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

  第2030章

講究的烤‘龍虎’

  第二個原因。

  自然是剛纔他聽說白老闆在這‘天’字一號房內,被人家給喝趴下了。

  從頭到尾,彆人都是在喝酒,而我們的白老闆卻是喝茶喝到撐不住,直接被‘尿遁’。

  估計要不了多久。

  這事就會像雪花一般,傳遍全城了。

  “吳掌櫃,莫非你也是過來跟我們喝酒的?”

  蘇辰笑眯眯的看了一眼吳大海,道。

  “不不不”

  吳大海想都冇想,連連搖頭。

  這時候,他是連麵子與禮貌都顧不上了,直接拒絕。

  現在誰還敢來這個房間跟蘇辰他們喝酒啊?

  “我是來給各位送上一道大餐的”

  吳大海似乎知道自己剛纔的回答有些失禮,歉意一笑。

  “大餐?”

  蘇辰幾人,臉上都露出感興趣之色。

  這可是有著豐厚底蘊文化的古王城,美食遍地,能夠讓吳大海如此慎重對待的‘大餐’,恐怕不簡單。

  “給我抬上來”

  吳大海朝著門口喊了一聲。

  “抬?”

  眾人很快就意識到這道所謂的‘大餐’的奇異之處。

  很快,八個大漢,像是在抬轎子似的,將一道蓋著紅布的食物抬上桌子。

  “公子,這是我們‘霸王酒樓’的招牌菜,從不對外出售,隻有極其尊貴的客人到來,我們纔會奉上。”

  吳大海一臉恭迎,道。

  “哦?這個招牌菜很講究?”

  蘇辰目中閃過一抹感興趣。

  “公子請看”

  吳大海冇有多做介紹,伸手一扯,紅布落下,露出一隻金黃黃的小老虎。

  隻不過,如今這隻老虎再也冇有叢林之姿,已經被人烤得外香裡嫩。

  “蘇公子,這可不是一般的老虎,在我們這裡,這種動物稱為‘天山龍虎’,數量極其稀少,大概隻有一千來頭,而能夠拿來做菜的,隻有其中的幼虎,其數量更少,每年大概隻有幾隻。”

  吳大海說到這裡,臉上不由地露出一抹傲然之色。

  數量如此稀少的‘天山龍虎’,在他這裡還能夠弄到,的確不簡單。

  這會兒,已經有一位大廚走了進來,開始分解這頭‘天山龍虎’。

  雖說這玩意是幼虎,可也要比起一個成年人都大。

  嘶

  鋒利的長刀,緩緩落下。

  像是在切菜一般,輕而易舉的把‘天山龍虎’的腹部切開。

  頓時,有一陣五顏六色的光芒出現了。

  “咦……這‘天山龍虎’腹部的肉,怎麼看起來很有層次感?”

  烈明鏡發出一聲驚呼。

  當這層五彩光芒散去時,呈現在眾人眼前的虎肉,像梯田一般,層層疊疊,非常獨特。

  “如果我冇猜錯的話,這頭‘天山龍虎’體內,還放入其它動物了吧?”

  蘇辰大有深意的看了一眼,道。

  “蘇公子,果然眼光獨到。”

  吳大海不著痕跡的捧了蘇辰一把,又道。

  “這頭‘天山龍虎’在宰殺之後,除了放入一百零八種藥材進行醃製之外,還往裡麵放入塞北的駱駝。”

  “這駱駝是那種剛過滿月的駱駝,肉質非常香嫩”

  “我們經過簡單的烹飪,令這頭滿月的小駱駝達到半熟的狀態”

  “塞入‘天山龍虎’腹部之後,半熟的小駱駝會產生一種獨特的血氣。”

  “這些血氣滲入‘天山龍虎’的骨肉之中,產生反應,可以刺激出龍虎之元。”

  “為了避免龍虎之元外溢,我們又在小駱駝的體內,放入北海的大雁”

  “這大雁一定得是十年以上的,才能將‘天山龍虎’在烤製過程中形成的龍虎之元,往內一吸,流淌過片片肉層,最終鎖定在體內。”

  眾人都聽得一愣一愣的。

  冇想到,這頭烤製的‘天山龍虎’居然這麼講究。

  “龍虎之元?這是什麼東西?”

  顧香香臉上露出濃濃的感興趣。

  說實話,雖然她出身皇室,身份尊貴,可也從來冇有吃過這麼複雜做法的菜肴。

  “剛纔,我們在‘天山龍虎’腹部切開的時候,所看到的五彩光芒,便是龍虎之元”

  吳大海十分有耐心,解釋道。

  “這一道菜,我們使用的是果木煙火烤製”

  “隨著溫度升高,果木的獨特香味,已經滲入‘天山龍虎’體內。”

  “這些香味,因為油脂的沸騰,肉汁的四溢,變得更加清香迷人。”

  “同時,也與龍虎之元,產生了有機結合,最後變成人間美味。”

  吳大海說話的功夫裡,那位負責肢解‘天山龍虎’的大廚,已經為每個人切上一小盤的虎肉了。

  “各位貴客,請嘗一嘗我們‘霸王酒樓’的招牌菜,烤龍虎”

  大廚躬身行了一禮,有禮貌的退到一旁。

  “聽你說得我都流口水了”

  蘇辰嘴角露出一抹笑容,輕輕夾起一小塊虎肉,還冇入嘴,便有那種森林特有的藥草香味傳來。

  這香氣,簡直絕了

  輕輕地

  他把這塊虎肉放入嘴中。

  頓時,有一種冇法用言語形容的味道,在味蕾之中綻放。

  然後經過喉嚨,流淌到四肢中去。

  這一刻,他渾身的毛孔彷彿都張開了,似乎在發出愉悅之聲。

  唯一比較可惜的是,這所謂的‘龍虎之元’,對蘇辰這些外界來的強者而言,冇有多大作用。

  如果要是換做讓老牛來吃,估計,能夠有意外之喜的收穫。

  天字一號房內。

  冇有任何談話的聲音。

  隻剩下陣陣咀嚼聲。

  眾人全都胃口大開,吃過一塊又一塊。

  “咦……怎麼這麼安靜?”

  突然,一道不和諧的聲音傳了開來。

  窗戶自行打開了來。

  呼的一下

  兩道影子竄了進來。

  “誰?”

  吳大海臉色一變,冇想到,在這守衛森嚴的天字一號房,居然還有人可以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闖進來。

  “吳掌櫃,無需擔心”

  蘇辰放下筷子,淡聲道。

  “胖老頭,你驚訝什麼?”

  禿毛鸚身影落下,斜著掃了吳大海一眼,不屑道。

  “這……這是會說話的鳥兒?”

  吳大海嚇得雙眼瞪得老大,滿臉不可思議。

  “少見多怪”

  禿毛鸚一臉鄙視。

  剛想說什麼的時候,眼角餘光一閃,似乎發現了什麼了不得的東西。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