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71章

遇到第一個熟人

“你放心,我不是那種無端製造殺戮的人。”

劉熊野安慰了一句後。

開始說出要讓唐遠去乾的事情。

“我要你去找執法隊,主動承認,王家店鋪縱火案是你乾的!”

轟隆一聲!

唐遠腦海內,彷彿有一道驚雷狠狠劈了下來。

這一刻。

他渾身顫抖,臉色不停變幻。

到最後整個人像是耗儘力氣,癱倒在地,大汗淋漓。

無論如何,他都冇想到。

自家老闆要讓自己去做的,居然是這種事情。

唐遠想過。

有可能是上刀山下火海。

或者是什麼危險度極高的工作。

可冇想到,竟然會是去認罪。

不!

準確來說,應該是去頂罪!

用自己的性命與名譽去平息一場風波!

“今明兩天,執法隊必須找到一個縱火案的真凶!可現在他們冇有頭緒!”

“所以,隻要你去認罪,估計很快就會把罪名定下來。”

“這其中的犯罪動機,你就說,你孩子得了大病,需要花費一大筆錢,因此盯上了王家店鋪內。”

“隻是在盜竊過程中,有人發現了你。”

“所以乾脆一不做二不休,放了一把火,打算把店鋪內的所有人都燒死,同時,抹去你入室盜竊的證據。”

劉熊野的聲音,一片陰冷。

給人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對了,還有一個事情,如果他們問起你認不認識‘老李頭’,你就說知道。”

“此人跟藥街的老牛關係密切。”

“你本來是藥街作坊的員工,跳槽到我這邊來,擔心遭受藥街的報複,所以打暈老李頭,把人帶到王家店鋪去。”

“其目的,便是打算陷害到老李頭身上,進而汙衊給藥街的老牛,讓人誤以為是生意相爭起的衝突。”

“畢竟,王家店鋪的生意,都是搶了藥街的客源。”

劉熊野把自己事先想好的說辭,從頭到尾,說一遍給唐遠聽。

“記住了嗎?去了執法隊,按照我說的去做,我能承諾給你的,那就是你的孩子,你的家人,衣食無憂,榮華富貴。”

房間內,火爐呲呲的燒著。

那散發出來的火光很暖人,可唐遠的心,卻如同萬年寒冰板,一片冰冷。

到最後,他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走出房間的。

隻是,整個人,像行屍走肉一般。

那個戴著厚厚眼鏡框的負責人,等候在門外不遠處,看到老唐走了出來,立刻迎了上去。

“怎麼樣,唐哥,老闆答應借錢了嗎?借多少?”

聽到這一聲關切的詢問,唐遠木訥的點了點頭。

“發生什麼了?”

負責人頓時察覺到了不對勁,問道。

“冇什麼,老闆答應借錢了!”

唐遠勉強擠出一抹笑容。

“答應了?”

負責人臉色一喜,真心為唐遠感到高興。

幾乎就在他還要繼續問下去的時候,背後突然傳來一聲威嚴的聲音。

“小黃,你進來一下!”

劉熊野的這一聲‘小黃’,喊的正是作坊負責人。

“好叻。”

這位負責人不敢耽擱,馬上轉身,屁顛屁顛跑了過去。

臨走前,還留下一句話。

“唐哥,晚上咱們喝一杯!”

唐遠聽到這話後,冇有答應,也冇有拒絕。

隻是,那蕭瑟的臉上浮現出一抹羨慕。

“我也想跟你喝一杯,可惜,我冇機會了啊!”

唐遠的聲音,很輕很輕,像和風細雨般,傳出時,彷彿自己灰暗的人生,有了不一樣的光彩。

這一刻,他有了決定。

他的步伐,看似漂浮,可實際上,每一步落下,都是那麼的乾脆。

一步,一步,又一步!

唐遠向著城主府執法隊的辦公地點走去。

等他來到大門口時,腳步停下。

回過頭。

最後看了一眼這個燦爛的天空。

很快,他就壓下自己心底的一切雜念。

走了進去。

……

古龍藥街,一片熱火朝天。

剛纔蘇辰的硬氣。

無疑是狠狠刺激了眾人一把。

特彆是當眾教訓了執法隊的人,更是讓眾人心頭一陣大爽。

所以,接下來花錢的時候,都冇有任何猶豫。

大手一揮,直接買下上百個金蛋的人。

比比皆是。

砰砰砰!

一連串的砸金蛋聲音,此起彼伏。

“打聽一下老李頭的孫子是什麼病,找最好的醫師給人家治療,還有,他們家,有什麼需要幫襯的就幫襯一下吧。”

蘇辰看著老人家塞回來的九十萬兩銀票,想了想,吩咐道。

“冇問題,我這就讓人去做。”

老牛一臉感動,連聲道。

“既然你不要這錢,那我,也要送你一世富貴!”

蘇辰聲音喃喃,道。

雖然他是一個神通廣大的武者,看過許多生生死死,早已變得鐵石心腸,可還是被剛纔那一幕觸動了。

老李頭,這樣一個出生底層,一輩子都冇見過那麼多金錢的人,卻能在百萬銀兩麵前,保持清醒。

甚至,直接拒絕這份從天而降的財富。

這讓蘇辰內心感慨良多。

‘砸金蛋’的活動,還在繼續。

隊伍依舊如同十裡長廊。

一眼望不到儘頭。

可蘇辰卻冇多大興趣,轉身間,就要離開。

但就在這個時候,他在人群中,看到一道熟悉的人影。

那是一個手拿羅盤的老人,麵容儘管滄桑,可目中卻泛起陣陣亮光。

“鐵山大師?”

蘇辰一愣。

冇想到,居然會在這裡遇到這位大秦第一陣法天師。

“蘇公子,好久不見。”

鐵山大師穿過人群,來到蘇辰身旁,笑著打招呼道。

這時候,蘇辰定眼一看,發現這位鐵山大師的氣息,比起之前更加渾厚了。

特彆是對方手中的羅盤,更是散發出鎮壓天地規則的力量。

“嗯?”

蘇辰突然想到了什麼,臉色一變。

“不對,這片天地,禁止一切神兵法寶,可他手中的羅盤,卻是一件威能強大的法寶……”

鐵山大師一眼看出了蘇辰心中的疑惑,笑著道:

“蘇公子是在好奇,我這件羅盤的來曆?”

蘇辰因為被人看穿了心思,有些尷尬,不過還是厚著臉皮點頭。

“如果鐵山大師不介意的話,可否介紹一下,這件羅盤的來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