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51章

‘金蛋’上台

“不,這地契是真的!”

人群中,有個四十多歲的禿頂中年,興奮道。

“因為這座二十萬兩的院子就是我一個親戚家的,昨天纔跟牛主任去過萬戶。”

話音一落,四周眾人紛紛出聲了。

“你家親戚的?昨天才過萬戶?那看來是真的了!”

“當然是真的!”

“老牛的人品杠杠的,大家不用懷疑。”

“冇錯,藥街做生意還是很有口碑的,各位無需質疑。”

眾人都相信了老牛手中那張地契的真實性。

如此一來。

活動還未開始,直接就火爆起來了。

甚至,有一些人還在不停的呼朋喚友。

告知藥街這邊在舉行一場聲勢浩大的抽獎活動。

這場活動的特等獎,獎品是一套價值二十萬兩的院子!

二十萬兩!

這是多少人奮鬥一生都不能擁有的財富!

“大家靜一靜,聽我說完!”

老牛伸手往下壓了壓,大夥的議論聲才小了不少。

“特等獎的獎品公佈了,大家很喜歡是吧?”

老牛咧嘴一笑,問道。

“喜歡!”

“喜歡!”

“喜歡!”

此起彼伏的歡呼聲,像海浪般,狂掃而來,一浪高過一浪。

眾人的情緒被徹底引燃。

場麵,一片火爆。

“喜歡就好,接下來,我們公佈一等獎的獎品!”

老牛說完後,像那些混黑澀會的大佬一樣,打了個響指。

啪!

很快,有個工作人員牽著一匹駿馬走了上來。

這匹馬,混身血紅無比,來自於東突大草原,乃是傳說中的汗血寶馬。

當然——

這匹馬,不是重點。

重點是這匹汗血寶馬後麵的車箱子,那纔是真正萬眾矚目。

整個馬車的邊框,全都鍍上一層金。

陽光灑落,變得金碧輝煌。

最吸引大夥目光的,還是在那車頂上麵,有一顆拳頭之大的寶石,散發出流芳百世的光輝。

“金子鑲車,寶石嵌頂,再配上這一匹汗血寶馬,組成這一輛‘東風一號’馬車,便是我們今天一等獎的獎品,價值八萬兩!”

老牛聲情並茂的介紹之下。

眾人心臟怦怦的跳,看向‘東風一號’馬車時,臉上都露出癡迷之色。

“說完了一等獎,接下來,公佈二等獎!”

老牛聲音一落,立刻有工作人員端著一個禮盒走了過來。

“謝謝!”

老牛禮貌的跟禮儀小姐姐道了一聲謝後,拿起禮盒,打開了來,將一張做工精良的卡片,展示在眾人麵前。

“這是藥街聯名購物卡,價值一萬兩!”

大家一臉疑惑,根本不知道這張所謂的‘聯名購物卡’有何作用。

老牛連忙解釋道:

“誰中了二等獎,誰就能拿這張聯名購物卡,在藥街內購買價值一萬兩的東西!”

聞言,眾人臉上露出恍然之色。

原來是這個意思啊!

“大氣,之前的特等獎是一萬兩,現在一萬兩變成二等獎,真是福利大放送啊!”

不少人臉上露出躍躍欲試之色。

恨不得,馬上去抽獎,最好一口氣把這些獎品都贏回去。

“好了,現在我們說一下三等獎!”

老牛打開另外一個禮盒,露出一張消費券,上麵寫著‘霸王酒樓’四個大字。

“這是我們跟‘霸王酒樓’購買的餐券,裡麵已經儲入五千兩銀子!”

“到時候中獎的顧客,可以拿著這張獎券去霸王酒樓消費。”

“當然,如果不願意在那邊就餐的話,可以直接找酒樓的吳掌櫃退換,依舊是等價值的五千兩銀子。”

老牛介紹完之後,全場一片寂靜。

眾人似乎都還沉寂在豐厚的獎品之中。

“大家怎麼不表個態,喜歡嗎?喜歡的話,那就來到掌聲好不好?”

老牛主持過幾場活動後,早已熟能生巧。

自然知道怎麼調動大家的積極性。

這時候,大家紛紛從震驚中醒過神來。

“喜歡!”

眾人齊齊一吼。

啪啪啪!

很快,掌聲響起來。

整個藥街。

萬裡長龍,一片歡呼。

蘇辰與烈明鏡等人,站在遠處的一個角落裡,滿意的看著這一幕。

“這個老牛還真有一手。”

烈明鏡臉上露出滿意之色,點頭道。

“咱們算是撿到寶了,有他替咱們衝鋒陷陣,可以少掉很多的麻煩。”

蘇辰嘴角露出一抹笑容。

“哼……你們怎麼都誇他去了,也不誇誇我,這活動還是我策劃的呢!”

禿毛鸚一臉傲嬌,道。

“對對對,還得誇你,這回終於靠譜了一點。”

蘇辰一臉敷衍,道。

這下子,把禿毛鸚給氣個半死。

“你小子,明顯是腦袋冇我好使了,所以心底肯定充滿了羨慕、嫉妒、恨!”

禿毛鸚呲牙裂嘴,道。

“你說什麼就是什麼咯!”

蘇辰不想跟這頭胡攪蠻纏的鸚鵡扯太多。

“快看,本神鳥設計的抽獎工具上台了!”

禿毛鸚高興不已,翅膀撲騰撲騰扇個不停。

眾人目光齊齊一閃,看向抽獎台上,有一個長條形的桌子上,擺放著一個個金色的蛋。

“看到冇有,這是本神鳥的傑作,傳說中的金色鳥蛋!”

禿毛鸚滿臉得瑟,道。

“鳥蛋?原來你這頭鸚鵡生的蛋這麼大啊!”

小火凰翻了個白眼,道。

眼前。

長條形桌子上的金蛋。

每一個都有手臂般大小。

陽光照耀之下,金蛋散發出炫彩迷人的光芒。

“你大爺的,我說是鳥蛋,又冇說是本神鸚下的蛋!”

禿毛鸚的好心情,全被小火凰給破壞了。

“哦哦……也對,你個單身汪,就算你下單也冇辦法下!”

小火凰這一刀捅得禿毛鸚兩眼淚汪汪,罵人都不想罵了。

“單身汪又咋滴,誰讓本神鳥跟了個天天腦袋裡隻有修煉的主。”

禿毛鸚說著時,故意用幽怨的目光看著蘇辰。

“扯我乾嘛,我天天修煉,或者是天天豔遇,也跟你這頭禿毛鸚冇有半毛子關係啊!”

蘇辰攤了攤手,無奈道。

自己是憑實力單身,冇啥好說的。

可這頭禿毛鸚,那就是太花心了,這才導致冇人要。

關鍵是不僅花心,還摳門、嘴碎,誰家能夠受得了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