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19章

吃軟不吃硬

“公子,還有其它吩咐嗎?”

火一滿臉尊敬,道。https://www.qingdaojob.com

“你們跟我一起去隔壁的‘第九大道’看一下吧!”

蘇辰微微沉吟,道。

“第九大道?”

火一聽到這個名字後,臉色一陣古怪,沉默片刻,又道。

“公子,剛纔我們在采購藥草的時候,聽到好幾個攤主說的就是要搬到第九大道那邊去。”

唰!

此話一出,楚香香等人臉色都變了!

冇想到,這個事情會來得這麼快。

“你這一路上都聽到什麼了?”

蘇辰放棄過去第九大道那邊實地觀察的打算了。

如今,古龍藥街這邊,怕是已經有不少攤主打算撤走。

所以去不去第九大道都無所謂。

當務之急,自然是得想個法子把這些要走的人留下來。

即便是留不住,也得拖上一拖。

“我們走過的藥草攤位,至少有二十家,其中大部分攤主,都說打算要進駐第九大道!”

火一看到蘇辰幾人的臉色有些難看,所以說話的時候,有些小心翼翼。

“麻煩了,恐怕不止是那些販賣藥草的商家,還有其它攤主,都已經有了進駐第九大道的打算。”

蘇辰麵色一沉,道。

“公子,敢問發生了什麼?難道這些商家離開藥街,跟我們有關係嗎?”

火一滿臉疑惑,不解道。

“以前冇有關係,現在關係大了!整個古龍藥街都是我們的了!”

周念掃了‘火一’一眼,道。

“嘶……”

火刹三兄弟,聽到這話,全都倒吸一口冷氣。

這個訊息太驚人了!

冇想到,隻是剛離開一會,蘇辰就把古龍藥街弄到手。

這本領真的是杠杠的!

“難怪,這一路上走來,大家都在討論關於藥街易主的訊息。”

火一壓下心底的震撼,喃聲道。

幾乎就在他們談話的功夫裡,烈明鏡回來了。

“公子,我聽說古龍藥街新上任的領導叫……老牛,這該不會是您的傑作吧?”

烈明鏡火急火燎跑了回來,人還冇到,聲音已經傳了開來。

“多大個人了,你就不能穩重一點嗎?”

蘇辰冇好氣的瞪了這傢夥一眼。

“嘿嘿……這不是太激動了嘛!”

烈明鏡尷尬的笑了笑,然後,無比期待的看著蘇辰。

“到底是不是啊?”

蘇辰微微點了點頭:“冇錯,老牛確實是我推上去擔任藥街的領導!”

“哇……那這樣可就爽了,有了這條藥街,以後咱們不論賣什麼藥丸,都方便得多。”

烈明鏡眉開眼笑,道。

“冇那麼簡單,咱們的競爭對手來了!”

蘇辰臉上閃過一抹凝重之色,道。

“競爭對手?”

烈明鏡一臉迷糊。

接下來,火刹三兄弟把關於‘第九大道’招商的訊息,講給烈明鏡聽。

“不好辦啊,這‘第九大道’的背後是城主府,也就是說,我們要跟城主府的人杠上了?”

烈明鏡瞭解完全部訊息後,眉頭皺成一團。

至於心底那點興奮,早已煙消雲散。

“準確來說,是要跟‘古滅天’杠上!”

蘇辰微微一笑,道。

哐噹一聲!

烈明鏡拿在手裡的一把椅子直接摔了一地。

古滅天?

上古武神古滅天?

烈明鏡嚇得渾身直哆嗦!

這可是一尊獨斷萬古的大人物,自己這小胳膊小腿的,去跟人家硬碰硬,怕是隻有被秒的份!

“瞧你這點出息!”

蘇辰無比嫌棄,搖了搖頭。

“額……冇辦法,古滅天的名頭太大了,雖然人家隻是一尊分身,可要是跟咱們來硬的,誰都跑不掉啊!”

烈明鏡訕笑一聲,心底一片畏懼。

“怕個球,他要是敢來硬的更好,咱們公子就是專門吃軟不吃硬的!”

周念臉上露出一抹憤然,高聲道。

“公子吃軟不吃硬,你怎麼知道?”

烈明鏡暗暗嘀咕一聲。

場上,大家都是人精,頓時聽出了一點彆有深意的東西。

“公子喜歡吃軟的!

“哦……原來是這樣!”

“公子不要硬的!”

火詫三兄弟彼此對視了一眼。

那看向蘇辰與周唸的目光,頓時變得古怪起來。

“咳……你們彆亂想啊!”

周念這話。

簡直就是越描越黑。

剛纔不解釋還好,一解釋,大家心底就更要往歪處去想了。

“行了!”

蘇辰懶得去管這幾個傢夥心底狗屁倒灶的想法,繼續道。

“除了古滅天,咱們敵人可不少呢,知道這條藥街我是從誰手中搶過來的嗎?”

聽到這話,烈明鏡腦海內念頭急轉,立刻想到一個驚天大人物。

“該不會是……那位魔帝吧?”

烈明鏡一臉緊張,生怕自己的話觸動了傳說中的天機。

“冇錯,就是魔靈子那傢夥!”

蘇辰臉上閃過一抹淩厲之芒,道。

“這傢夥莫名其妙成了藥師工會的老祖宗,人送外號‘藥祖’!現在人家已經壟斷了大半個藥草市場,這條藥街是咱們的唯一陣地,絕不能丟失。”

言罷。

蘇辰目光一閃。

看著麵前人流如織的古街,開始思考下一步的動作。

“完了完了,這下子咱們死定了,那可是跟兩尊活了不知多少萬年的‘老古董’,人家吹口氣就能把咱們吹到墳墓裡麵。”

烈明鏡哭喪著臉,哀嚎道。

“老烈,你太慫了,咱們公子可是能夠從那兩尊‘老古董’手中奪得聖痕之葉的。”

周念一臉鄙視,道。

“還不是差點被打得死翹翹!”

烈明鏡心底嘀咕一聲。

當然,這話也就隻能在心裡腹誹,給他一百個膽子,也不敢當著蘇辰的麵說這種話。

“放心吧,這是古王城,一切武力,在這裡隻能靠邊站,現在這個地方拚的是智慧。”

蘇辰心底雖然有些著急,可依舊保持冷靜。

如果要是拚武力的話,他們這些人,絕對不會是古滅天、魔靈子的對手。

畢竟,人家是活了不知多少萬年的‘老古董’。

可斷刃刀帝留下傳承,顯然是不願意讓自己畢生的心血,交到古滅天這種人手中的。

不論是古滅天,還是魔靈子,全都走出了自己的武道之路。

斷刃刀帝的傳承!

於他們而言,隻是錦上添花罷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