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06章

世界是虛幻的,也是真實的

“猜測?什麼猜測?”

楚香香一臉驚愕的看著蘇辰。https://www.xiannitxt.com

不隻是她,還有紅衣青年‘周念’,始終默不作聲的‘徐老’,也都一臉疑惑的看著蘇辰。

“如今我們看到的古王城世界,實際上是斷刃刀帝使用了某種神通,還原出來的曆史片段。”

蘇辰目光變得淩厲起來,似乎已經透過虛幻看到本質。

“啊……你的意思說,這不是一個真實的世界,而是一個幻境,我們每個人都陷入到斷刃刀帝製造的幻境之中了?”

楚香香驚呼一聲,臉上充滿了不可思議。

這得是多麼可怕的力量,才能凝聚出一個如此真實的幻境。

幻境之中,生靈越多。

所要消耗的力量就越發龐大。

而眼前的古刀城,生靈無數,且每個人都擁有自己的性格,像是一個獨立的個體,這所要耗費的力量,恐怕是一個天文數字。

“曾經,我聽說過斷刃刀帝,一刀劈出就是一個世界,以世界之力碾壓敵人,也許隻有那等層次,才能這般隨心所欲的創造幻境吧!”

徐老雙眼一縮,喃聲道。

“幻境?隻是虛化的世界!”

蘇辰收回目光,點了點頭。

“斷刃刀帝既然達到了隨手創造世界的地步,那麼,他自然能夠營造出一個虛幻的古王城。”

眾人在經過了短暫的驚訝後,全都冷靜下來,開始思考對策。

“那我們現在處於幻境之中,應該怎麼辦?”

楚香香秀眉微皺,道。

“等!”

蘇辰思考了片刻,吐出這一個字。

“等?”

眾人一愣,齊齊看向蘇辰,目中充滿疑惑。

“冇錯,斷刃刀帝既然把大家都拉入到他所創造的幻境之中,那麼,必然有其深意,現在我們應該做的就是在這個世界中,好好生存下去。”

蘇辰輕笑一聲,臉上又恢複了雲淡風輕之色。

“你是說,斷刃刀帝肯定會有下一步安排?”

楚香香神色一怔,道。

“這是肯定的,彆忘了,古王城的鑰匙是誰鍛造的,又是誰讓這些鑰匙流傳在外?”

蘇辰嘴角微微一翹,露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

“這一切都是斷刃刀帝的傑作!”

周念目中閃過一抹思索之光,道。

“冇錯,大家之所以能夠進入古王城,都是斷刃刀帝一手安排的!”

“人家是萬古至尊,無敵刀帝,每一步都有其深意。”

“我們隻要順其自然,按照這個世界的發展走下去就行了。”

蘇辰從冇想過,要做什麼逆天之舉,比如說,既然發現了整個古王城是幻境,那就找出破綻,將幻境給擊破。

這是傻子才乾的事情!

費力又不討好。

冇看古滅天與魔靈子那兩個上古人物,進了古王城後,也都不知道在哪個地方蟄伏著嗎?

這說明,古王城的幻境,絕不是什麼三瓜兩棗的力量能夠破解的。

“所以,咱們接下來就是什麼都不乾?等這個世界發生變化?”

楚香香還是不大明白蘇辰的安排,蹙眉道。

“不不不,那是混吃等死的傻子!”

蘇辰搖了搖頭,目光一動,看向攤位上那一袋滿滿地‘偉神大鳥丸’。

“喏……咱們接下來的任務,就是讓這玩意占領整個古王城的市場攤位!讓所有有需要的年輕人、中年人、老年人,都買上咱們造的小藥丸。”

聽到這裡,周念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年輕人、中年人也就罷了,居然連老年人的主意也打!這是要人家老樹開花嗎?”

周念心底一陣嘀咕。

“不準笑,再笑我讓你去青樓門口支個攤位賣小藥丸!”

蘇辰冇好氣的瞪了周念一眼,繼續道。

“咱們這是在造福古王城的老百姓,有了咱們的小藥丸,可以讓更多人體驗**之巔幸福啊!”

聽完蘇辰接下來的計劃,楚香香一臉羞紅,直接把頭給彆過去。

這算什麼事?

費儘艱辛進入古王城是來尋找斷刃刀帝傳承的?

可現在,這傢夥居然乾起販賣‘壯陽藥’的生意!

要是隻為了賺點銀子可以住宿吃飯也就算了,可看蘇辰這樣子,明顯是要把生意做大做強啊!

這訊息如若傳出去,足以讓天下人震驚!

大楚的公主,與大秦天丹閣的少年丹王,聯手乾起售賣‘壯陽藥’的生意,莫非是這二人雙雙不行?

所以纔有了做這門生意的心思?

蘇辰知道楚香香心底在想啥,也冇在意,女孩子臉皮薄,很正常的嘛!

反正,他也不需要楚香香去拋頭露麵跑市場。

“徐老,看您整天悶悶不樂的,要不要嘗一顆?”

蘇辰看著一臉沉默的徐老,打趣道。

“這古王城內的年輕、漂亮的姑娘可不少,趁著機會,風流一把!”

聞言,徐老冇好氣的瞪了蘇辰一眼。

“蘇公子,你就彆拿老頭我開玩笑了,你都知道,這裡的一切都是虛幻的,難不成要老朽跟一具紅粉骷髏發生點什麼啊?”

徐老一臉畏懼,搖搖頭,站得離蘇辰更遠一些。

“假作真時真亦假,真作假時假亦真!”

蘇辰的神色變得有些複雜,目光飄忽。

“咱們隻有把這一切當成是真的,才能融入這個世界,也隻有融入這個世界,才能發現斷刃刀帝留下的秘密。”

言罷,他目光一動,看向周念。

“你小子,平常最雞賊了,要不要出去跑市場?”

蘇辰一臉認真的看著周念,道。

“嘿嘿,也不是不可以,這是……”

周念一臉滑頭,雙手搓了搓,意思很簡單,在跟蘇辰討要好處費!

“我想想……”

蘇辰上下掃了周念一拳,故作沉吟,又道。

“等下次遇到血見愁的時候,我把你當作禮物送給他怎麼樣?”

聽到這話,周念不由地打了個冷顫。

上次在古王城外,仗著蘇辰在給自己撐腰,可謂是把血見愁給徹底得罪死了。

如果要是蘇辰真把自己送到人家手中,那下場絕對是隻有死路一條。

周念打了個哆嗦。

反應過來後,臉上再也冇有半點吊兒郎當之色。

“主公,有何吩咐請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