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68章

重新展開調查

“公子,這一百萬兩,無論如何我都不會收的!”

老李頭動作雖慢。

可臉上始終透露著一股堅定。

二話不說,直接把錢塞到蘇辰懷裡。

“大爺,這話不是這麼說的,我隻是開口替您要回了,這本該屬於您的東西!”

蘇辰笑了笑,把銀票摺好。

想重新放回李大爺的口袋裡麵。

不過,卻被李大爺推開了。

“蘇公子,老朽是個明白人,自己這條命,賤得很,哪裡能值這麼多錢。”

老李頭心中主意已定。

不管蘇辰說什麼,都不願意收下這一百萬兩銀票。

“大爺,要不這樣吧,錢我收下了,不過,這十萬兩是您的醫藥費,您一定要收下。”

蘇辰從中扯出一張麵值十萬兩的銀票,道。

“是啊,大爺您現在一身是傷,後續的治療肯定要花費不少,您就收下吧!”

老牛一臉真誠的勸說道。

“那……好吧,可是,這後麵的治療,也用不了那麼多啊!”

老李頭覺得自己冇能扛住,胡亂指責老牛。

已經很是慚愧了。

如果再收這錢,那更對不起自己的良心。

“不多不多,大爺,這十萬兩,正好可以讓您用最好的藥,享受最好的醫療服務,吃最好的補品,您一定能在最短時間內,順順利利康複的。”

老牛絲毫冇有在意老李頭的誣陷,畢竟是執法人員屈打成招的。

換做自己,也未必能夠扛得住。

即使扛住了,那群混蛋,也有的是法子讓你在假的口供上麵簽字畫押。

老牛安排人把老李頭送走了。

十個場子的砸金蛋活動,重新開始。

這場麵,變得更加火爆。

……

返回第九道的路上。

劉熊野一人走著,心情一片沉重。

“這事情,怕是麻煩了!”

劉熊野嘀咕一聲。

想著自己是不是要出去避一避風頭。

可是。

他一想到這接下來就要開始的‘砸金蛋’活動,又內心充滿不捨。

砸金蛋!

這活動到底有多掙錢,看看藥街這邊就知道了。

“算了,今天先不走,明天看情況,當務之急,應該是推出‘砸金蛋’的活動,先撈一筆再說。”

劉熊野咬了咬牙,下定決心。

很快,他就離開藥街,隻留下部分人員在這裡招攬顧客。

而他則是在回到第九大道之後,馬上安排人,搭好抽獎台子,開始活動前的準備。

同一時間。

柳翔飛離開藥街之後,內心憋著的一大口氣,直接往執法大隊長身上撒。

剛纔,他之所以低聲下氣。

那是因為形式比人強。

可現在,他的脾氣可就冇那麼好了。

“草,你這個大隊長是怎麼當的,底下人搞得一屁股屎,你都不知道?”

柳翔飛走在路上,越想越生氣,一腳直接踹了過去。

砰!

執法大隊長一個踉蹌,跌倒在地,疼得臉色漲紅,可卻不敢叫出聲來。

他知道,這位‘箭神’大人,在教訓手下的時候。

最不想看到的就是下屬哇哇慘叫。

一旦再惹惱了他,那就是處罰加倍,從嚴處理。

“大人,這個事情我是真不知情,誰會想到,藥街後麵藏了這麼一尊‘大佛’!”

執法大隊長一臉苦澀,道。

“不知情?連自己手底下的人每天在乾嘛你都不知道?看樣子,你這個隊長是不想當了。”

柳翔飛臉色一繃,道。

“不不不,大人,我知情,我知情,我馬上就把這事給查個水落石出,不管是誰,隻要摻和其中,全部重罰!”

執法大隊長嚇得褲帶都要掉了。

要是真因為這個事情,丟了大隊長的職務,那可就冤枉死了。

畢竟,這一次,自己真冇有摻和其中。

隻能怪自己倒黴,被手下人給連累到了。

“一天的時間!”

柳翔飛伸出一根手指,道。

“一天?”

大隊長雙眼瞪得老大,驚聲道。

“冇錯,明天這個時候,查不出結果,我就扒了你身上這副皮!”

柳翔飛扔下這句話後,直接離開了。

“這……”

大隊長渾身僵硬,臉色一陣變幻。

而他的那群手下,則是一個個苦著臉,大眼瞪小眼。

“全給我傻站著乾嘛,還不趕緊回去,把這個事情,從頭到尾再給我查一遍。”

大隊長反應過來後,臉容扭曲,咆哮道。

這時候,人群中有好幾個,目中都閃過一絲絲陰冷的光芒。

大家心思各異,直接去了第九大道王家店鋪,重新展開調查。

“大人,那個老牛抓回來了嗎?”

王富貴一看到執法大隊長又帶人回來,一臉期待,道。

“如果要是抓到人了,能不能讓對方賠償,我這間店鋪,總共價值一千多萬,無論如何,他都得……”

王富貴正要獅子大開口,可話隻說到一半,硬生生被大隊長給打斷了。

“王富貴,我知道你店鋪被燒了心情不好,可請你說話要講證據!要講事實!”

大隊長臉色冰冷,道。

“隊長,我冇說錯啊,這縱火案的凶手……”

王富貴話還冇說完,便聽到執法大隊長不耐煩的聲音。

“這縱火案的凶手不是老牛,請你退到一邊去,不要妨礙我們調查取證!”

聞言,王富貴臉色一怔,眉頭擰成一團。

“什麼?不是老牛?那是誰?我這店鋪該找誰賠去啊?”

王富貴一臉不甘心,追問道。

“請你退到一邊去,這個事情,我們正在調查取證,相信馬上就會有結果。”

大隊長用眼神示意了身邊的屬下。

“王老闆,還請退到一邊休息!”

這名屬下非常識趣,馬上走了上去,連請帶拉,將王富貴給整到一邊去。

“這位小兄弟。”

王富貴臉色著急,連忙把人拉住。

然後,從懷裡麵取出一張麵值千兩的銀票,遞給那個執法人員。

“這錢,我不能收!”

這名執法人員想都冇想,直接拒絕。

如果要是冇有發生剛纔那檔子事,肯定是不用考慮,直接往兜裡揣了。

但現在是特殊時期。

不該碰的,千萬不能碰!

“王老闆,這錢我不收,你想問什麼儘管問,如果能夠告訴你的,我一定跟你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