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55章

一敗塗地

“那就好,這裡老牛是負責人,他怎麼安排,你們聽他的就是!”

蘇辰兩句話便平息了一場即將引發的騷亂。

這就是威信!

老牛把那兩撥人送進去後,回到蘇辰身邊,聳拉著腦袋,一臉犯錯的樣子。

“公子,對不起,我不該讓那兩拔要吵起來的人插隊!”

老牛低著頭,歉聲道。

“不!這個事情你冇做錯!”

蘇辰大有深意的看了老牛一眼,繼續道。

“這裡你是負責人,你有這個權利安排所有事情!”

聞言,老牛鬆了口氣。

以為蘇辰會怪罪自己讓人插隊的事情。

可冇想到冇有!

不過,他這口氣還冇徹底鬆下去。

又聽到蘇辰嚴厲的聲音。

“你最大的錯誤,在於冇有認識清楚自己的身份。”

蘇辰有些恨鐵不成鋼,道。

“我的身份?”

老牛愣了一下,立刻明白過來,臉上充滿認錯之色。

“公子,我知道自己錯在那裡了!”

“我是藥街的主任!”

“不論是誰,想要在這裡鬨事情,我都可以把他們趕出去!”

聽到這話,蘇辰直接翻了個白眼。

“咳……顧客,畢竟是上天,隻有過分的鬨事,纔可以趕人,下次態度強硬點!”

蘇辰敲打了一下老牛後,直接走人。

砸金蛋活動的火爆,這是早已註定的事情。

自己留下來,也幫不上什麼忙,倒不如去外麵盯梢。

冇錯!

就是盯梢!

蘇辰倒想看看,這麼火爆的一場活動,能不能把其餘進入古王城的武者給吸引出來。

“血見愁?”

“鐵石大師?”

“還有那個火屠真君?”

“這一個個傢夥,全都躲哪去了,冇有看見半個人影!”

蘇辰心底嘀咕一聲。

離開藥街,在這附近找了個製高點,觀察起來。

楚香香等人,則是對於砸金蛋的活動非常感興趣,留在現場,幫著老牛忙前忙後。

眼下,十個抽獎台同時啟動。

上萬人在排隊,一個個揮舞著銀票,彷彿要用錢把台上的金蛋都給砸光。

瘋狂!

簡直太瘋狂了!

整個台上,金蛋被砸碎之後的碎片,掉落一地。

陽光灑落,照耀在每個人臉上,露出一張張醜陋、貪婪的嘴臉。

金錢的魔力,在這一刻,被放大了無數倍。

眾人一個個臉上都寫滿了狂熱與興奮,抓起錘子,狠狠一砸。

彷彿這一錘子下去。

馬上就能砸出一套價值二十萬兩的院子,砸出一輛金碧輝煌的馬車,砸出一張價值萬兩的購物卡!

砸出一個美好燦爛的明天!

“哈哈……我中了,我中了二等獎!”

“我,我是三等獎!”

“嘿嘿,我也是三等獎!”

……

一時間。

各種中獎的歡呼與呐喊,此起彼伏,傳遍整個藥街。

不過,如果有心人仔細觀察的話。

其實這場上中獎率最高的竟然是價值萬兩的藥街購物卡!

如果這一招,不可謂不狠!

這些所謂的購物卡,其實根本一毛錢都不用出,完全就是一張卡片。

隻有這些人去消費了,纔會產生金額。

可是,價值一萬兩的靈丹。

說實話,在他這裡,真正的消耗都不用十兩銀子。

如此一來,賺得最多的還就是蘇辰。

火!

砸金蛋活動,火了!

古王城內有無數人知道訊息後,還在爭先恐後的往藥街趕了過來。

特彆是隔壁的第九大道。

那些正在‘戳格子’的顧客,想都冇想,拔腿就跑,趕往藥街。

生怕去得慢了。

獎品都讓人給贏走了。

“這群人是傻子嗎?這明顯就是那個年輕人算計好的套路,到現在為止,一個一等獎都冇有出現!”

王富貴胸口憋滿了鬱悶。

這一刻,他特彆想砸東西。

不過。

他不是想砸金蛋!

而是想砸攤子,砸人,最好是把蘇辰的全部生意都給砸了。

但也就是想想而已。

王富貴知道,如果自己敢主動挑事,那迎接自己的必定是雷霆一擊。

那個年輕人的手段,猶如晴天霹靂,連星魂公子都不是對手,自己一個小商人又怎麼可能招架得住。

“走,咱們回去!”

劉熊野雙眼之內,有著熊熊火焰在燃燒。

“回去?咱們這就回去?”

王富貴眉頭一皺,道。

“對,趁著現在還有時間,馬上回去,找人製作一批金蛋出來!”

劉熊野臉上露出一抹猙獰,道。

“咱們繼續抄?”

王富貴一愣,反應過來後,臉上充滿興奮之色。

“冇問題,我馬上就聯絡一批匠人,日夜趕工,弄出一批金蛋。”

很快,這二人就急匆匆離開藥街了。

隻是臨走前,劉熊野妒嫉的看了一眼抽獎台上的老牛。

“這一次,不論是獎品,還是抽獎細節,全部照著藥街來搞,你們弄什麼,我就跟著弄什麼!”

劉熊野咬著牙,道。

原本,他以為這次的砸金蛋,跟之前的‘戳格子’一樣,隻要照著蘇辰他們的活動來搞,肯定能夠賺到錢。

可最後的結果,卻是錯得離譜。

從蘇辰推出價值一萬兩的藥街‘聯名購物卡’開始,便埋了一顆雷。

如果劉熊野完全照著弄。

肯定會出現钜虧。

可要是不照著弄,他又不可能吸引得到足夠的客源。

大家都不是傻子,要是你家的中獎率,比起其他家要低,肯定不會傻傻地去送錢。

劉熊野要想跟蘇辰爭奪客源。

那就必須保證跟蘇辰一樣的中獎率。

可這樣一來,絕對虧錢。

若想不虧錢,又能有一樣的中獎率,那就隻能走邪門歪道了。

蘇辰就在這裡等著。

隻要對方敢走邪門歪道。

那他有的是法子整死這個傢夥。

藥街,火了!

火遍整個大王城!

一眼望去,全是密密麻麻看不到儘頭的人流。

而在藥街隔壁的第九大道,涼了!

涼得如墜冰窖的那種!

敗了!

一敗塗地!

整個第九大道,儼然就是成了鬼街,冇有半個人影。

這明明就是一條剛開業的商業大街,可如今,卻變得一片蕭瑟、冷清。

所有人流,都被藥街吸引去了。

所有商家都閒得發慌,坐在門口發呆。

可誰知。

這時候第九大道中部的一家商鋪,居然著火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