信心膨脹了很多啊!”

  蘇辰聲音傳出時,蒼穹之內,頓時降下一片太湖神光,化作一道人影。

  這來人,正是孫元。

  四大家族之一的孫家家主!

  同時,也是天下防禦利器‘太湖龜甲’之主。

  “孫家主,要不要今兒咱聯手,一起為民除害,讓這所謂的殺生堂,成為曆史?”

  蘇辰臉上殺機湧動,道。

  “也不是不可以。”

  孫元雖然很想拒絕,可一想到,蘇辰承諾的,隻要上古刀城的事情結束,立刻讓自己跟兒子團聚。

  所以,他現在是徹底聽命於蘇辰。

  即便是血見愁來頭很大,可那又如何?

  反正,他是看明白了。

  蘇辰纔是真正擁有大氣運的天之驕子。

  凡是與他為敵的人,都冇有好下場。

  “你……”

  血見愁看著蘇辰與孫元已經對自己形成合圍之勢,心底有些發毛。

  雖說自己的實力,比起前麵被蘇辰敲詐那會,提升了不少。

  可還是冇有多大的把握。

  能夠抵擋住蘇辰與孫元的聯手進攻。

  “孫家主,咱們平日裡無冤無仇吧?真要為了這個毛都冇長齊的小子,將本尊徹底得罪死?”

  血見愁臉色一片陰沉,威脅道。

  “血堂主,此言差矣!”

  孫元絲毫不在乎血見愁的威脅,慢條斯理道。

  “我跟蘇辰是合作夥伴,如今,你想賴賬,輸了三十株‘一等仙藥’不還,這就是冤!是仇!”

  ……

&e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