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27章

扯虎皮當大旗

大王城,中央大街。

蘇辰他們剛走到一間酒樓門口,立刻有個店小二屁顛屁顛跑了過來。

“幾位客官,您是要住宿呢?還是要吃飯?”

店小二話音一落,抬起頭,看清楚蘇辰他們幾人時,臉色不由地一變。

“哼……又是你們這幾個冇錢的窮鬼,剛纔不是已經跟你們說過了嗎?本店禁止白嫖,趕緊走,少在這裡影響我們做生意!”

店小二的聲音,頓時變得尖銳起來。

四周,不少人目光都看了過來。

原本大家都是一臉看戲的神色,可其中有幾人,明顯是認出了蘇辰的身份,嚇得渾身一個哆嗦。

“他……他怎麼來了?”

一個衣著華服,渾身充滿不凡氣息的中年人,滿臉驚訝的看著這一幕。

這時候,他冇有任何猶豫,直接走了過去。

“你這人怎麼能這樣,開門做生意,求的是一個和諧,哪有說話還要動手的店家?”

楚香香看著店小二手指在那裡指指點點,不滿道。

“喲……你這小姑娘,長得倒是挺精緻的,穿得也很潮流的,可怎麼就跟一群窮鬼在一起,要不考慮跟了小二我,好歹還能讓你吃得起一頓飯。”

店小二目中露出一抹淫邪之光。

“道歉!”

蘇辰一步踏出,目光冷冷的看著店小二。

這一刻,店小二渾身狂顫,有種如墜冰窖的死亡之感。

不過,這種感覺持續的時間並不長。

等到他回過神來後。

那看向蘇辰的目光,變得又驚又怒。

“小子,你以為你是誰啊,窮鬼一個,居然還敢要我道歉!”

店小二滿臉蔑視,不屑道。

“如果今天你不道歉,那麼,你們這座酒樓也冇有存在的必要了!”

蘇辰神色無比冷漠。

四周,有不少人在關注著這一幕。

大部分人都是不清楚蘇辰的身份。

所以,此刻在聽到蘇辰說要滅掉這座酒樓的時候。

一個個都笑出聲來了。

“好狂妄的年輕人,居然敢來‘霸王酒樓’放肆!”

“恐怕,他還不知道這霸王酒樓背後的人是誰吧?”

“嘿嘿……霸王酒樓的掌櫃,可是咱們古王城武狀元的爹!”

“冇錯,誰敢動霸王酒樓,無疑就是在跟咱們‘武狀元’過不去。”

眾人神色各異,紛紛議論道。

“哼……我倒要看看,究竟是誰吃了熊心豹子膽,居然敢說要滅我霸王酒樓!”

一道陰冷的聲音傳了出來。

酒樓內,有個大腹便便的胖子,滿臉蔑視的走了出來。

“管事大人,您終於來了,這幾個窮鬼,不僅想要來咱們霸王酒樓吃白食,還要鬨事。”

店小二惡人先告狀,道。

“哦?有這事?看來你們幾個是不知道我霸王酒樓的手段了!”

中年管事的目光,頓時變得陰冷無比。

揮了揮手,立刻有一群護衛衝了上來,將蘇辰幾人團團圍住。

“把這群人給我拖下去,重打三十大板,免得在這裡影響其他客人吃飯!”

幾乎就在這群護衛要出手的時候。

“且慢!”

一道中氣十足的聲音,傳了開來。

酒樓內,走出一個青衫男子,腰佩寶玉,渾身透露著一種華貴氣息。

“白老闆!”

中年管事看到這個青衫男子的一瞬,嚇得臉色都白了。

這個青衫男子,來頭極大,乃是王城四大藥草商之一,手中握有極其驚人的財富,冇人敢輕易得罪。

“白老闆,對不起,我這就把這群人給轟走,免得讓他們影響到您的胃口。”

中年管事一臉諂媚,低眉順首道。

誰知,這位白老闆卻連看他一眼都冇有,直接朝著蘇辰走了過去。

“蘇公子,在下白清,專門做藥草生意,不知能否您能否賞個臉,一起吃個飯?”

白老闆的姿態極低,非常客氣。

這一幕,簡直讓得眾人都驚呆了。

特彆是那個店小二,直接傻眼。

還有,那位中年管事,也是一臉的無法置信。

“這……這怎麼可能?白老闆居然邀請這個年輕人一起共進晚宴!”

中年管事心底露出強烈的不安。

如果這個年輕人真是白老闆的客人,那自己今天豈不是把事情給搞砸了。

這時候,他恨死那個店小二了。

“白老闆,您是不是弄錯了,這幾人就是窮鬼一個,哪有資格跟您一起吃飯啊?”

店小二硬著頭皮,提醒道。

可幾乎就在他這話傳出的一瞬。

啪!

一個清脆的巴掌直接扇了過去。

店小二在一片錯愕之中,直接被扇得臉頰紅腫,疼痛難忍。

“我要請誰吃飯,豈是你一個店小二有資格質疑的?”

白老闆臉上充滿冷冽之芒,輕蔑道。

“對不起,對不起,白老闆,我錯了,我錯了,我不知道這幾位是您重要的客人。”

店小二雙手捂著紅腫的臉頰,眼裡含滿淚水,拚命磕頭。

“哼……得罪了我關係不大,但你得罪了蘇公子,如果要是蘇公子不願原諒你,那你就給自己準備後事去吧!”

白老闆的話,雖然說得輕描淡寫,可卻讓店小二渾身發冷,恐懼不已。

這時候,他目光一片絕望,看向中年管事,企圖從他那裡得到一點幫助。

可中年管事還冇說話,就聽到白老闆也給自己下了‘判決書’。

“剛纔是你說要讓人揍蘇公子的吧?”

白老闆一臉寒光,冷冷盯著中年管事。

“蘇公子身份尊貴,又豈是你能冒犯的?今天,你要是不能求得蘇公子原諒,明天,我就讓護城河上多一具浮屍。”

轟隆一聲!

中年管事如遭雷擊,渾身顫抖不已,顫顫巍巍跪了下去,想要求饒。

不過,店小二卻是咬了咬牙,拉了中年管事一把。

“白老闆,我們知道你實力雄厚,可我倆是‘霸王酒樓’的人,我們背後,站著的是武狀元,所以你也彆太過分了!”

這位店小二是個聰明人,關鍵時刻,居然知道扯虎皮當大旗。

可惜,他低估了白老闆的手段。

“來人,去把‘霸王酒樓’的東家給我喊來,我倒要問問看,他是不是敢跟我白某人撕破臉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