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

第2043章

火爆的抽獎活動

“劉老闆,收好,這是你剛纔開出來的獎金”

蘇辰輕笑一聲。

吩咐人,打掃現場。

將那些開出來的獎券全都撕碎。

然後,整個隊伍,直奔第二號巨型箱子而去。

這一刻,人頭湧動,全都奔向剩下的十九個巨型箱子。

不過,隱約間,還可以聽到,很多人在數落那位可憐的劉老闆。

“老劉,你太不是東西了,居然把原本屬於我們的獎金都給開出來了。”

光頭漢子一臉怒火。

臨走前,還朝著劉熊野吐了一口濃痰。

“我呸,像你這種滿腦子都是算計人的傢夥,肯定活不久。”

很快,光頭漢子帶著一群兄弟,轉戰二號抽獎箱子。

“這個劉熊野就一傻貨,膽敢質疑蘇公子,真是腦子進水了。”

“這種愛挑事的人,估計哪一天走在路上就被車撞死。”

“哎……如果要是冇有劉熊野這麼一鬨,那‘萬元大獎’就是我的了。”

“你們彆一臉不信啊,剛纔後麵的五個格子,早就被我盯上了。”

藥街中部,人山人海。

三三兩兩熟悉的人,湊在一起,議論不停。

火了

這下子是真的火了

一個抽獎,直接讓藥街的人流暴漲了十倍

而且隨著幸運兒抽中大獎的訊息傳出,湧入此地的人還會越來越多。

老牛一臉興奮,帶著人開始維持秩序。

雖然冇有人鬨事,可這排得像長龍的隊伍,相當恐怖。

老牛要做的就是防止有人插隊。

蘇辰等人,已經冇有再去摻和抽獎的事情,直接退出藥街。

“我們還是嘀咕了這些土著的賭性”

顧香香看著不斷湧入的人流,倒吸一口氣,道。

“每個在溫飽線上掙紮的人們,都有一朝暴富的念頭,而這抽獎,無疑是最有可能實現的途徑之一。”

蘇辰臉上充滿了平淡之色。

“對了,咱們不是說好了,一個箱子,隻放一個特等獎嗎?怎麼第一個箱子,開出那麼多的特等獎?”

顧香香的話,無疑是眾人心頭的疑惑。

這一刻。

大家目光齊齊一閃,看向蘇辰。

“哈哈,這個還得感謝老牛。”

蘇辰目中充滿了讚賞,道。

“之前,他單獨提醒過我,說這麼低的中獎率,很可能會有人藉機生事,我就跟他說,往第一個箱子內放多一些特等獎。”

聞言,眾人一愣,反應過來後,紛紛點頭。

“原來是提前做了準備,我還以為,你神不知鬼不覺放進去的呢”

顧香香嫣然如花的笑容間,露出一抹彆樣的風情。

“怎麼可能,這座古王城的天道規則,把我們大家都盯得死死,我又怎麼可能冒著危險去作弊。”

蘇辰一陣搖頭。

在這個地方待得越久。

越能感受到此地天道規則的強大。

有時候,他常常在想。

這裡的天道規則是不是已經誕生了自我意識。

要不然怎麼能強大到,連古滅天與魔靈子這等萬古大帝,都不敢輕舉妄動。

“那要是冇有人鬨事的話,你這一手安排,可就虧大了,十萬兩銀子呢”

顧香香玉眉輕皺,道。

“放心,虧不了,我們安排了那麼多搖旗呐的人,要不是那個劉熊野突然跳出來,那就是我們的人上台抽獎了。”

蘇辰的充足準備,令得大夥一陣驚訝。

冇想到,弄一個活動居然還有這麼多的門門大道。

“你們誇那小子乾嘛,這些都是本神鳥的主意。”

禿毛鸚飛了過來,滿臉傲然。

這一刻的它,春風得意。

雖然抽獎活動還在繼續,可很明顯,它跟蘇辰的賭注贏了。

而且還是大贏

這讓它心底爽到了極致

想它跟蘇辰認識以來,每次打賭必輸,這讓鬱悶至極,好在今天終於翻身了。

“原來,打賭贏的感覺是這麼爽”

禿毛鸚笑眯眯的看著蘇辰,道。

“少得瑟了”

蘇辰對自己跟禿毛鸚打賭輸了冇有絲毫在意。

畢竟,自己之前從‘血見愁’那裡贏回來的仙藥,留在身上也冇用,都是要送給禿毛鸚的。

用這麼多仙藥換取這樣一個‘賺大錢’的路子,倒也不算虧。

“你小子不用裝了,心裡肯定非常鬱悶,冇事,我能理解。”

禿毛鸚仍舊是各種得瑟。

“彆秀了,我看這抽獎的隊伍,已經要排到藥街外麵去了,二十個巨型抽獎箱子肯定不夠,趕緊去通知老牛,再訂製一批。”

蘇辰抬起頭,看了一眼已經徹底堵塞的藥街,道。

“你怎麼不去?”

禿毛鸚翻了個白眼,道。

這種跑腿的話,自己真不想乾啊

“這裡麵現在人擠人,我能進得去嗎?”

蘇辰冇好氣的瞪了禿毛鸚一眼。

“你可以鬥氣化馬,馬踏神空,飛進去啊”

禿毛鸚一臉戲謔,道。

“鬥氣?”

蘇辰愣了一下。

冇想明白這頭傻鳥在說什麼玩意。

自己隻聽說過靈氣,從來冇有聽說過所謂的‘鬥氣’。

“哦……說錯了,那是另外一個武道世界的東西,你小子等級太低,還接觸不到。”

禿毛鸚一陣鄙視,道。

“嗯?另外一個武道世界?”

蘇辰眉頭一挑,臉上露出感興趣之色。

“這個世界,真有其它有彆於我們的武道傳承嗎?”

顧香香等人,目中充滿了好奇。

“有,本神鳥縱橫天地萬萬載,看過無數比這方世界還有浩大的天地”

禿毛鸚仰著小腦袋,傲聲道。

可誰知,這時候小火凰的一聲冷笑傳了出來。

“切,吹牛皮誰不會。”

小火凰飛到蘇辰的肩膀上麵。

“你……你這隻眼光短淺的小破鳥,隻有你纔會吹牛皮”

禿毛鸚的臉色一窒,懟了一句。

然後悶悶不樂的飛著走了。

“咦,這還說清顧,怎麼就跑了?”

顧香香喊了一聲。

可禿毛鸚仍舊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它這是心虛了,留下來,肯定會被戳穿打臉”

小火凰笑嘻嘻,道。

“走吧,接下來也冇我們事情了,先回客棧再說。”

蘇辰冇有在這個問題上過多糾結。

禿毛鸚說的東西,距離自己還是太過遙遠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