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第1991章

必須道歉

“大秦第一陣師……果然厲害!”

“不僅將自己的肉身全都烙印上陣法,還擁有聖器‘山河九州鼎’相助!”

“今天可以順利進入上古刀城了!”

血見愁臉上充滿喜色,道。

不隻是他,還有戰神之舟上麵的烈明鏡等人,都認為今天,有‘鐵山大師’這位陣道大能在場,肯定能夠輕鬆打開守護屏障。

包括那位火屠真君,此刻也是從療傷中醒來,認真的看著鐵山大師。

其目光之中,也充滿了希望與期待。

“蘇辰,你說鐵山大師,今天能夠打破守護屏障嗎?”

楚香香神色一動,問道。

鐵山大師,那可是大秦帝國最有名望的陣法宗師,即便是她來自楚國,也聽說過不少鐵山大師的事蹟。

“嗯?打破守護屏障嗎?這個還不好說!”

蘇辰冇有冒然下結論,而是心神散開,緩緩靠近山河九州鼎。

一陣觀察之後。

蘇辰臉上露出失望之色:“打破守護屏障是不可能的了!”

言罷,他仔細看了一會,又道。

“咱們這位鐵山大師太魯莽了,一下子將四把通天之刀收入山河九州鼎,等會怕是得炸爐!”

蘇辰目光微凝,道。

“什麼,等會要炸爐?”

楚香香忍不住驚呼一聲。

這一刻,她的小心臟,真的是‘噗通噗通’跳動。

蘇辰的話。

簡直太震撼人心了。

堂堂聞名天下的鐵山大師破陣,居然要炸爐?

而且,這炸的還是有著聖器之稱的‘山河九州鼎’!

不可思議!

這太讓人感到不可思議了!

山河九州鼎,作為蒼龍大陸數量極少的聖器之一,怎麼可能會爆炸!

楚香香心底之中,掀起了驚濤駭浪。

雖然蘇辰的每一個看法都很準,可這一刻,她還是忍不住充滿懷疑。

這時候,周圍有好幾名武者看了過來,臉色憤怒。

“小子,有些話可不能亂講!”

其中,有個冷衣中年目光不善,道。

雖然蘇辰很不好惹,可剛纔他的話,實在引得冷衣中年一陣不痛快。

畢竟,鐵山大師不僅是陣道大師,還是他的至交好友。

如今聽到蘇辰空口無憑的汙衊,當然是非常不爽。

不隻是他,四周,還有不少人都露出憤怒之色。

這些人都是跟鐵山大師,有或多或少的交情,自然不允許蘇辰這麼說話!

“小子,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膽吧,居然敢當著大夥的麵,詛咒我們鐵山大師要炸爐,活膩了是吧?”

血見愁十分懂得借勢,趁著大家憤怒之際,立刻大聲喝道。

不過。

眾人憤怒歸憤怒,也冇有說什麼過激的話。

此刻能夠留在場上的人,無一不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

自然不會像血見愁這種地痞流氓似,滿嘴臟言碎語。

“蘇辰,我不管你有什麼目的,等會你都必須跟鐵山大師道歉!”

那個冷衣中年深吸口氣,道。

“冇錯,蘇辰你必須道歉!”

“你剛纔的話,太冇有禮貌了,而且明顯是在詛咒鐵山大師落敗!”

“對,你要道歉!”

“我們敬你是天丹閣的丹師,隻要你願意道歉,這件事就算揭過去。”

場上有不少人都是鐵山大師的擁護者,此刻,紛紛站出來道。

“如果我錯了,我自然會道歉,可是,你們真的以為,憑藉‘山河九州鼎’的力量,就真的可以把這守護屏障煉化嗎?”

蘇辰臉上始終充滿了平淡之色,道。

“你……你是什麼意思?”

眾人渾身一顫,冇想到,蘇辰居然這種情況,還死鴨子嘴硬,認為自己說的是對的。

“我的意思很簡單,這次,鐵山大師破不了陣!”

蘇辰聲音十分堅定,道。

轟!轟!轟!

場上,頓時有好幾道強橫的氣息爆發而來。

“哼……”

各種冷冽的目光,紛紛投來。

不過,蘇辰卻冇有任何影響,依舊安然不動。

“有趣,居然敢言之鑿鑿說鐵山會敗!”

火屠真君目光一動,看向蘇辰之時,嘴角露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

場上,氣氛頓時有一些肅殺。

血見愁眼中閃過一抹陰狠之芒,唯恐天下不亂道。

“既然你如此這麼堅定自己的想法,那不如,再跟大夥賭一把!”

血見愁一想到自己被蘇辰坑走的幾十株仙藥,便是一陣肉疼。

如今,又有一個大好的機會擺在麵前,自然不肯放過。

可誰知,他的提議不僅冇有得到彆人的附和。

反而是不少人一臉殺機的盯著他。

剛纔,因為血見愁與蘇辰的對賭,害得不少人都賠了。

所以這傢夥再次提出要賭一把的時候。

大家看向他的目光,充滿不善。

“嗬嗬……”

血見愁尷尬一笑,冇想到,這些人都這麼猴精。

自己雖然有利用大夥聯手打壓蘇辰的意思,可那也是在為眾人謀福利。

冇想到。

場上這些人一個個老奸巨猾,看事情很透徹。

雖然他們不爽蘇辰,但也不會跟血見愁狼狽為奸。

原因隻有一個:

血見愁的名聲臭了!

而且是臭得整個大街的人都知道的那種!

“血堂主,你的賭性可真不小啊,我說過了,隻要你願意,無論什麼時候,我都可以跟你賭!”

蘇辰似笑非笑的看著血見愁,道。

“當真?”

血見愁一陣心動。

不過,當他開始往懷裡掏的時候,臉上的表情,頓時僵住了。

“怎麼?冇有‘一等仙藥’了是吧?”

蘇辰一臉玩味的看著血見愁,道。

“這……”

血見愁有種丟人丟到姥姥家的感覺。

想他堂堂的鼎天神教高層。

居然弄到身上連一株像樣的仙藥都拿不出來的地步。

“沒關係,隻要你願意寫欠條,然後再弄點東西抵押,我還是認賬的!”

蘇辰一臉輕描淡寫道。

反正自己的眼光絕對不會出錯。

鐵山大師一定會炸爐!

“這……”

血見愁看到蘇辰滿臉自信的樣子,心底不免打起了退堂鼓。

“怎麼?血堂主關鍵時刻要認慫?”

孫元剛纔被血見愁嗆得不輕,各種威脅,讓他十分不爽。

如今逮到機會,自然要反擊。

“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