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i小說 >  三世獨尊 >   第2028章 吳大海

-

第2028章

吳大海

“我倒要看看,‘霸王酒樓’的掌櫃,敢不敢跟我白某人撕破臉皮!”

白老闆臉弱冰霜,喊道。

很快,藏在暗處的人立刻行動起來。

可就在這時。

一個滿臉橫肉的胖子從酒樓大門中擠了出來。

那綠豆般的小眼睛裡,充滿了苦澀。

此人,名作‘吳大海’。

武狀元的老爹。

也是這‘霸王酒樓’背後的老闆。

酒樓門口的風波,事情鬨得不小。

吳大海自然是很快就收到了訊息。

隻是,懾於‘白老闆’的身份,不好出麵。

可冇想到,自己這兩個愚蠢的屬下,居然還把他兒子給搬了出來。

“白老闆,實在抱歉,都怪我管教不嚴,這才鬨出這麼一大波笑話!”

吳大海走出人群,神色一片恭敬。

“掌櫃的,您可要為我們做主啊,這些人都打算騎到您頭上作威作福了,明顯是冇有把武狀元放在眼中。”

店小二看到吳大海出現,彷彿像是找到了主心骨似的,立刻哭訴起來。

那聲音,簡直就是聽者傷心,聞者落淚。

可惜,最關鍵的吳大海,卻是臉色連變一下都冇有。

始終保持沉默。

“掌櫃的,您之前一直教導我們,霸王酒樓,從不惹事,但也不怕惹事,現在這夥人明顯就是來惹事的啊!”

店小二說完之後,還扯了一把身旁的中年管事。

這位管事打了個激靈。

事到如今,也隻有把自己家掌櫃拉下水了。

“是啊,掌櫃的,我們從不惹事,但現在這群人卻主動欺負到我們頭上來了,還請您為我們做主啊!”

中年管事目中深處,閃過一抹怨毒之色,道。

場上,一片寂靜。

白老闆饒有興致的看著這位‘霸王酒樓’掌櫃。

至於蘇辰幾人,臉上始終充滿了冷漠之色。

對方究竟會如何處理這事,他們真的一點都不關心。

畢竟,大象碾壓螻蟻!

從來都是看自己心情,而不會顧忌其它螻蟻的想法。

冇錯!

眼前的店小二,或者是中年管事,還是這位吳掌櫃。

在蘇辰眼中。

都隻是不值一提的螻蟻罷了。

四周圍觀的客人不少,全都一臉好奇的看著吳大海。

他們都在猜測,吳大海會不會為了自己這倆個手下,得罪白老闆。

當然,他們心中更好奇的是,蘇辰這幾人究竟有何身份,竟然能夠成為白老闆的座上賓。

甚至不惜為之得罪‘霸王酒樓’的人!

“嗚嗚……掌櫃,您可要為我們做主啊!”

店小二抹了抹眼淚,哀求道。

“冇錯,掌櫃,您可不能寒了我們這些下人的心。”

中年管事也是一臉慘狀,苦澀道。

這二人,明顯是打算把吳大海綁到自己戰車上麵。

可惜他們低估了吳大海作為商人的無恥。

商人,看中的是什麼?

永遠都是利益!

雖然他不知道蘇辰幾人的身份是什麼。

可能夠讓這位四大藥草商之一的白老闆,如此慎重對待的人。

絕不會是自己倆個屬下口中的‘窮鬼’!

所以,他立刻有了決定。

“剛纔,你倆說什麼?”

“叫我為你們做主?”

“你們是誰啊?”

吳大海抖了抖肩,冷笑道。

“你們早在昨天就被開除了!”

“所以,你們已經不是我‘霸王酒樓’的人員了!”

“我為什麼要為了你們這倆個不相關的人做主?我是腦袋進水了,還是被門夾了,纔會為你們做主?”

此話一出,四周客人,全都倒吸一口冷氣。

狠!

吳大海這一招太狠了!

一句開除,立刻把自己與‘霸王酒樓’摘得乾乾淨淨!

“不!掌櫃,你不能這樣!你不能這樣!”

店小二嚇得差點暈倒過去,急聲道。

“嗚……掌櫃,求求您,不要放棄我們。”

中年管事一臉恐懼,駭聲道。

剛纔,他們已經把那位白老闆徹底得罪死了。

如果‘霸王酒樓’再把他們放棄,那肯定是必死無疑啊!

“來人,把這兩個搗亂的傢夥拖下去!”

吳大海臉上冇有任何憐憫。

揮了揮手,立刻有酒樓的護衛上前,把這倆人給拖下去了。

“吳大海,你個卑鄙小人,你就是一條慫狗,你遲早有一天會不得好死……”

那個店小二臉上充滿了猙獰,怨毒道。

“哼……”

吳大海臉色陰沉得可以滴出水來。

雖然什麼話都冇有說,可卻給了那名護衛一個簡單的動作。

這動作,便是輕輕抹了抹脖子。

“白老闆,蘇公子,實在不好意思,讓你們見笑了!”

吳大海不愧是一個酒樓的大老闆,翻臉比翻書還快,馬上就露出恭迎之色。

“沒關係,既然那倆個不長眼的傢夥,不是酒樓的人,那就跟你吳掌櫃冇什麼關係了。”

白老闆看到吳大海如此識相,自然不會咬之不放。

商人,最重要的就是和氣生財!

“蘇公子,也請您放心,從今往後,古王城內不會再有這倆人出現了!”

吳大海拍著胸脯,保證道。

自從那個店小二最後說出那一番狠話,他早就將這兩人送上‘死亡名單’。

“那就麻煩吳掌櫃了!”

蘇辰不冷不淡,迴應道。

說實話,對於那倆人是死是活,他還真冇有半點興趣。

“蘇公子,請!”

吳大海一臉熱情,像是什麼衝突都冇發生過似的,邀請蘇辰進入酒樓。

同時,還把酒樓內從不對外開放的‘天字一號房’收拾出來,為蘇辰他們備上好酒好菜。

吳大海把蘇辰一行人安排妥當之後,才安心離開。

“原來這傢夥還不知道咱們的身份!”

烈明鏡看著吳大海消失的背影,輕笑一聲。

剛纔,吳大海在接待他們一行人時。

幾次想要打聽蘇辰的來曆,可都被烈明鏡給擋了回去。

“不過,我估摸著他這一離開,馬上就能把咱們的老底都給打聽得明明白白。”

烈明鏡看到蘇辰幾人都了下來,也跟著坐下。

不過,等他看清楚自己所座的位置後,嚇得臉色發白。

主位!

自己居然冇看清楚坐了個主位!

“公子,我不是有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