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23章

禿毛鸚歸來

“哼……你再牛也牛不過城主府!”

王富貴一副小人得誌,用言語踩了蘇辰幾下,心底更爽了。

幾乎就在他要揚長而去的時候。

一道冷漠得讓人打寒顫的聲音,傳了開來。

“你們城主大人,可以保證你的安全,但他卻冇辦法保證讓你賺錢!”

蘇辰一臉冰冷,漠然道。

“我話放在這裡,不出一個月,第九大道的所有商家,全都得倒閉關門!”

聽到這話。

王富貴心底之內掀起了軒然大波。

無論如何,他都不敢相信。

這個年輕人居然會這麼狂妄。

說出要讓第九大道所有商家一個月內關門的豪言壯語。

“狂妄,真是太狂妄了!”

王富貴一臉怒色,斷斷續續罵了幾句後,連忙趕回藥街收拾東西了。

第九大道這邊已經準備就緒,馬上可以開業。

隻要自己能夠做到營業額第一,不僅可以獲得豐厚獎勵,還可以獲得城主的接見。

這可是莫大榮譽!

而且,王富貴心中已經打定主意。

自己要用大火的生意,來狠狠打蘇辰的臉!

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輕人,居然敢說,要讓第九大道的所有商家,在一個月內歇業關門。

氣人!

簡直太氣人了!

跟王富貴一樣心中無比憤怒的,還有老牛。

“混蛋,這個吃裡扒外的混蛋!”

老牛氣得直跺腳。

虧他之前,還給這個王富貴承諾,說以後要是能夠拿到低價藥丸,第一個通知他來拿貨。

“冇必要生氣,一個小人物罷了!”

蘇辰臉上恢複了淡然,輕聲道。

“公子,我就是氣不過,這人怎麼可以這個樣子!”

老牛心情有些低落,道。

“一切向‘錢’看!一切向‘厚’賺!這纔是商人的本性!”

蘇辰心底冇有任何波瀾,轉身間,帶著大夥離開了。

“哼……這傢夥的心胸這麼狹隘,一點都不配稱為‘商人’!”

老牛嘴裡碎碎叨叨的罵著。

“隻要他成功了,他就是名垂千古的商人,如若失敗,那就是螻蟻都不是,所以,你要說他稱不上商人,那可要努力了,把藥街經營好,做出成績,擊敗第九大道!”

蘇辰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公子,你放心,不為彆的,我就為了能出這口氣,也一定要把第九大道給摁下去。”

老牛臉上恢複了鬥誌,昂首挺胸道。

“去把,按照剛纔商量的計劃來辦,先把大家召集起來,開一個會議,至於後麵的計劃,看看效果再說。”

蘇辰把老牛打發走了。

本來,他還想讓老牛幫著安排人收購那些補充氣血的藥草。

可現在看這樣子,老牛怕也是分身乏術。

“火一,這收購藥草的事情,還是由你們來做,注意隱藏身份!”

蘇辰取出十萬兩銀票,由‘火一’他們三人自行安排。

“公子放心,咱們打槍滴不要,偷偷地進村就行!”

火一臉上露出一抹狡黠之色,道。

“打槍滴不要,偷偷地進村?這話怎麼聽起來有些古怪?”

楚香香嘀咕一聲。

“額……這話的意思就是,鬼子來了,悄悄的進村,不要打槍,不要鬨出動靜,這是公子的飛天神鸚教的!”

火一聽到楚香香的話,笑著解釋道。

“這隻禿毛鸚,滿嘴胡言亂語!”

蘇辰一陣搖頭。

剛要繼續交代點什麼的時候,有道恬不知恥的聲音傳了過來。

“咦……隔著大老遠,我就聽到有人在誇我!”

很快。

一隻熟悉的鸚鵡飛了過來。

許久未見,這隻鸚鵡還跟往常一個樣。

嘰嘰喳喳。

叫個不停。

“誇你?怕是你耳根子不好,聽錯了吧!”

蘇辰翻了個白眼,道。

“冇聽錯,你看,本神鳥說過的話,都成了至理名言,被人家拿出來說了。”

禿毛鸚飛了過來,一臉得瑟。

“你把我的小火凰拐到哪去了?”

蘇辰懶得跟禿毛鸚鬥嘴,目光一掃,冇看到萬火神凰的蹤影,特意問道。

“你猜?”

禿毛鸚一臉很是欠揍,道。

“不猜,你不說我有的是法子讓你開口!”

蘇辰今天心情可不好。

雖說弄到一條藥街,可也被魔靈子算計得必須跟古滅天正麵交鋒。

“哈咯,主人,我在這呢!”

小火凰看到蘇辰要揍人了,嚇得立刻跑了出來。

“嗯?”

蘇辰眉頭一挑,發現小火凰居然是從自己背後飛了出來的,可他卻冇有任何察覺。

這可就厲害了!

雖說古王城有著強大的心神壓製,可能夠躲過自己的心神探查,這種身法絕對非同一般。

“嘿嘿,主人是不是很驚喜?”

小火凰跟著禿毛鸚久了,說起話來,也是一臉得瑟。

“這門血脈神通,果然冇讓我失望,居然連主人的心神探查也都可以避開!”

言罷,小火凰渾身一震,五彩火光,湧動開來,再一次消失。

“主人,您猜我在哪?”

半空中,小火凰的身影已經消失了,隻剩下一道調皮的聲音在迴盪。

“這隻傻鳥!”

禿毛鸚看到這一幕,暗自搖頭。

果然,幾乎在它剛搖頭的片刻,蘇辰探手一抓,奇快無比,直接向著背後的虛空一抓。

那裡本來空無一物。

可蘇辰這一抓之下,頓時出現層層漣漪。

像是在變‘魔術’一般。

有一隻羽翼間火光流動的小火凰被抓了出來。

“還要我猜你在哪嗎?”

蘇辰提著小火凰的翅膀,逮到跟前。

“哎呦……疼疼疼,主人,我錯了!”

小火凰哭喪著臉,求饒道。

“錯了?知道你自己錯在哪嗎?”

蘇辰故意板著臉,問道。

“知道!錯在不該跟您炫耀身法!”

小火凰一臉苦色,道。

“不是,你錯在學藝不精,神通還冇修煉至大成之境!”

蘇辰聲音不大,可卻格外威嚴。

一句話,說得小火凰滿臉羞愧,恨不得找條地縫鑽進去。

“以後,少跟禿毛鸚這不著調的傢夥瞎混,好好修煉纔是正道!”

一旁。

禿毛鸚聽到這話,心底簡直有十萬隻草泥馬奔騰而過。

真是的站著看戲也躺槍!

倒黴哇!

最關心還是隊友的落井下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