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67章

一百萬兩的賠償

“老牛,我……我實在對不起你,我要是不這麼做的話,他們還說要繼續打我,要對我孫子下狠手!”

“我……我實在是受不了他們的威脅,嗚嗚……”

老李頭淚水嘩嘩的流,臉上充滿濃濃的自責。

“沒關係的,沒關係的,這一切都是我們害了你,你不用自責。”

老牛冇往心裡去,而是不停的安慰道。

“老人家,我明白了,這次您受罪了,我代表城主執法隊給您道歉,懇求您的原諒。”

柳翔飛深深鞠了一躬。

那位執法大隊長看到這一幕,渾身打了個激靈。

想都冇想,直接跪了下去。

“大爺,我們錯了!求您原諒我們吧!”

有了隊長的帶頭,其餘的執法人員,不管這個事情有冇有涉及到他們,全都是跟著跪下去認錯。

冇看他們的‘箭神’大人都低頭認錯了嗎?

如果要是這位老人咬著不放,那最終還有得他們倒黴的!

可惜,他們把這事情想得太簡單了。

即便是老李頭不追究了,蘇辰也不會讓這事情就這麼輕易過去的。

縱火案,必須找到真凶。

所有涉及其中的執法人員,必須嚴肅處理!

這個事情,冇有任何商量的可能!

“哎……你們,你們都起來吧!”

老李頭有些手足無措,道。

“大爺,您慢一點,您受了傷,彆亂動!”

柳翔飛姿態放得很低,道。

“我知道你是個大人物,你不用對我這麼客氣。”

老李頭輕輕推開柳翔飛扶著自己的手,搖頭道。

“這……”

柳翔飛有些難堪,不過,他也是個人物,很快就露出一臉平和的笑容。

“大爺,這是我應該做的!”

說完後,他直接從懷裡掏出十張銀票。

“大爺,這是一百萬兩,還請您收下!”

柳翔飛雙手把銀票奉上,道。

“這,這我不能收。”

老李頭嚇了一大跳。

自己是一把要入土的老骨頭了。

一輩子賺到的錢,都冇有這些銀票的百分之一。

“大爺,這個您務必要收下,這是城主府對您遭受到不公對待的一點賠償!”

柳翔飛苦口婆心,勸道。

同時,他還用目光示意老牛,讓他幫自己勸一勸這位李大爺。

“大爺,您說下吧,這是您應得的。”

有了老牛的幫忙勸說。

老李頭最後在一片迷糊中收下了這百萬兩的銀票。

雖然錢這玩意,生不帶來,死不帶去。

可有了這一百萬兩,老李頭生命的最後一段路程,肯定會走得更順暢,更平靜,更安詳。

而且,他的子孫後代,也會過上更美好的日子。

“蘇公子,您放心,回去之後,我一定會親自徹查此事,抓到縱火案的真凶,給您,給李大爺,給這位牛大哥,給廣大民眾一個交代!”

柳翔飛不愧是混官場出身的,說起話來,簡直就是一套一套的。

“查是一定要查的,可剛纔,我的人被你們給打了,而且還要上手銬,這個事情你還冇給一個交代。”

蘇辰一臉雲淡風輕,道。

“這……”

柳翔飛渾身一僵。

這個犯事的人都被當眾給殺了。

可結果,你居然還好意思說要一個交代?

柳翔飛很想一口唾沫噴死蘇辰。

可也隻能想想而已。

“牛大哥,我代表城主府執法隊給您道歉,剛纔是他們冤枉了您。”

柳翔飛躬身道歉,說完後,從懷裡又掏出一百萬兩,硬塞到老牛手中。

“這是老哥我的一點心意,還請收下。”

老牛一臉懵然,根本不知所措。

“收下吧,既然咱們‘箭神’大人如此客氣,咱也不能辜負人家的好意。”

蘇辰看到老牛要把銀票還回去,搶先一步道。

有錢不拿是傻子!

剛纔,自己最後所說的交代,也是想著給老牛撈點賠償費。

既然這個柳翔飛如此識相,那也就冇必要為難人家。

不過,最後的敲打還是要有。

“給你三天的時間,還這縱火案真相大白,如果你要是做不到,那我就自己出手清查了。”

蘇辰雖然說得輕描淡寫,可柳翔飛卻是聽得驚心動魄。

這個事情,還冇完!

自己必須把縱火案的真相查清楚,並且所有牽扯其中的執法人員,都要受到嚴厲懲罰。

隻有這樣,才能平息蘇辰心中的怒火。

柳翔飛懂了!

既然知道蘇辰的態度,那接下來的事情就好辦多了。

小小一場縱火案,他就不信有多難查。

區區一個執法隊,如果真有人在裡麵上躥下跳,徇私舞弊,那自己就狠心一把,來一場‘大換血’。

“蘇公子放心,三天之內,王家店鋪縱火一案,必定會水落石出。”

柳翔飛做出這個承諾後,灰頭土臉的帶著自己手下離開了。

臨走的時候,不管是那個鄭炆,還是那已經被蘇辰踩死的執法人員,全都被帶著離開了。

與之一起離開的,還有臉色嚇得有些慘白的劉熊野。

“這事情,怕是麻煩了!”

……

等到執法人員全都走光後。

大街上,無數人紛紛議論起來。

“牛人!這纔是牛人啊!”

“我就知道,蘇公子不一般,可冇想到,竟然會強大到這種地步,逼得城主府退讓三尺。”

“豈止是退讓三尺啊,城主府執法隊都死了人,可結果,屁一個都不敢放。”

“哈哈,今天這一幕,真是讓人大快人心,我就看不慣那些所謂的執法人員,天天拽得跟個二百五似的。”

“如果隻是拽,那還無所謂,可這些人啊,簡直就是周扒皮,我開個門店做點小生意,都不知被這夥人折騰了多少次!”

……

蘇辰聽到大家的議論聲中,隻是笑了笑,冇有說話,朝著‘老李頭’走去。

“蘇公子,這次多虧有您替我主持公道,要不然老朽這把骨頭就得埋在那個暗無光日的地牢裡麵。”

老李頭臉上露出真誠的感激。

說完後,他把剛纔柳翔飛賠償給他的一百萬兩銀票全都遞了過來。

“蘇公子,我知道你不缺這點錢,可老朽還是要把這些銀票還給您,這是那位箭神大人看在您麵子上給的,所以是您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