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65章

換我來吧!

“尿急?沒關係,我們這裡有專門給尿急的人準備的工具。”

老牛一臉冷笑。

說完後。

看向一旁的工作人員。

“去給這位兄弟拿一個瓶子過來。”

聞言,鄭炆一愣。

那位‘箭神’大人也是一臉蹙眉。

尿急?

難道用一個瓶子解決?

很快,他們就看到,有工作人員取來一個瓶子。

大概有一個筷子那麼高。

瓶口如有銅錢般大,體積更是不小。

“尿吧,尿裡麵就行了。”

老牛直接把瓶子扔了過去。

本來,他還有些畏懼這些所謂的‘執法人員’,可在看到蘇辰大顯神威,把這些人都給教訓一頓後,心底再也冇有任何忌憚。

“這……這不好吧,大庭廣眾之下……”

鄭炆看著地上孤零零躺著的瓶子,一臉尷尬。

“有什麼不好意思的,我們這裡都是這麼解決的,難道你就比其他人特殊?”

老牛冷笑一聲,伸手指了指一處牆角,道。

眾人目光閃爍,朝著老牛所指的方向看去,頓時看到一個個瓶子矗立在那,並且排得整整齊齊。

最關鍵的是,這些瓶子中都裝著淡黃色的不明液體。

“箭神大人……”

鄭炆一臉求救的看向柳翔飛。

可誰知,柳翔飛從頭到尾都是繃著一張臉。

“我,我不尿了。”

鄭炆被大夥盯得渾身不自在,道。

“看來不是尿急啊!”

老牛一臉諷笑,道。

“冇錯,我不是尿急,我剛纔緊張說錯了,我是屎急!”

鄭炆眼珠子一轉,又扯出一個新的藉口。

“屎急?這個好辦,來人,給抬一個馬桶過來。”

老牛朝著後台的方向喊了一嗓子。

很快,馬上就有人把一個木製的馬桶提了過來。

“鄭執法,請享用!”

老牛掃了地上的馬桶一眼,道。

“這麼多人看著,我緊張,我拉不出來。”

鄭炆咬了咬牙,道。

“夠了,拉不出來就給憋著,活人難道還能讓屎尿憋死!”

柳翔飛這時候也看出端倪了,冷聲嗬斥道。

“大人,我……”

鄭炆臉色一陣青一陣白。

也不知道是真被屎尿給憋的,還是心中有鬼給嚇的。

一時間,場上安靜無聲。

氣氛,無比詭異。

好在冇過多久,一陣雜亂的腳步聲打破了這份寂靜。

那位執法大隊長回來了,而且,還攙著一個年過花甲的瘸老頭。

“箭神大人!蘇公子!”

執法大隊長一臉心虛,道。

“老李!”

老牛臉色猛變,立刻跑了過去,幫忙把人給攙扶住。

這一刻的老李頭,再冇有剛中獎時的風采,而是一片死氣沉沉,目光渙散。

“這到底發生了什麼?”

老牛剛問完後,眼角餘光一掃,突然看到了什麼,渾身徹底僵住。

“這……”

老牛氣得臉色一陣鐵青,怒聲道。

“這群畜生!”

一旁,執法大隊長臉色尷尬,有些不知所措。

“怎麼回事?”

柳翔飛皺著眉頭問道。

“怎麼回事,難道你會不知道嗎?”

老牛吼了一聲,用力一扯,老李頭背上的衣服直接被撕扯掉了。

頓時露出一大片密密麻麻的傷口。

這些傷口,全都是用鞭子,一鞭一鞭抽打出來的,上麵的血肉模糊,顯然是剛被嚴刑拷打過。

“嘶……”

眾人看到這一幕,全都倒吸一口冷氣。

狠!

這也太狠了吧!

一個如同風中殘燭的老人居然被毒打成招!

“這個老哥,您先不要著急,這事情我一定會給您,給這位大爺一個交代的。”

柳翔飛一臉歉意道。

說完後,他目光一轉,看向執法大隊長,臉色頓時變得無比陰沉。

“誰乾的?”

柳翔飛的聲音一片冰冷,傳出時,眾人打了個冷顫。

“大人,這,這個事情……”

執法大隊長頭皮發麻,吞吞吐吐,正說著時,突然一隻巨手抓了過來,直接掐住他的喉嚨。

這出手之人,不是彆人,正是‘箭神’柳翔飛。

“你就說是不是你乾的?”

柳翔飛露出要殺人的目光,道。

“不!不是!不是我!”

執法大隊長嚇得尿都要崩出來了。

無論如何,他都冇想到眼前這位‘箭神’居然會對他們自己人出手。

“那是誰乾的?”

柳翔飛雙眼一瞪,道。

“是……劉炆!”

執法大隊長不敢有任何隱瞞,道。

“啊,隊長,這是您交代的哇……”

劉炆嚇得臉色慘白,恐懼道。

“你放屁,我隻是讓你審問嫌疑人口供,冇讓你屈打成招。”

執法大隊長憤怒至極,發出一聲咆哮。

“你乾的?”

柳翔飛手一鬆,直接把執法大隊長扔掉。

然後一個巴掌,朝著劉炆扇了過去。

砰!

劉炆根本躲閃不及,直接被拍飛出去,摔落到地上的時候,吐出大口血水。

那血水之中,還有一個個牙齒。

可這事情還冇完,柳翔飛臉若冰霜,朝著四周喊了一聲。

“給我拿一根鞭子過來!”

眾人一臉沉默,冇有任何迴應。

“愣著乾嘛,咱們的柳箭神,想要當街教訓犯錯的手下,那咱們就要支援。”

蘇辰嗤笑一聲,轉過身,對自己這邊的一個工作人員道。

“找一個鞭子過來,一定要結實!我看鐵鞭最好!”

這名工作人員停了之後一愣。

大夥,也都是一臉不可思議。

特彆是柳翔飛,更是嘴角一陣抽動。

剛纔,他也就是做做樣子,冇想到蘇辰竟然會騎杆子往上爬。

“蘇公子放心,無論如何,我一定都替您把鐵鞭找來。”

這名工作人員反應過來後,拍著胸脯道。

冇一會兒。

他真的拿著一條長毛毛刺的鐵鞭走了過來。

“這……”

柳翔飛看著麵前這條猙獰的鐵鞭,臉色一陣變幻。

究竟是接?還是不接?

眾目睽睽之下,實在難做抉擇!

這接了,肯定是麵子無光。

可這要是不接,無疑是得罪了蘇辰,後麵事情會鬨成什麼樣,實在不好預料。

“怎麼?咱們的‘箭神’大人手軟了,捨不得下狠手?要不就算了!”

柳翔飛聽到這話,心頭不由地鬆了口氣。

那伸出去的手,剛要縮回來時,又聽到蘇辰一道戲謔的聲音。

“換我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