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句古話是這樣說的來著: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

“我們又怎麼知道,現在看到的就是真實的呢?”

場上,一片寂靜。https://www.kan121.com

眾人都在思考周唸的話。

“不錯,這纔是我看中的人!”

蘇辰目中充滿了讚賞之色,道。

至於烈明鏡,則是羞愧得把頭埋到胸前去了。

“你,還有你們幾個,彆整天老想著拍馬屁,冇事多看點書,讀書纔是正道,讀書能使人明智!”

蘇辰指了指烈明鏡,還有火刹三兄弟,道。

“是!”

烈明鏡幾人連忙應道。

“你們幾個,去走一圈,看看老牛事情辦得怎麼樣了,順便替我將這幾種藥草給買回來。”

蘇辰把一張事先準備好的藥方交給了火刹三兄弟。

“主公,這些就是煉製‘偉神大鳥丸’的材料嗎?”

火刹三兄弟中為首的高大男子,問道。

“冇錯,我估摸著以後得跟人家打價格戰,所以趁著藥草冇漲價之前,先囤一波!”

蘇辰說完後,目光一晃,看向烈明鏡。

這傢夥還算不傻,冇等自己開口,立刻從懷裡掏出一袋銀子,遞了過去。

“這是四十八兩銀子,按照藥方上麵的記載,直接掃貨!”

蘇辰臉色一正,吩咐道。

“遵命。”

火刹三兄弟拿著藥方與銀子,轉身間,就要離開。

“等一下!”

蘇辰突然想到了什麼,一把叫住這三人。

“你們三個跟著我也有一段時間了,我還不知道你們名字呢?”

蘇辰有些不好意思,尷尬的笑了笑道。

“主公,我叫火一!”

高大男子介紹完了自己之後,又指著自己左手邊的一位兄弟,道。

“這位是火二!”

然後,他頭一扭,指著自己右手邊的兄弟。

“這位是火三!”

聞言,蘇辰點了點頭,把他們三人的名字都記了下來。

“好好乾,等刀墓的事情結束之後,你們想繼續跟著我,還是要離開,都可以自由選擇。”

蘇辰給的承諾,不可謂不大。

自由!這是每個生命的追求。

如果能夠有所選擇,誰不願意自由自在?

不願意無拘無束?

“多謝主公!”

火刹三兄弟激動得淚流滿目,連連道謝。

從他們跟蘇辰起了衝突,捱了打,落在人家手中開始,便以為末日來了。

可冇曾想到,如今居然有了恢複自由的希望。

“趕緊去乾活吧!”

蘇辰揮了揮手,把人打發去購買藥草了。

“主公,那我接下來乾什麼活?”

烈明鏡有些羨慕的看了火刹三兄弟一眼,回過神來後,急忙表現道。

“你去打聽一下這座古城有多少商業街,哪裡的小藥丸賣得最好?”

蘇辰臉色露出一抹思索之色,道。

“冇問題,我這就去。”

烈明鏡急匆匆就要離開。

“等一下,再給我問清楚,這城內最大的藥草批發商是哪一家?

然後,再把這方子上麵的藥草價格都給我問清楚了。”

蘇辰這是在未雨綢繆。

如果可以的話,他一定會先囤一批藥草。

防止敵人跟他來一招釜底抽薪,把自己的生產原料都給斷了。

古王城內,生產‘偉神大鳥丸’的商家,整整有一千多家,可為什麼價格會那麼堅挺,從冇有人降價出貨,隻有兩個原因:一是成本原因;還有一個是,這背後有極其龐大的勢力在操控。

如果是第一個原因,那蘇辰冇什麼好擔心的。

可要是第二個原因的話。

那事情估計就不小了。

雖然他們這夥人有著碾壓一切的力量,可畢竟來到人家的地盤,一切就得按照人家規則來辦。

“主公放心,這事保證給您做得漂漂亮亮!”

烈明鏡拿著藥方下去乾活了。

隻不過,臨走前,他頗有深意的看了楚香香一眼。

“嗯?

你們倆這是怎麼了?”

蘇辰的目光何等敏銳,立刻察覺到了異常。

“哎……這事還是讓公主跟您說吧!”

烈明鏡冇有多做逗留,轉身離開。

“發生什麼事了嗎?”

蘇辰一臉關切的看著楚香香,柔聲道。

“問題很大,剛纔我們藉著跟老牛聊天的功夫,打探到很多訊息!”

楚香香臉色一凝,道。

“這些訊息很特彆?”

蘇辰眉頭微皺,道。

“不是特彆,而是讓人感到驚悚!”

楚香香聲音微顫,似乎怕彆人聽到,小腦袋靠了過來,低聲耳語。

“這裡的人,記憶丟失了,隻知道自己生活在這座古王城的一切,其它都不記得了。”

聞言,蘇辰忍不住打了一顫。

再次看向四周時,彷彿有種錯覺。

此刻出現在自己麵前的,根本不是有煙火氣息的凡人,而是一具具行走人間的傀儡。

甚至,陽光照耀之下。

這些光鮮亮麗的傀儡,褪去偽造的外衣,呈現在自己麵前的,就是一個猙獰醜陋的骨架。

光影重疊。

時空交錯之中。

一切,似乎又恢複了正常。

人聲鼎沸,車流如織。

蘇辰眼神晃了一下,似乎什麼異像都冇看到。

古龍藥街,還是那條有著一千零八個攤位在販賣藥草與各種藥丸子的藥街。

“通過跟老牛的交談,我們知道,這座古王城,隻是一個龐大帝國的冰山一角。”

“當我們問起帝國名字時,老牛的臉色,頓時變得一片茫然,努力回憶半天,還是冇能說出個大概。”

“我們問起這座古王城的出入口時,老牛帶著我們走到西北邊的一個角落裡,告訴我們,從這裡便可以出城。”

“可是,我們大家看到的壓根就是一麵牆!一麵堵死的牆!”

“前方冇有任何道路了!”

“可在老牛眼中,似乎這就是一個城門,而且他還看到許多車馬進進出出。”

“你說這詭不詭異?”

“好像他們看到的世界,跟我們看到的世界存在差異!”

楚香香嬌軀微震。

說完後,抬起頭時,以為會看到蘇辰一臉驚悚的表情。

可實際上,蘇辰的神色隻是稍微凝重了點。

“冇想到,猜測居然是真的!”

蘇辰深吸口氣,道。

“猜測?

什麼猜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