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64章

主動道歉

“嘿嘿,這可真熱鬨,連咱們王城第一箭神都來了!”

“據說這位‘箭神’,百步穿楊,箭不虛發,死在他箭下的敵人不知凡幾。”

“自從柳翔飛入駐城主府後,再也冇看過他的身影了,冇想到今天居然會在這裡遇到。”

……

四周武者,一個個神色震驚。

“嘿嘿,‘箭神’柳翔飛出手了,蘇辰肯定時死定了!”

劉熊野看到這一幕,臉色不由地露出一陣得意之色。

隻要蘇辰一死,那藥街絕對得完蛋。

到時候,整個‘砸金蛋’的活動就完全是自己的了。

劉熊野想到這裡,臉上露出難以掩飾的興奮。

“劉老闆,你高興啥?”

這時候,旁邊一個路人看到‘劉熊野’在不停的狂笑,皺著眉頭,問道。

“冇!”

劉熊野連忙彆過頭去,強忍住內心的激動。

可等到他冷靜下來後,轉過身,看向場上時,整個人,嚇得傻眼了。

“這……這怎麼可能?”

無論如何,劉熊野都冇想到,眼前這位急匆匆趕來的‘箭神’,居然在跟蘇辰道歉。

“蘇公子,這一切都是誤會,還請您不要再怪罪‘小武’他們。”

嘩!

此話一出。

四週一片嘩然。

“這……這怎麼可能?”

“天啊,咱們大名鼎鼎的‘箭神’柳翔飛,居然主動跟蘇公子道歉!”

“這其中到底發生了什麼?”

“之前,白會長麵對蘇公子也是這個態度,現在,‘箭神’柳翔飛,也不敢在蘇公子麵前造次,咱們的蘇公子到底是何來曆?”

眾人臉上充滿了惶恐之色,驚聲道。

“哎……”

柳翔飛嘴角一片苦澀。

剛纔,他本來都是要出手的了。

可在看到金衛統領,連蘇辰一招都接不住的時候,他就知道。

自己即便是全力以赴。

也絕對不是眼前這個少年的對手。

所以,他這纔不得不服軟。

不服軟不行啊!

難道真要把自己命給搭上?

“蘇公子,小武他們犯了錯,也受到應有的懲罰,您看這個事情可不可以就這樣揭過。”

柳翔飛一臉忐忑道。

他口中的‘小武’,自然就是那位執法大隊長。

“不行,剛纔他們莫名其妙闖進來抓人,而且還往我身上扣各種‘屎盆子’!”

蘇辰目光淩厲,道。

“這……”

柳翔飛遲疑一下,看向地上躺著的執法大隊長。

“說吧,這裡麵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聞言,執法大隊長歎了口氣,把這個事情從頭到尾講了一遍。

“我們在調查第九大道王家店鋪縱火案的時候,發現一些線索,通過走訪調查,迅速鎖定嫌疑人‘老李頭’!”

“很快,我們就把‘老李頭’抓獲,從他口中得知,原來這縱火案的操控者就是藥街負責人老牛。”

“確定證據之後,我們立刻帶人進來藥街抓人,執法的過程中,的確有不妥的地方,最後……”

說到這裡,執法大隊長的聲音頓時暗了下去。

“蘇公子……”

柳翔飛正要說話,可卻被老牛給打斷了。

“不可能,‘老李頭’怎麼會是什麼縱火案的凶手?而且,還說是我指使的?這其中一定要誤會!”

老牛臉色發白,努力辯解道。

“冇錯,我的手下絕不會是什麼縱火案的凶手,畢竟,我們想殺人,可以光明正大的殺!”

蘇辰的態度,前所未有的霸道。

特彆是他最後一句話,更是讓得眾人心頭一窒。

“對,我相信蘇公子,絕不會跟什麼縱火案扯上關係。”

柳翔飛看著地上躺著的屍體,隻能硬著頭皮道。

這時候,他都在想,自己要是等會說錯話,惹惱了這位蘇公子,會不會像地上那傢夥一樣,死不瞑目。

“你去把那個‘老李頭’帶過來,當著我的麵,不,當著蘇公子的麵,再審一遍。”

柳翔飛臉色一正,道。

“好。”

執法大隊長鬆了口氣。

剛要起身,可這時候,地上躺著的另一個執法人員搶先一步,站了起來。

“隊長,還是我去吧,跑腿的活,交給我來乾就行。”

這個執法人員渾身掛著傷,可還是非常主動道。

“那行,鄭炆你去……”

大隊長正要點頭時,卻被蘇辰給打斷了。

“不必了,大隊長,你自己去提人!”

蘇辰的目光,轉了一圈,落在這個叫作‘鄭炆’的執法人員身上。

此人,絕對有貓膩。

不遠處。

劉熊野看到這一幕,嚇得臉色發白。

大隊長一臉鬱悶,不過,他卻不敢拒絕蘇辰。

隻是,在他剛要離開的時候,蘇辰的聲音,陡然傳了出來。

“如果要是那個‘老李頭’出事了,那你就等著屍首分離吧,誰都保不住你,即便是你們城主大人都不行!”

蘇辰的話,如同雷霆般,直接在大隊長腦海內轟轟迴盪開來。

“放心吧,我一定會把‘老李頭’,安然無恙帶過來的。”

大隊長打了個冷顫後,留下一句保證,急匆匆離開。

來時,彆提有多風光。

可去時,卻是一片狼狽。

如同過街老鼠,隻差人人喊打。

因為這麼一鬨。

‘砸金蛋’的活動也都停了下來。

大夥全都圍在四周,看到整個事情的發展。

等!

所有人都在等!

等一個水落石出!

等一個事情真相大白!

天地有正道,必將出現朗朗乾坤!

那個叫‘鄭炆’的執法人員,坐立不安,難受不已,悄然後退。

“冇有我的點頭,今天在場的人,誰都不能離開!”

蘇辰一晃,出現在‘鄭炆’背後,一腳踹了過去。

砰!

鄭炆剛反應過來,身體如遇重擊,直接倒飛開去,摔了個四腳朝天。

“你乾嘛呢?誰讓你逃跑的?”

柳翔飛冷冷盯著鄭炆,冷聲嗬斥道。

其餘執法人員,心頭一涼。

冇想到,自己的人,不僅捱了打,還要受到‘箭神’大人的嗬斥。

“我……我尿急。”

鄭炆臉色漲紅,想了大半天,才憋出這麼一個扯淡的藉口。

“尿急?沒關係,我們這裡有專門給尿急的人準備的工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