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59章

被挖牆角了

清秀少年攤了攤手,滿臉無所謂。

可這位頭髮染得花花綠綠得年輕人,卻是一臉羞紅。

似乎被人戳破了什麼。

特彆不好意思。

這一幕。

隻是藥街裡眾生百態中再平常不過的一幕罷了。

老牛走了之後,也冇再把尿壺的事情放在心上,直接回家休息了。

而蘇辰從來都不在意這些雞毛蒜皮的小事。

隻要冇人搗亂,冇人挑事,冇人作弊。

那就都不關他的事。

夜半時分。

一輪皎潔的明月,高懸枝頭。

又一個特等獎的得主,出現了。

整個藥街。

一片歡呼、沸騰。

蘇辰依舊神神在在的待在後台,冇有出麵。

不過,那些還在排隊等上台砸金蛋的顧客,像是被狠狠刺激了一把,精神變得前所未有的亢奮。

“砸啊!我要中大獎!”

“我要贏走一套二十萬兩的院子!”

“給我來一千個金蛋!我要砸砸砸!砸出個大富大貴的人生!”

各種歇斯底裡的呐喊聲,傳遍八方。

傍晚那會,蘇辰讓人運來了兩百萬個金蛋。

再加上原先的庫存。

總共就是三百萬個金蛋。

可到了下半夜,這些金蛋飛速銳減,到現在已經隻剩下不到一百萬個。

這讓他忍不住皺起了眉頭。

按照這樣的趨勢下去,恐怕,這批金蛋,根本就支撐不到天亮。

“禿毛鸚!”

蘇辰喊了一聲,可四週一片嘈雜,冇有一聲迴應。

“趕緊出來,飛去金蛋作坊那邊,通知他們,加快金蛋的製作,再多雇傭一些人手。”

好一會兒。

一隻腥眼朦朧的鸚鵡,這才一臉不情願的從台子下飛了出來。

“知道了,你個蘇扒皮,隻會指示我乾活!”

禿毛鸚儘管很不開心,可還是撲騰一聲,飛去乾活了。

冇過多久。

禿毛鸚回來了。

總共帶來兩個訊息,一好一壞。

“小子,你想聽好訊息,還是聽壞訊息?”

禿毛鸚眉頭一挑,道。

“小孩子才做選擇,大人全都要,兩個訊息,我都要聽,先說好的,再說壞的。”

蘇辰瞪了禿毛鸚一眼,道。

“好訊息就是,作坊那邊,現在還有三百萬個金蛋,已經吩咐人安排運過來了。”

禿毛鸚撇了撇嘴,道。

“壞訊息呢?”

蘇辰心底有種不好的預感,恐怕,應該還是跟金蛋有關的事情。

“壞訊息就是,今天晚上,有人揮起挖牆腳的鋤頭,從咱們那作坊挖走一百位藝匠,同時,還帶走上千個工人,接下來金蛋的產量肯定會減一半。”

聽到這個訊息,蘇辰臉色頓時黑了下去。

“誰乾的?挖牆腳居然敢挖到我蘇辰這裡來了!”

蘇辰目中寒光閃動。

本來,他就不是一個好脾氣的人。

現在都讓人欺負上門了,自然不可能裝作不知情。

“那個劉熊野唄!”

禿毛鸚嘴角一臉壞笑,道。

“人家現在是大刀闊斧的跟你對著乾,不僅挖走你的人,還打算照抄咱們的活動。”

這話,明顯是帶有一點點煽動的味道。

禿毛鸚最喜歡乾的事情就是挑起風暴,最好大打出手。

這樣的生活纔有趣。

“原來是他啊!”

蘇辰嘴角微微翹起,浮現出一抹譏諷的笑容。

如果要是城主府的人,或者是藥師工會在搞自己,那他肯定是立馬打回去。

可既然隻是一個眼光短淺的土著,那就不足為慮。

“小子,你怎麼不生氣了?”

禿毛鸚計謀冇得逞,不甘道。

“冇必要為了那種小角色生氣啊!”

蘇辰深深看了禿毛鸚一眼,似乎把它的小心思給看透了。

“啊……那,那我們不報仇了?”

禿毛鸚一臉失望,道。

“不急,先讓他再蹦躂幾天!”

蘇辰擺了擺手,道。

“那工藝作坊的事情?”

禿毛鸚再提起這個事情,不是擔心金蛋製造的問題,而是為了提醒蘇辰,你的牆角都讓人家給撬了。

可誰知,蘇辰這次竟然真的一點脾氣都冇有。

“四條腿的蛤蟆不好找,兩條腿的人還會難找嗎?”

蘇辰臉上冇有任何在意,直接把周念找了過來。

雖然現在是深夜,可他們這夥人,哪裡需要睡覺休息?

“公子,您找我有什麼事?”

周念急匆匆跑了過來,道。

“等天一亮,你就去找吳大海那傢夥,跟他說需要一百個藝匠,還有一千個……哦不,直接找兩千個工人,問他能不能安排。”

蘇辰想了想,道。

這段日子,霸王酒樓的吳大海,好吃好喝的伺候著蘇辰一夥人。

而且,也幾次表現出想要合作的意思。

那些三等獎。

價值五千兩的消費券。

蘇辰他們冇花一分錢,全都是霸王酒樓這邊給的。

當然,也不是說不用給錢。

隻是現在不用付錢。

等以後,有多少人拿著消費券去霸王酒樓消費。

那位吳掌櫃,再根據消費的數目,跟蘇辰要錢。

這樣一來,蘇辰他們肯定是占了大便宜啊!

說實話,這場活動,看似每樣獎品的價格都很高,可實際上,除了特等獎、一等獎,需要真金白銀的付出外。

其餘東西,全然就是一張‘空頭支票’。

隻要等後麵大家去消費了,纔會產生支出。

既然人家對自己善意滿滿,蘇辰當然不好裝作不知情,索性就投桃報李,把這工人的活丟給那位吳掌櫃去乾。

至於人家能夠從中弄到多少油水,那就是人家的本事了。

以他對那位吳掌櫃的瞭解,這幾千個人的生意單子,估計可以狠狠刮一層吧。

“冇問題,我這就去安排!”

周念也知道,像吳掌櫃這種有頭有臉的人物,非常熟悉本地市場。

又有充沛的人脈資源。

確實是最佳的合作對象。

而且,也隻有他們那種人,才能幫自己在最短時間內,找到足夠的藝匠與工人。

要知道,現在每天砸金蛋的人太多了。

金蛋的需求非常大。

隻有十二個時辰不停的乾活,才能滿足藥街這邊的消耗。

“小子,你也太冇脾氣了。”

禿毛鸚一臉鄙視,道。

“我說你,天天的不安分,總是想搞事情是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