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70章

劉熊野的應對之策

“一萬!不……兩萬!”

負責人心底一橫,咬了咬牙,道。

他清楚,自己突然一開口就說要借兩萬,實在過分了。

畢竟,一萬兩,足以抵得上一個四口之家,十年的生活費了。

“他兒子重病啊……”

劉熊野輕喃一聲。

這時候,他渾濁的雙眸,突然露出璀璨亮芒。

“對,重病,需要一大筆錢!而且,他隻有這一個兒子!”

負責人看到自家老闆猶豫不定的之色,連忙補充道。

“兩萬兩怎麼夠呢,要借,就得一次性把錢借夠!”

劉熊野大手一揮,道。

“謝謝老闆,老闆,您可真是個好人!”

負責人感激涕零。

“你去把他找過來吧,我來跟他聊聊,看他生活上還有什麼困難冇有。”

劉熊野一臉和善,道。

可誰都不知道,這時候,他心底的計劃有多麼瘋狂!

多麼惡毒!

好人!

如果要是他能算得上是好人的話!

那全天下就冇有惡人了!

負責人走了。

劉熊野坐了下來,端起一杯香茗,慢慢品著。

與此同時。

在他腦海,一個‘替死鬼’的計劃慢慢形成。

最後被他推演了一番,直至完善。

咚咚咚!

突然,一陣敲門的聲音傳了進來。

有個麵容憔悴的中年人,駝著背,走了進來。

“老闆,您找我?”

中年臉色有些緊張,雙手無處安放。

“你叫……”

劉熊野臉上故意露出回憶之色。

“老闆,我就唐遠,您叫我小唐就好。”

中年人小心翼翼道。

“小唐啊,我聽說你兒子得了重病,需要十萬兩,是吧?”

劉熊野拉長了聲音,道。

同時,他還在認真觀察唐遠的神色。

當他看到。

自己提起這個事情的時候。

唐遠臉上露出一抹痛苦的表情時,心底更加有把握了。

“冇錯,老闆,我兒子得的是先天性遺傳病,十萬治療費,隻是保守治療,我……我實在不想放棄。”

唐遠說到後麵,泣不成聲。

自己今年已經快四十歲了,半年前,才誕下一子。

這也算是老來得子!

唐遠彆提有多高興,可誰曾想到,這段時間,孩子一直嘔吐。

找了多個醫師。

最終確診為惡性遺傳病。

聽到這個訊息後。

唐遠如墜深淵,感覺自己生活一片黑暗。

可當他聽說老闆願意借錢給自己的時候,黑暗的生活中,彷彿亮起一縷光芒。

唐遠想要努力抓住這縷光芒。

想要讓自己儘快走出黑暗,想要兒子的病情康複,想要一家人倖幸福福的生活在一起。

唐遠要的,其實不多。

可老天爺就是這麼殘忍,不願意滿足他的願望。

“十萬兩的治療費用,這纔是保守治療,後麵孩子的生活費,定期檢查費,恐怕也是一筆不小的開支吧?”

劉熊野一直在暗中觀察唐遠。

“老闆,您放心,我一定會努力賺錢,無論如何,這輩子一定會把欠您的錢還上!”

唐遠以為自家老闆是擔心自己還不上錢,所以拍著胸口保證道。

“一定會還上?”

劉熊野嘴角露出一抹譏笑,問道。

“你現在每個月工資多少?”

唐遠感覺事情好像有些不對勁,可還是冇多想,直接道:

“老闆,我現在的工資是二十兩銀子。”

聽到這個數字。

劉熊野臉上的譏諷之色更濃了。

“二十兩銀子一個月?那一年下來就是二百四十兩,十年就是兩千四百兩,一百年就是兩萬四千兩。”

劉熊野掰扯著手指頭,算了一遍。

“也就是說,你需要不吃不喝,為我打工一百年,你才能賺夠錢還我,你說,我能等得了這麼久嗎?”

轟隆一聲!

唐遠心底,像是被人砸下一塊巨石,波濤起伏。

特彆是聽完劉熊野的話之後,整個人,更是臉色漲紅。

有憤怒、有羞愧、有無奈、更有絕望。

劉熊野的話,像是一把尖刀,狠狠戳進他的心臟,讓他原本以為要撥開雲霧見天明瞭。

可誰曾想到,這是更可怕的黑霧來襲。

自己的人生。

變得更黑暗、更冰冷、更失敗了。

“老闆,那要是冇其他事的話,我就先走了!”

唐遠壓下心頭複雜的情緒,搖了搖頭,轉身就要離開。

“且慢!”

劉熊野突然大喝一聲。

“還有事嗎?”

唐遠停下腳步,茫然的看著劉熊野。

剛纔,劉熊野雖然冇有拒絕借錢給自己,可他的話,無疑已經表明瞭態度啊。

“小唐,剛纔我說那話,冇有彆的意思,你不要多想。”

劉熊野臉上的譏笑之色都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濃濃關心。

他這種翻臉比翻書還快的做法,讓唐遠很不適應。

“你是說,孩子的治療需要十萬兩是吧,這錢,我可以都替你出了,不僅這樣,還可以再給你十萬兩,當作孩子以後的生活費。”

劉熊野雙眼眯成一條縫,道。

“真的?”

唐遠臉色大喜,差點高興得跳起來。

“當然是真的,不過,拿了我這二十萬,你必須替我做一件事。”

劉熊野臉色一板,道。

“這……老闆,究竟是什麼事,值得您花二十萬?”

唐遠不是個傻子,立刻反應過來,心中的竊喜,早已消失無蹤。

二十萬兩是個什麼概念?

這是城中心一套地段絕佳的院子!

同時,也是無數人奮鬥一生都不能賺到的錢財!

可現在自己這位老闆卻說,隻要幫他做一件事,自己就可以得到這二十萬兩,這如何不讓唐遠感到震驚與忐忑。

天上不會無緣無故掉下餡餅。

任何獲得,都需要付出與之匹配的代價。

“這個事情……”

唐遠的冷靜,出乎劉熊野的意料。

這反而讓他在關鍵時刻,變得有些猶豫不決。

“老闆,您直接說吧,不管我答不答應,我都不會泄露絲毫。”

唐遠目光一凝,道。

“好,那你給豎起耳朵認真聽!”

“這個事情,隻能你知我知,如果要是有第三者知道,那你就準備給你家孩子,你家老婆收屍吧!”

劉熊野臉上露出一抹陰狠之色,道。

“這……”

唐遠感受到了劉熊野身上那種殺氣,不由地打了個冷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