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轟!轟!轟!

各種武學光芒炸開,橫掃四方。

水家的武者,瘋狂出手,直奔金蟬子而去。

這些人,未必能對金蟬子造成傷害,可卻能對他造成巨大消耗。

打架,耗費的不僅僅是體力,還有心神之力。

水家算盤也是打得叮咚響,知道金蟬子非同一般,為防止對方拚命,所以用了這麼一招溫水煮青蛙。

隻要耗下去,金蟬子的情況就會越來越糟糕。

到時候,擊殺對方的成本也會越來越低。

“哼就憑你們這群鼠輩,也想留住我?”

金蟬子嗤笑一聲,踏步間,浩蕩靈相浮現。

那是一條百丈之大的金龍,恐怖無比。

金龍盤旋而動,呼嘯間,立刻將所有出手的水家族人鎮殺。

轟隆隆聲傳出。

無儘風雲掀起,彷彿世界末日一般。

天字一號房。

那位天風城主臉色波瀾不驚,淡淡看著這一幕。

雖然,他跟水家是合作關係,可僅限於對方能夠在九重堂內動武而已。

所以他冇有要出手幫忙的義務。

至於,最後能不能擒殺金蟬子,這就跟自己沒關係了。

天字四號房。

白衣女子一臉冷淡的看著這一幕。

似乎,這件事跟她冇有絲毫關係。

“師姐,咱們要不要也動手,這個金蟬子身上肯定有至寶,否則水家的人不會如此大費周章,故意設下這麼大的局!”

那一臉淤青的紅袍男子,興奮道。

這也是個好戰分子!

要不然,也不會被人揍成這副模樣。

“出手?你知道那人身上有什麼寶物嗎?你知道水家想乾嘛嗎?”

白衣女子冷冷瞪了他一眼。

“不不知道!”

紅袍男子臉上露出一抹尷尬之色。

“做事多動動腦子,這是西北天府,不是中州,冇有人會顧忌師尊就縱容你胡來。”

白衣女子雙眼之內閃過一抹不悅,道。

那紅袍男子被訓了一頓後,立刻安靜下來,一句話也不敢反駁。

畢竟,這位師姐可是半步化嬰強者,且還是他的救命恩人。

如果冇有自己這位師姐及時趕到,恐怕,他還躺在人家的地牢裡。

天字九號房。

蘇辰一臉輕鬆的看著這一幕。

反正,坐山觀虎鬥,這可好玩了。

“小子,你說那水家乾嘛要費如此大力氣,對付金蟬子啊?”

禿毛鸚撲騰一聲,飛了過來。

“估計是金蟬子身上有什麼不得了的寶物吧!”

蘇辰雙眼微眯,心底已經有了猜測。

“什麼寶物?”

聞言,禿毛鸚雙眼一下子亮了。

水蘭姐妹倆臉上也露出了好奇之色。

白泉也看了過來,目中充滿了感興趣之色。

誰知道,蘇辰隻是笑而不語。

拍賣大廳內。

無儘風雲咆哮,滾滾靈氣,席捲八方。

整座九重堂,一片搖晃。

或許,此戰過後,這裡將會成為一片廢墟。

那些參加拍賣會的普通武者,全都躲得遠遠的。

倒是九大天字號房的人,一個個臉色平靜,冇有出現。

“水家,這筆賬我記下了,來日再跟你們清算!”

金蟬子臉色陰沉,感受到自己神魂的傷勢,正在加重,不敢再拖下去,就要離開。

可突然的,天字二號房內。

一道恐怖無比的氣勢,陡然爆發。

轟!

金蟬子目中露出濃濃的忌憚之色。

那正在倒退的身子,突然頓住,無法再前行。

四周,有一股浩瀚到無法形容的力量,封鎖住了一切。

“金蟬子,交出那一件寶物,老夫可以饒你一命!”

水老鬼一步踏出,衣袍翻滾,猶如九州君王,恐怖至極。

這一刻,他完全釋放出了自己的氣勢。

融丹境!

真真正正的融丹強者!

所有人看到這一幕,臉色狂變。

原本,他們以為天風城的最強者,隻是半步融丹境。

可冇想到,水家老祖居然隱藏了修為。

“難怪,水家,也稱作水半城!”

眾人心底忍不住一歎。

“哈哈,原來你們是看上了我的尋龍天盤,真是算盤打得霹靂響,知道我神魂受了傷,故意當初鎮魂石的訊息,吸引我過來!”

金蟬子心底生出一抹瞭然之意,冷笑道。

天字九號房內。

蘇辰聽到尋龍天盤這四個字,臉色一震,看向金袍男子的目光之中,充滿了前所未有的震驚。

“原來是這樣,難怪難怪水家不惜一切代價要圍殺他!”

蘇辰輕喃一聲。

尋龍天盤,這不是地階法寶,也不是天階法寶,更不是仙階法寶。

可它的存在,卻超越了所有的法寶。

它隻有一個逆天的功效。

那便是尋龍脈,定乾坤。

大地龍脈,鎮壓天地,乃是一方世界存在的根本。

很多時候,這些龍脈根本是移動的,很難尋找得到。

但是,擁有尋龍天盤的人卻可以。

一條龍脈,足以滋養一方水土。

如果能夠找到龍脈,並且將之煉化入體,那修為定然會突飛猛進,迎來一個巨大飛躍。

這還不是最重要的,更可怕的是,手握尋龍天盤,等同於握住了天地大勢。

大氣運加身,堪比天道之子。

隻要少年時期不隕落,未來,必定能登上武道之巔。

可惜!

蘇辰上一世踏上蒼龍戰帝,並冇有看到金蟬子登臨至尊,想來是在還冇有成長起來的時候,隕落了吧!

拍賣大廳內,靈氣肆虐。

“既然你想找死,那我成全你!”

水老鬼獰笑一聲,揮手間,無儘血煞天雷落下,轟轟爆發。

整個九重堂內,早已佈置好的殺陣,瘋狂爆發。

“這這些都是血雷?”

金蟬子臉色狂變,駭然倒退。

尋龍天盤,雖然逆天,可也有剋製之物。

其中一種就是這些血煞天雷。

血煞天雷,專門剋製他的尋龍訣!

轟!

無儘血雷,滾滾而來,猶如狂江天浪,朝著金蟬子狠狠拍去。

砰的一聲!

金蟬子整個人被擊飛出去,口吐鮮血,目中充滿了絕望。

“要要死了嗎?”

金蟬子苦笑一聲,自己還是太輕敵了,冇想到,尋龍天盤的誘惑會這般大。

水家為了對付自己,不惜代價,收集無數血煞天雷,佈置大陣。“哼我水家看上的東西,從來冇有得不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