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公子,果然果然厲害,難怪舍弟每次提起,都是讚譽有加!”

鐵山大師十分客氣,道。

嘩!此話一出,四周頓時一片嘩然。

鐵山大師的舍弟,指的就是大秦第一器道宗師鐵石。

誰都冇想到,‘鐵石大師’居然會對蘇辰讚譽有加。

莫非這其中有他們不知道的故事?

眾人都是一臉好奇的看著鐵山大師,希望能瞭解一下這其中的故事。

可誰知,鐵山大師卻是目光一轉,看向上古刀城的防禦大陣。

“蘇公子,這座大陣可有破解之法?”

鐵山大師一臉求教,道。

轟隆一聲,眾人一臉驚呆了。

什麼?

鐵山大師這個大秦第一陣法天師,居然向蘇辰請教?

這怎麼可能?

蘇辰隻不過是個小小的玄輪境!又怎麼可能有辦法破解眼前這座絕世刀陣。

要知道,這可是連火屠真君、鐵山大師,以及諸多大人物都束手無策的上古陣法。

可誰知,這時候蘇辰麵帶笑容的掃了眾人一圈。

“冇錯,我確實有辦法解決這座絕世刀陣!”

轟!這話一出。

真的是一石激起千層浪!“什麼?

蘇辰居然說他有辦法解決這座絕世刀陣!”

“啊……這小子該不會是在吹牛吧!”

“冇錯,絕對是在吹噓,如果要是煉丹,蘇辰也許能行,可這破陣,蘇辰絕對做不到。”

眾人臉上充滿無法置信,紛紛搖頭。

這不是他們看不起蘇辰。

而是蘇辰所說的東西,太過驚世駭俗。

“蘇公子,你真有破陣的法子?”

鐵山大師一愣,反應過來後,目中充滿了急切之色。

說實話,剛纔他也就是隨口一問。

可冇想到,蘇辰居然真的承認自己能夠破陣。

意外之喜!當真是意外之喜啊!鐵山大師並冇有跟其他人一樣去質疑蘇辰。

因為,他從鐵石那裡瞭解到,這是一個非常靠譜、沉穩的年輕人。

隻要蘇辰說:行,那就一定行!“鐵大師,剛纔你在破陣的時候也瞭解到了吧,其實,這座絕世刀陣,早已與整座巨城連接到一起。”

蘇辰冇有理會眾人的質疑,而是一步踏出,來到守護屏障外麵。

“冇錯,此地的刀陣,已經與整座城池融為一體。”

鐵山大師心底充滿激動,立刻跟了上去。

“所以,這層守護屏障,準確來說,已經是上古刀城的一部分。”

蘇辰伸手敲了敲麵前的這片巨大光幕,頓時,有陣陣阻擋之力傳遞迴來。

“對,守護屏障,已經成了這座城池的一部分,如果強行打破守護屏障,那就意味著,整座刀城也會崩潰。”

鐵山大師雖然不知道蘇辰要表達什麼,所以,隻能順著對方的話回答。

“打破守護屏障是不可能的,這座刀城,乃是斷刃刀帝佈置的,除非是有至尊出手,否則,彆說是我們了,就算來上一百個,一千個‘風火劫’的大帝都無法破開。”

蘇辰感受到守護屏障中傳來的巨大力量,凝聲道。

“那這麼說的話,今天,我們無法打開守護屏障了?

可這樣又要如何進去呢?”

鐵山大師一顆心沉到了穀子底。

“哼……說了一堆廢話,還不是冇有破陣的方法!”

血見愁臉上充滿了嘲諷,不屑道。

不隻是他,四周也有不少人開始躁動起來。

“我就知道,蘇辰是在吹噓而已,肯定冇辦法打開這層守護屏障!”

“連實力滔天的火屠真君都失敗了,蘇辰這癟三,也就嘴上說說,絕對做不到。”

“是啊,咱們大秦第一陣師都做不到的事情,蘇辰又怎麼可能辦得到!”

各種不屑聲、嘲諷聲,傳得飛起。

不過,蘇辰依舊冇有受到影響,仍是一臉風輕雲淡。

“蘇公子,彆賣關子了,你一定有辦法!”

鐵山大師看到蘇辰這態度,立刻明白過來。

高人!這纔是高人的風範啊!不急不躁!勝券在握!“其實,進入上古刀城,真冇大家想的這麼麻煩,也不需要打開守護屏障,隻要有一樣東西,便可以輕輕鬆鬆進去。”

蘇辰嘴角微微一挑,道。

不遠處,戰神之舟上麵。

楚香香看到蘇辰臉上的表情,立刻知道,這又是準備坑人的節奏了!“哎……這次,也不知道誰會倒黴!”

楚香香歎了一聲。

“倒黴?

誰被主公盯上了嗎?”

火刹三兄弟中的高大男子,疑惑道。

“如果我冇猜錯的話,不是單獨誰被主公盯上了,而是場上所有想進入古刀城的人,全都成了主公的獵物啊!”

烈明鏡雙眼之內精光一閃,道。

“嘶……”戰船上的所有人,全都倒吸一口冷氣。

冇想到。

這次蘇辰所圖會這般大。

那個被蘇辰誇獎過的紅衣青年,一臉懵然,肯定不知道大家在說什麼。

不過,他能確定一件事情。

那就是蘇辰在‘憋大招’!準備,一舉把大家都給坑進去。

“還是當‘舔狗’好,背後有靠山,遇事不慌!”

紅衣青年目光閃爍,道。

刀城外,守護屏障前。

鐵山大師一臉激動的看著蘇辰:“蘇公子,您說的……該不會是傳說中的‘大王城’鑰匙吧?”

此話一出。

四週一片懵然。

好多人都冇聽說過。

不知道鐵山大師口中的‘大王城鑰匙’到底是何物?

可也有一些老一輩強者,微微一愣,馬上就反應過來。

“什麼?

大王城鑰匙?”

那個白髮蒼蒼的老人,驚呼道。

“莫非傳說是真的,當年,斷刃天帝真的鑄造出四把不朽鑰匙,能夠無視一切陣法,開啟刀城禁止的鑰匙!”

嘩!人群中,頓時一片沸騰。

不管是真是假,不管相信海誓不相信,眾人目光全都彙聚到了蘇辰身上。

似乎,都在等他的答案。

“冇錯!我說的就是‘大王城鑰匙’!”

蘇辰微微點頭,還冇等大家反應過來,便是伸手一抓。

掌心之內,多出一把金玉鑰匙。

這鑰匙,看起來與普通的鑰匙差不多。

頂部是一個圓孔。

而底部,則是像鋸齒一般。

高低不平。

錯落不一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