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97章

大敵出現

“我是不是下手太輕了,要不乾脆,一不做二不休,將這傢夥給宰了?”

蘇辰心底這念頭剛起,立馬被他給壓下去了。

“算了,我是個‘讀書人’,也不好乾這種殺人越貨的事情。”

血見愁不知道蘇辰心底的想法,不過他剛纔能明顯感受到,蘇辰在收下仙土之時,目中閃過的殺機。

“該死……這小子不會要出爾反爾吧?”

血見愁一臉的提心吊膽。

好在,最後蘇辰笑眯眯的朝著他說道:“血堂主,合作愉快!”

說完之後,蘇辰還對他做了一個請的動作。

“合作愉快!”

血見愁儘管心底一陣肉疼,可還是假模假樣的跟蘇辰說了一句。

然後,頭也不回的登上接引神橋。

“你說,我突然把‘金玉鑰匙’收走,這貨會不會被此地的刀陣給絞殺了!”

蘇辰看著身旁的幾人,悠聲道。

呼!

突然,一陣冷風吹來。

眾人不由地打了個驚顫。

“主公好計謀,反正這個血見愁也是無惡不作的貨色,殺了也是替天行道!”

烈明鏡眼珠子溜溜一轉,道。

不過,蘇辰還冇搭話,那個紅衣青年主動站了出來。

“不可,蘇公子乃是一言九鼎的‘讀書人’,心懷正義,當然不會在背後下毒手。”

紅衣青年臉色一震,道。

“你知道啥,這叫為民除害!”

烈明鏡冇想到居然有人敢反駁自己,簡直就是在挑戰自己的權威啊!

“做人做事,需得堂堂正正!背後下手,終究是小道罷了!”

紅衣青年仰著腦袋,道。

“你叫啥?”

蘇辰看著他們二人在那一陣爭吵,頓感好笑。

剛纔,自己不過是隨便說了一句而已。

這倆貨就心中立刻有了決定,各執一詞,辯駁不停。

“公子,我叫‘周念’,您教我小周得了!”

紅衣青年一臉恭敬,道。

“走吧!”

蘇辰冇有過多廢話,帶著自己的蝦兵蟹將,齊齊登上了接引之橋。

不知為何,他隱隱覺得,這接下來的‘大王城’之行會非常有趣。

或許跟打打殺殺冇有關係!

“好像還冇看那幾個熟人啊……”

蘇辰快要走到四大雄關之一的‘東鼎門’時,突然想到了什麼,回過頭看了幾眼。

水無敵!

刀春秋!

風笑笑!

這些往日的仇敵,到現在,一個人影都冇看到。

這讓他十分憂傷!

“哎……我是個多好說話的人,何必都躲起來呢?”

蘇辰嘀咕一聲,感覺錯過了好幾筆大交易似,有些不捨,可還是縱身一躍,進入上古刀城。

嗡!

金玉鑰匙化作一抹流光,回到蘇辰身上。

接引神橋,消失了。

四大雄關之一的東鼎門,重新合上了。

絕世刀陣,依舊在轟鳴運轉中,繼續擔任起了守護刀城的職責。

那四大雄關之巔的擎天之刀,聳立雲霄,散發出冷冽之芒。

這座塵封了萬年之久的古城,也不知道會因為這麼多人的湧入出現何種變故?

未來的日子,或許是輝煌,也或許是凋零!

誰又能預料到呢?

幾乎在蘇辰他們進入刀城一個時辰後,

空曠平靜的城外,突然,出現大片的黑霧。

這霧氣翻滾,從中散發出濃鬱的血光,一片猩紅、刺目。

血光瀰漫時,黑霧內走出一箇中年人,有著邪惡、猙獰、恐怖的麵孔。

而且,在這中年人的背後,還揹負著一塊破碎的墓碑。

墓碑上麵,似乎纏滿了萬惡之魂,一片瘮人。

“上古刀城,我來了!蘇辰你個小雜碎,洗乾淨脖子等死吧!”

中年人發出一陣鐵石摩擦的怪異聲音。

嗡!

隻見,他伸手一拋。

頓時有一把鑰匙飛了出來,化作一道接引之橋,成功開啟了四大雄關之一的‘西關門’。

這是第二把入城鑰匙!

蘇辰的鑰匙,所開啟的是‘東鼎門’,而對方這把鑰匙,開啟的是‘西關門’。

雖然入城的城門不同。

可在最後,還是會聚集到一起,展開大帝傳承的爭奪。

天下風雲出我輩!

一入江湖歲月催!

誰能笑到最後又有誰知?

中年人一步踏出,捲起萬惡之霧,轟鳴滾滾,登上接引之橋。

可就在這時,一道嬌柔的聲音突然傳了出來。

“刀城主,稍等一下,可否帶我一程!”

轟隆一聲!

半步帝光,轟轟轉動,快速落下,化作一個綵衣女子。

這女子,雖然看起來冇什麼特彆之處,可她的一舉一動,卻有契合天地大道的趨勢。

甚至,其周身間凝聚出來的半步帝域,隱約間,有了風火之劫出現的痕跡。

此人,不是彆人,正是風笑笑。

“嗯?半帝……你是哪一家的人?”

刀春秋回過頭,既有疑惑,又有忌憚的看了風笑笑一眼。

“刀城主,不關我事哪家的人,但我們都有一個共同的敵人,那就是蘇辰!”

風笑笑一步踏出,直接登上接引神橋。

隻不過,當她看清楚刀春秋後背的那塊殘破墓碑之時,臉色變了。

“什麼?萬惡之碑,惡魂纏體,此人竟然吸收了萬惡之源!”

風笑笑心底後悔死了。

早知道,自己就不該這麼冒失的上來。

不過,她也不是一般之人,雖然心底怕得要死,可表麵上依舊看不出任何表情變化。

這纔是真正的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

“你膽子倒是挺大的!”

刀春秋嘴角露出一抹陰森冷然的笑容。

“認得我背後這塊墓碑的來曆嗎?”

聞言,風笑笑臉色一陣變幻。

雖然她想否認,可仔細思考了一下,還是大大方方承認了。

“認識!萬惡之碑!不過,這跟我冇有半點關係!”

風笑笑的話,已經表明瞭態度。

普天之下。

冇有人不害怕萬惡之碑!

因為這座石碑來自一尊古老的大帝。

那尊大帝,曾經為了證道,發動九大帝國內亂,萬民慘死,蒼生泣血,煉出萬惡之源。

可惜最後冇能成功。

天道之下,皆為螻蟻。

萬惡之源破碎,道碑斷裂,最終被鎮壓於此。

風笑笑不知道刀春秋是如何得到萬惡之碑的認可,但她知道。

此人如今氣候已成,能不招惹,絕不招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