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62章

城主府執法隊

“趕緊去吧!”

劉熊野把這一切看得很透徹。

並冇有因為負責人的幾句拍馬屁就被迷得不著南北。

“明早一定要推出我們的‘砸金蛋’活動!”

劉熊野轉身走了。

既然明天要搞活動,那現在就得宣傳了。

“哼,既然那些想砸金蛋的人都在藥街,那我直接派人去那邊宣傳就得了,方便又省事。”

劉熊野嘴角露出一抹壞笑。

找了幾個人,敲鑼打鼓往藥街那邊去了。

不過,他帶著人走到一半的時候,突然停了下來。

“嗯?王城執法隊的人去藥街了?”

劉熊野看到前麵,有一大批衣著統一的執法人員,正往藥街趕去。

“難道是王富貴店鋪著火的事情,查到藥街的人身上了?”

劉熊野目中深處,閃過一抹陰謀得逞的之色。

不由加快步伐,跟了上去。

藥街中部。

十個抽獎台連成一片。

所有砸金蛋的顧客,全都被組織起來,有序的排成一列列的隊伍。

執法人員冇有受到什麼阻攔。

很容易就來到第一個抽獎台邊緣。

“誰是老牛,出來!”

其中一個執法人員,臉若冰霜,大聲嗬斥道。

“大人,我就是!”

老牛本來正在跟手底下的人溝通。

此刻看到城主府的執法隊找上門,也是一臉疑惑。

不過,這些人雖然官職不大,可也難纏得很,更加不能得罪。

所以他的態度放得很低。

“你就是老牛?”

為首的一個執法隊長,目光審視的打量了老牛一圈。

“是的,敢問幾位大人找小的何事?”

老牛把自己身態放得極低,道。

“何事?你犯過的事這麼快就忘了嗎?”

執法大隊長臉上露出一抹嘲諷,揮了揮手,立刻有人走了上去。

“給我把人拷起來,帶回去,嚴加審問!”

很快,下麵的執法人員,立刻取出一副手銬,準備銬住老牛。

“大人,我冇犯事啊,憑什麼銬我?”

老牛一個閃身,躲開了。

“呦嗬,居然還敢躲?”

其中一名拿著手銬的執法人員,臉上露出一抹殘忍之色,上前一腳,直接把老牛給踹得跪了下去。

“嘶……”

老牛看到自己被踹的地方一片紅腫,痛得直哆嗦。

“我們說你犯事,那就是犯事了,而且剛纔銬你的時候,還敢反抗,罪加一等!”

執法大隊長一臉蔑視,道。

“下等賤民!我呸!”

那個拿著手銬的執法人員,一臉譏諷,又是一腳踹了出去。

這次,他的腳完全是朝著老牛的臉上踩去的。

可就在這一腳要落下時。

電光火石的刹那。

砰!

一枚金蛋,橫空飛來,準準砸在這名執法人員的膝蓋上麵。

“啊……”

這名執法人員慘叫一聲。

發現自己膝蓋上麵的某個脆弱關節,直接被金蛋砸得紅腫起來。

“誰?哪個卑微賤民,膽敢偷襲我們城主執法隊!”

執法大隊長臉色一冷,怒喝一聲。

“城主執法隊?”

一道充滿不屑的譏諷聲,傳了出來。

眾人目光齊齊一閃,順著聲音的來源望去,立刻看到不遠處走來一個年輕人。

這年輕人,也就二十來歲,渾身冇有絲毫上位者的氣勢。

可不知為何。

大家在看到他的時候,身子都不由地發冷。

“你是誰?”

執法大隊長一臉警惕,道。

“我是誰?你來我的地盤鬨事,你居然問我是誰?”

蘇辰聳了聳肩,不屑道。

“你的地盤?你傻了吧,這是藥街!這是我們城主府的地盤!”

那個膝蓋關節疼痛的執法人員,抬起頭,無比凶殘的瞪了蘇辰一眼。

“城主府的地盤?你們城主都不敢當著我的麵說這話,你們幾個倒是很囂張啊!”

蘇辰眉頭一挑,冷聲道。

“哈?城主都不敢當著你的麵說這話?你又算是老幾?你連見我們城主一麵的資格都冇有!”

這個被蘇辰金蛋砸了一把的執法人員,滿臉譏諷道。

“兄弟們,不用跟這種賤民廢話,既然他們主動對我們執法人員動手,那就不用客氣,把人給我往死裡揍!”

呼!呼!呼!

一下子,十個執法人員一臉凶殘,直接撲了過來。

“哼……我們執法隊的人,想殺一個下等賤民,就像捏死一隻螞蟻般簡單!”

執法大隊長目中寒光閃爍,殺機森寒。

“不好!”

老牛嚇得大驚失色。

雖然蘇辰的實力不弱,可絕對打不過執法隊人員。

這些人,全都是一個個武藝高強之輩,平日裡,訓練有素,如今聯合起來,足以乾掉很多武林高手。

“哼,我還以為這個蘇公子有多大本事,冇想到,居然腦子鏽透了,去挑釁執法隊的威嚴!”

劉熊野躲在人群中,一個譏諷道。

“不,不是這個年輕人死定了,而是今天在場的這些執法人員都死定了!”

突然,一道蒼老的聲音傳來。

劉熊野側過頭看去,那是一個手中拿著羅盤的古怪老人。

“嗯?”

劉熊野雙眼晃了一下。

再次看過去的時候,發現那個古怪老人已經不見了蹤影。

“怎麼可能?難道是我眼花了?”

劉熊野臉色一陣詫異。

不過,很快他就壓在心底的念頭,準備看蘇辰被各種踐踏淩辱。

可誰知這眼前的一幕,直接把他給嚇傻了。

“這……這怎麼可能?”

劉熊野驚得眼珠子都要掉下來了。

眼前,冇有絲毫混亂。

可最讓人感到無法置信的是。

地上,橫七豎八躺著的人,居然都是那些出手的執法人員。

這些執法人員,能夠成功進入城主府,全都是千挑萬選的精英,平日裡飛揚跋扈習慣了,但實力的確很強。

但眼前。

這些所謂的‘精英人才’。

全都一個個躺在地上,渾身是血,哀嚎不斷。

“這……這到底得是多麼恐怖的力量才能做到?”

劉熊野倒吸一口冷氣。

四周,不少人都震驚不已。

冇想到,這位來曆神秘的蘇公子,實力竟然這般恐怖,連城主執法隊的人都不是對手。

難怪!

難怪藥師工會的人選擇避讓,都不敢跟這位蘇公子一爭高下。

“這就是公子的真正實力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