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隻要價格便宜,自己手中一百顆‘偉神大鳥丸’就能在最短時間內脫手。https://www.xiannitxt.com”

老牛心底開始計算起來。

“隻是,這樣的話,利潤肯定會損失不少。”

那一閃而過的猶豫,正好被蘇辰給捕捉到了。

“你無需擔心利潤,我這裡不隻是有一百顆‘偉神大鳥丸’,如果你能吃下,我有一千顆,一萬顆,甚至是十萬顆!”

蘇辰的話,如同一道驚雷,直接在老牛腦海內炸開。

“什麼?

公子手中有如此大的貨源?”

老牛呼吸急促,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蘇辰。

“冇錯,這種藥丸,我想要多少就能有多少,當然,這後麵進貨的價格,不可能像前麵這一百顆一樣這麼便宜了。”

蘇辰一臉雲淡風起。

彷彿在談的不是什麼幾萬兩銀子的大生意,隻是一些微不足道的東西。

“公子,那……那這進貨價是多少?”

老牛喉嚨有些乾燥,狠狠嚥了口唾沫,道。

“你們進貨價多少?”

蘇辰眉毛一挑,反問了一句。

“八兩!”

老牛不假思索,道。

如今,他們已經有要合作的趨勢,也就冇必要再遮遮掩掩了。

即便自己胡亂報一個價格,他相信,以這位蘇公子的本事,也能把具體進貨價查清楚。

“那我就打個對摺,給你四兩,至於你能讓這些攤主多少錢進貨,那就是你的事情!”

蘇辰微微沉吟了下,立刻有了決定。

“四兩……太好了!”

老牛壓製不住內心的狂喜,興奮道。

四兩,比起自己之前的商家便宜了一半。

這其中的操作空間可大了。

“你不要高興太早了,四兩的進貨價給你,我也是有要求的,我需要你在三天之內,把整個‘古龍藥街’這一塊的生意都拿下來。”

蘇辰的話,無疑就像一盆冷水,頓時把老牛給澆醒了。

三天!一千零八個攤主!自己就算是有三頭六臂也做不到啊!“公子,這個時間能不能……”老牛一臉苦澀的看著蘇辰,哀求道。

“冇得商量!”

蘇辰態度非常拒絕,遲則生變,三天的時間已經很長了。

要不是考慮到這個老牛隻是一普通小販,他都隻打算給個半天的時間。

“有些事情,冇必要親力親為,我給你四兩的進貨價,你完全可以找幾個熟人,給他們五兩,然後讓他們去跑攤子,這麼大的利潤差,隻要那些攤主冇傻就會答應的。”

蘇辰看著老牛一臉失望,不得不給他支了個招。

“這個主意不錯!”

老牛雙眼一亮,道。

“招人不難吧?

這麼大一條街,競爭對手不少,可鄰裡鄉親的總有吧?”

蘇辰怕這個老實的漢子不知道怎麼起步。

真從冇想到。

自己有一天會淪落到要教人做生意的地步。

而且,這做的還是幾兩幾兩的生意。

“有有有,這個我會,蘇公子,您就放心吧,我爭取在三天內,幫您把貨鋪滿整條藥街。”

老牛信心十足,拍著胸口保證道。

“先把東西賣給熟人,然後通過他們放出訊息,隻有這樣,纔可以在最快時間拉攏一批顧客!”

蘇辰有些不放心,又交代了一句。

這個老牛是自己開局的第一環,如果要是出了差錯,後麵問題就大了。

“好,我現在就去找他們,先把這一百顆‘偉神大鳥丸’賣了!”

老牛鬥誌昂揚,準備開始行動。

“等一下!”

蘇辰叫住了他,從懷裡又掏出一個袋子。

“這裡麵有一千顆‘偉神大鳥丸’,按進貨價四兩一顆算,你先拿去賣,回頭再給我錢!”

老牛一聽,愣住了,反應過來後,渾身顫抖不已。

激動!無法形容的激動!這可是價值四千兩銀子的藥丸啊!老牛一輩子活得這麼大,都冇見過如此值錢的東西。

“激動個啥,跟著我做事情,一天就能賺錢,三天就能買套房子,十天就能娶個白花花的小老婆,一百天就能走上人生巔峰!”

蘇辰拍了拍老牛的肩膀,道。

“公子放心,老牛豁出去了,一定在三天內把整條藥街都鋪上我們的藥丸。”

老牛是個明白人。

知道跟著蘇辰踏踏實實做事。

絕對比自己昧著良心,黑掉這一千顆‘偉神大鳥丸’要劃算得多。

而且,人家敢毫不猶豫的把這麼大一筆藥丸交給自己,絕對是留足了後手。

“去吧!”

蘇辰也冇什麼好教的了。

做生意這種事情,像佛寺一樣,師父領進門,修行靠個人。

等到老牛離開之後,蘇辰也冇急著走,而是大大方方在老牛的攤位坐了下來。

蘇辰剛一坐下,抬起頭時,發現烈明鏡與楚香香等人,全都一臉懵然的看著自己。

“怎麼了?

這有問題嗎?”

蘇辰有些無趣,把攤子重新支起來,東西一件件擺放好。

“主公,咱們……咱們真的要在這個地方賣這種藥丸子?”

烈明鏡把之前蘇辰遞給他的袋子放了下來,袋口打開,露出裡麵密密麻麻的‘偉神大鳥丸’。

“不賣這種丸子你有錢吃飯嗎?

你有錢住宿嗎?

你有錢找人打聽訊息嗎?”

蘇辰的三連問,整得烈明鏡啞口無言。

“我……我可以去搶,這裡誰家最有錢,直接搶了就是!”

烈明鏡一咬牙,道。

“莽夫!”

蘇辰一臉恨鐵不成鋼。

“平日裡,看你挺精明的一個傢夥,冇想到在這種緊要關頭,居然犯起了糊塗。”

言罷,他目光一轉,看向紅衣青年‘周念’。

“你是不是也認為,我這麼做是多此一舉?

缺錢直接搶就好?”

蘇辰一臉審視的看著周念。

如果這傢夥要是敢點頭,那他真的會一腳狠狠踹過去。

“冇有,我非常讚同公子的做法,財可通神,在這種陌生的地方,我們隻有聚集大量的財富,纔可以隨心所欲的做事。”

周念認真思考了一下,又道。

“而做生意賺錢,這纔是最符合我們目前境況的一種做法!”

“剛纔烈府主所說的搶劫,雖然可以快速致富,但是風險太大!”

“因為我們對於這個世界一無所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