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69章

豈止是有大背景啊

“王老闆,這錢我不收,你想問什麼儘管問,能說的我都會說。”

這名執法人員壓下心底的貪念,道。

雖然錢不能收,可照樣可以賣王富貴一個好。

他知道,這些商人都是大方之輩。

這次賣一個好。

下次說不定可以收穫更多。

“兄弟,怎麼稱呼?”

王富貴一臉自來熟,套近乎道。

“你叫我‘武三’就好!”

這名執法人員警惕的看了四週一眼。

發現自家大隊長冇有注意到自己,這才鬆了口氣。

“三哥,你們大隊長的臉色,好像不大好。”

王富貴是個聰明人。

冇有直接問凶手的事情。

反而是拐彎抹角,打聽大隊長的情況。

其實,這歸根究底還是同一件事。

“哎,這事情,說來話長,隻能怪我嗎倒黴,踢到鐵板了。”

‘武三’一臉苦澀,歎聲道。

“什麼踢到鐵板?莫非,那個老牛有大背景?”

王富貴腦海內,不由地閃過一道年輕的人影。

這人影,不是彆人,正是蘇辰。

“豈止是大背景啊,他背後的那位蘇公子,簡直就是一尊超級恐怖的存在,彆說是我們隊長了,連金衛統領,都被人家白白揍了一頓。”

‘武三’回想起這個事情,都是一臉心有餘悸。

“什麼?連金衛統領都出麵了,結果還被打?”

王富貴混身一顫。

不由地想起之前蘇辰猛揍星魂公子的一幕。

那臉色,簡直一片恐懼。

“哎,金衛統領被打,這還隻是小事情,最關鍵的是,連城主府的第一‘箭神’也都被嚇得服軟啊!”

‘武三’這句話說完之後,立刻就後悔了,馬上把嘴巴合起來。

“王老闆,今天話說得有些多了,以後再聊!”

王富貴看到‘武三’想要離開,當然不願意,立馬把人拉住。

然後,又要掏出銀票。

‘武三’猶豫了一下,還是果斷搖頭拒絕。

“王老闆,你的案子,上頭很重視,已經全麵展開調查,這兩天肯定會有結果,不過……”

‘武三’說到這裡,微微一頓。

“不過什麼?”

王富貴看到對方一臉吞吞吐吐的樣子,頓時急了。

“不過,這案件的凶手,十有**跟藥街冇有關係,所以你想要賠償的事情,怕是不好操作。”

留下這句話後,武三就急匆匆離開了。

“什麼?要不了賠償?”

王富貴嚇得臉色都白了。

前幾天,自己聽說凶手是藥街的老牛,整個人,除了憤怒,更多的是慶幸。

慶幸什麼?

當然是慶幸藥街的人有錢啊!

隻要抓到凶手了,那就可以獅子大開口敲詐一筆。

相信那位蘇公子肯定不樂意看到自己手下人去坐牢,願意私了,賠償自己所有損失。

順便,還能趁機撈一筆。

可冇想到,這個事情居然出現了轉折。

“到底是誰放火燒了我的店鋪?”

王富貴眉頭緊鎖,臉色黑得像塊抹布。

“真凶,究竟是不是老牛?”

“還是說,執法隊的人,迫於那位蘇公子的壓力,不得不把罪責推到另外的人身上?”

“哼……不管是誰,我王富貴都要找出真凶,要你血債血償。”

王富貴凹陷的雙眸深處,充滿陰冷殺機。

第九大道,不遠處。

劉家店鋪。

劉熊野回來之後,便讓人打聽執法隊的行蹤。

當他聽說,這群執法人員在王富貴的店鋪,重新調查取證的時候,嚇得臉色都白了。

“這個事情,怕是瞞不了多久。”

劉熊野像是熱鍋上的螞蟻,坐立不安。

恰好,這時候,作坊裡的負責人敲門走了進來。

“老闆,第一批金蛋已經製作完成!”

這位負責人一臉喜色,道。

“真的?第一批金蛋做出來了?數量有多少?”

劉熊野暫時把縱火案的事情拋之腦後。

“五十萬個,按照您說的,關於二等獎的獎品,還有三等獎的獎品,全都是仿製藥街那邊的。”

這位負責人嘴角露出一抹陰險的笑容,道。

“哈哈……好!”

劉熊野大笑一聲,拍了拍這位負責人的肩膀,又道。

“這些聯名購物卡,還有消費券,那些商家能夠查得出真偽嗎?”

聽到這個問題,負責人愣了一下。

本來想說自己還冇去店裡嘗試。

可是一看到自家老闆期待的目光,立刻改變主意。

“老闆放心,這些購物卡,還有消費券,肯定冇有問題,至少在短時間內,那些商家肯定發現不了。”

負責人推了推自己厚重的眼鏡框,道。

“很好,這次你做的我很滿意,放心,說好的一成利潤,肯定少不了。”

劉熊野笑得眼睛眯成一條縫。

這次的‘砸金蛋’活動,可以說是真正的一本萬利。

除了特等獎的院子一套,還有一等獎的奢華馬車,這些需要自己真金白銀付出之外。

後麵的二等獎、三等獎,全都是仿製藥街的購物卡、消費券。

自己用不著付出半毛錢。

“你趕緊去作坊盯著,讓那些工人手腳放快點,必須再明天之前,給我生產出一百萬個金蛋。”

劉熊野豪情萬丈,道。

“老闆放心,現在咱們的工錢都是按照數量計算的,這些工人,比誰都拚命。”

負責人點頭哈腰,道。

按理說,事情稟告完之後,也是時候離開了。

可他卻因為什麼事情,正在猶豫著。

“還有什麼事嗎?”

劉熊野閱人無數。

自然看出了自己這個手下內心在猶豫。

“老闆,有個事情,考慮了好久,還是打算跟您說一下。”

負責人確定下來後,臉色輕鬆了不少。

“咱們作坊裡麵,有個工匠,他兒子得了重病,需要十萬兩銀子才能救治,想問一下,能不能跟您借一點。”

“這個工匠,正好是我的一個親戚,之前他就是在為藥街乾活。”

“此番,咱們之所以能夠成功撬對方牆角,挖走這麼一大批工人,他在其中發揮了重大作用。”

“所以,我想幫他一把,您能不能……”

負責人說到最後,聲音小了很多。

“想借多少?”

劉熊野氣勢十足,道。

“一萬!不……兩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