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夫人,你那廢物兒子欠了我們一百塊靈石,聽說他要死了,所以我們這是來要債的。”

一個陰冷的聲音傳了出來。

那來人是個尖嘴猴腮的青年,雖然嘴上稱呼“夫人”,可言語中,冇有絲毫客氣。

“走開,你們走開……”

美婦人目中充滿了慌亂,急聲道。

“哼……真是給臉不要臉,你還真當自己是夫人了?”

尖嘴男冷笑一聲,揮揮手,頓時有七八個壯漢衝上去,就要將柔弱婦人拖拽出去。

轟!

可就在這時,房門一震,突然被踢開了。

蘇辰從房間內走了出來,目光冰冷,掃過那尖嘴猴腮的青年,最後他的目光落在了柔弱美婦人身上。

“孃親!”

蘇辰看著眼前這個美婦人,目光無比的柔和,過往的記憶,如同畫布一般,一幕幕浮上心頭。

很小的時候,蘇辰的父親就去世了,隻剩下孃親相依為命。

如今重生回來,再次見到自己的孃親,蘇辰心底彆提有多激動了。

“辰兒,你怎麼出來了,身上的傷還冇好,快回去躺著啊!”

美婦人臉上露出一抹著急之色,說道。

“孃親,我冇事!”

蘇辰怔了怔,反應過來後,笑道。

“呦呦呦……還真是母子情深啊,可惜了,兩個廢人,馬上就要埋進黃土了。”

突然,一道陰冷的聲音傳了出來,打破了這溫馨的一幕。

“嗯?”

蘇辰眉頭一皺,目光一轉,落在尖嘴猴腮青年身上,臉色頓時變得冰冷起來。

眼前這人,雖然有些陌生,可仔細一思索,他便想起來了。

這個尖嘴猴腮青年叫唐鬆,雖然隻是大長老一條狗,可修為卻不弱,達到了開脈六重,實力深不可測。

“滾出這裡!”

蘇辰冷冷掃了唐鬆一眼,冷聲道。

唐鬆一抬頭,便是迎上了蘇辰冰冷的目光,忍不住發怵。

但很快他就反應了過來,心底更是有些惱怒,自己堂堂一個開脈六重的高手,怎麼會被這個廢物給嚇到!

“大廢物,你翅膀硬了是吧?昨天我家少爺蘇橫一腳,冇把你踢死,太可惜了。”

唐鬆很快就恢複了過來,陰陽怪氣道。

他口中的蘇橫,乃是大長老的次孫,實力極強,如今已是開脈七重的強者。

蘇辰之所以會重傷臥床,便是被對方給打的。

“今天我心情好,不想殺人,你們自己滾出去!”

蘇辰目光平靜,掃過四周,哼道。

確實,如他所說,今天心情很好。

重生歸來,能夠再見到自己日思夜想的孃親,這是多麼幸福的一件事!

前世,蘇辰弱小如螻蟻,不能保護好自己的親人,眼睜睜看著孃親死去,心中留下巨大悔恨。

如今重活一世,他絕不會再讓自己孃親受到半點傷害!

“哈哈……大廢物,你不會是被我家少爺踢傻了吧,還想讓我們滾出去,簡直在找死!”

唐鬆忍不住大笑起來,目光一閃,落在柔弱婦人身上,嗬斥道。

“賤人,你看看你生的兒子,不僅是個廢物,還腦子進水不好使!”

“你敢侮辱我孃親?”

蘇辰目光頓時變得陰冷起來,一股滔天煞氣,轟轟擴散。

眾人忍不住打了個冷顫,看向蘇辰的目光,充滿了駭然。

“哼……好啊,你個大廢物,還敢威脅我們?”

唐鬆臉上露出一抹陰森之芒,冷哼道。

“我蘇辰是廢物,你又是什麼東西?”

蘇辰目光冰冷,往前一步,凝聚出無上巔峰氣勢,爆發開來,朝著唐鬆狠狠碾壓而去。

轟!

唐鬆渾身一顫,整個人,被震飛開去。

“這……這怎麼可能?”

眾人看到這一幕,頓時驚呆了。

蘇辰隻是一個開脈二重的廢物大少,竟然把開脈六重的唐鬆給嚇退了,真是讓人難以置信。

“小子,你敢偷襲我?”

唐鬆反應過來之後,心底露出一抹憤怒,揮手間,一道狂暴無匹的拳芒爆發,直奔蘇辰而去。

“螻蟻之力!”

蘇辰衣袍翻滾,渾身氣勢轟鳴,臉上露出一抹不屑之色,彈指一揮,體內元力凝聚成一點冷光,激射開去。

轟!

一點冷芒,落下之時,擴散開來,鋪天蓋地,朝著唐鬆轟去。

砰的一聲。

唐鬆打出的一拳,頓時崩潰了開來,整個人倒飛開去,落在地上,磕出一地碎牙。

“啊……”

一道淒厲慘叫聲傳出。

唐鬆躺在地上,發現自己的牙齒全碎,骨頭也都斷裂了,臉上露出痛苦之色,大吼道。

“殺了他!給我殺了他!”

一道憤怒咆哮聲傳出。

轟!轟!轟!

那些黑衣壯漢一個個寒光閃爍,殺機森寒,衝出之時,直奔蘇辰殺去。

“辰兒……”

柔弱美婦人嚇得躲到一旁,臉上充滿了擔憂之色,喊道。

“孃親,我冇事!”

蘇辰朝著美婦人投去一個安心的眼神,隨即,踏步一轉,朝著那來臨的七八道人影衝去。

“螻蟻之力,何足掛齒!”

蘇辰嘴角露出一抹不屑之色,踏步間,體內力量爆發,化作混元一擊,彈出四道冷芒。

砰!砰!砰!

一道道碰撞聲傳出。

這些冷芒落下,轟在那些黑衣壯漢大腿的關節上。

哢嚓一聲,關節破碎,這些黑衣壯漢紛紛癱倒下去,臉上露出痛苦之色,看向蘇辰的目光之中,充滿了濃濃的畏懼。

“他……他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厲害了?”

眾人心底充滿了疑惑。

柔弱美婦人看到這一幕,頓時驚呆了。

唐鬆也是一臉驚駭。

蘇辰掃過四周,目光落在唐鬆身上,緩緩走了過去。

“不……不,你不要過來。”

唐鬆臉上充滿了恐懼之色,怎麼也冇想到,蘇辰這個開脈二重的廢物大少,竟如此恐怖。

“跟我孃親道歉!”

蘇辰臉上寒光一閃,冷聲道。

“是,是,是,蘇辰少爺,我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

唐鬆嚇得身子發軟,不斷磕頭。

“我!說!的!是……跟我孃親道歉!”

蘇辰聲音冰冷至極,一字一句道。

“啊……”

唐鬆渾身發顫,陡然一驚,轉過身子,朝著美婦人不停磕頭。

“夫人,我錯了,我錯了,您大人有大量,當我是個屁放了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