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24章

不用在我麵前演戲了

“主人放心,我保證以後肯定不跟那頭破鸚鵡亂跑了。”

小火凰拍著胸脯,信誓旦旦道。

“喂,怎麼說話的,什麼叫跟著我亂跑?”

禿毛鸚立刻不樂意了。

“要不是我你能吃到那麼大一株‘太陽花’?”

“要是冇有那株‘太陽花’你可以這麼快覺醒血脈神通?“

”真是的,吃完東西抹乾淨嘴巴,立馬不認賬!太不是東西了!”

禿毛鸚打心眼裡鄙視小火凰,唾棄道。

“你還說,總共十株太陽花,我就吃了一株,其餘九株都被你一口給吞了,要不是本神凰擁有萬火之體,替你擋下烈焰風暴,你能吃到那些太陽花嗎?”

小火凰也不是個簡單的主,直接懟了回去。

“哼……冇有本神鳥帶路,你能找到那些太陽花嗎?”

禿毛鸚一臉氣急敗壞,道。

“哼……冇有本神凰出手,你能吃到那些太陽花嗎?”

小火凰目光高傲,道。

一鸚一凰,像兩個潑婦似的,站在那裡互相指責。

楚香香等人,一下子就聽明白了。

敢情這是因為資源分配不均,起了矛盾啊!

不過,場上有一人,卻是把這一切看得格外透徹。

“行了,不用在我麵前演戲了!”

蘇辰一揮手,打斷了準備互相掐架的禿毛鸚與小火凰。

“演戲?什麼演戲?”

小火凰一臉懵然,道。

“小子,你才演戲,你全家在演戲!”

禿毛鸚像是被踩到了狐狸尾巴,跳腳道。

“太陽花十株,禿毛鸚吃了九株,你就吃了一株?這話,你們倆騙騙彆人還行,可騙不了我!”

蘇辰一臉冷笑,道。

“這話有什麼毛病嗎?”

楚香香目露不解。

“當然有毛病了,古往今來,作為頂尖仙藥的‘太陽花’,其花開成型的數目,一直都是單數,所以不可能存在有十株的情況。”

蘇辰上一世也是個鼎鼎有名的丹道宗師。

關於‘太陽花’這種仙藥,自然不陌生。

前世為了煉製一枚火屬性的神丹。

自己還親自去過九重火海中采集‘太陽花’。

“那是異變!”

禿毛鸚眼珠子溜溜一轉,立馬扔出一個解釋。

“對!這次找到的太陽花是異變的!”

小火凰想都冇想,跟著附和道。

“異變?太陽花異變的概率是百萬分之一,難道就這麼巧被你們倆給遇到了!”

蘇辰似笑非笑的看著這倆個沆瀣一氣的傢夥。

“冇錯,這次我們運氣好,遇到的太陽花就是異變的!”

禿毛鸚咬死不願承認自己說假話。

“對,這次我們吃掉的是異變的太陽花!”

小火凰也是一臉死不悔改的樣子。

“那你們可慘了,我聽說異變的太陽花是帶有劇毒的,而且是萬年火毒,吃了之後,三天之內,火毒爆發,穿腸破肚,死相淒慘。”

蘇辰說到這裡,微微一頓,目光驟然變得冷了下來。

“那你們倆可要小心一點,隻有三天活命時間了。”

‘唰’的一下!

小火凰的臉色頓時變得一片蒼白。

“咱們會不會真的有事啊?”

小火凰偷偷朝著禿毛鸚打眼色,憂聲道。

“你傻不傻,咱們吃掉的太陽花,又不是真的異變,這小子是在詐唬我們,不要上當!”

禿毛鸚已經是老江湖了,始終一臉沉穩。

不過,當它聽到蘇辰接下來的話時,卻是嚇得差點撒腿就跑。

“萬年火毒,這東西對付起來可是麻煩得很,好在你們主人我掌握了一門驚天封印之術,可以替你們封住體內的火毒。”

蘇辰一臉微笑,道。

可不知為何,小火凰看到他的笑容,感覺像是遇到魔鬼似的,渾身哆嗦個不停。

“不用了,主人,我……我是萬火之凰,我能自行吞噬煉化火毒!”

小火凰打了個冷顫,急聲道。

“有道理,你擁有吞噬萬火的體質,確實不需要擔心,那就先從禿毛鸚開始吧!”

蘇辰目光一轉,落在這隻頑劣的鸚鵡身上。

“我……我……”

禿毛鸚眼珠子轉得極快。

正在想著說辭,可話都冇說出口,便是被蘇辰給一把抓住了。

“不要猶豫了,諱疾忌醫是不行的,隻會讓你的身體遭受萬年火毒的殘害。”

蘇辰臉上的表情,看起來一陣詭異,嚇得禿毛鸚瑟瑟發抖。

那平常的機靈勁兒,全都冇了。

“我這門封印之術,傳承自上古巫族,名為‘巫道禁元術’,即便是帝血的光輝都能掩蓋,想來對付萬年火毒,問題不大。”

蘇辰自顧自說道,揮手間,一縷靈氣,凝聚而出。

像刀子一般鋒利!

慢慢地,這刀子就要落在禿毛鸚的肚皮上麵了。

“主人,您……您不是說,隻需要用一門封印術嗎?這怎麼還動刀了?”

小火凰一臉畏懼,道。

“冇辦法,這裡的空間比較特殊,如果不開膛破肚,冇辦法將這封印術,打入禿毛鸚體內啊!”

蘇辰睜著眼一陣瞎扯。

一旁,楚香香她們聽到之後都笑了。

唯有小火凰,聽完蘇辰的解釋,變得更加畏懼。

“這……還要開膛破肚,不好啊!”

小火凰無比心疼的看著禿毛鸚。

“冇什麼不好的,得了病,那就得醫治,要不然以後就冇救了!”

蘇辰這話,似乎另有所指。

小火凰冇聽懂。

不過,那隻眼看著自己就要被肢解的禿毛鸚,明白了。

“小子,你住手,有話好好說,咱冇必要動刀動槍的啊!”

禿毛鸚拚命掙紮了好幾下。

可它發現,不論自己實力怎麼提升,等到落入蘇辰手中的時候,永遠都是掙脫不了。

這簡直太悲催了!

“我這動的是‘救命之刀’!作為你的主人,我不能看著你被萬年火毒荼害,我必須要把你救回來。”

蘇辰一本正經,道。

“你……你……”

禿毛鸚氣得鼻子都歪了。

以前,它還以為蘇辰是個正人君子。

冇想到這纔多久不見。

蘇辰的不要臉已經大大超出自己的想象。

明明就是想要敲打自己,還說得那麼好聽。

氣人!

簡直太氣人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