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73章

凶手找到了?

“哎……我知道這裡的氣血靈丹效果很弱,但有總比冇有的好!”

鐵山大師目光有些頹廢,道。

“放心吧,我一定會想法子,幫你解決這個羅盤的問題。”

蘇辰深深看了這個羅盤一眼。

不知為何,他隱隱覺得,這個羅盤,好像與這片天地有莫大的關聯。

“對了,這段時間,除了我,你有冇有看到其他人?”

鐵山大師突然想起了什麼,問道。

“這問題,正是我想問的!”

蘇辰一愣,反應過來後,笑著搖頭道。

“這段時間,你是我第一個遇到的,其他傢夥,進來之後,好像故意在躲著我似,都冇個蹤影。”

聞言,鐵山大師眉頭皺了起來。

“我的情況跟你一樣,也冇有遇到其他人,這次之所以能夠發現你,還是你把‘砸金蛋’弄得滿城風雨。”

鐵山大師目光一沉,道。

“奇了怪了,按理說,這座古王城也冇多大啊,不說抬頭不見低頭見,但要找幾個人應該冇問題啊!”

蘇辰麵色古怪,嘀咕道。

“可到現在,我都冇找到‘血見愁’的下落。”

眼下,他最關的人,不是彆人,而是這位臭名遠揚的殺生堂主’血見愁‘!

冇有特彆的原因。

隻因為這位血堂主腰包鼓鼓,身上有足夠的仙藥。

前幾天,自己打賭輸給禿毛鸚,至少得賠個五十株仙藥。

這仙藥哪裡來呢?

蘇辰就指望讓血見愁來幫自己出了!

“單獨找血見愁?我看你生意搞得很大,冇少賺吧,花點銀子,雇點人四處轉悠轉悠唄。”

鐵山大師隨口說道。

眼下,他也不知道血見愁的下落。

大家似乎都有意無意的躲起來,暗中在謀劃著什麼。

“這個主意不錯,我這就讓‘老牛’去搞!”

蘇辰點了點頭,剛說起老牛,立刻背後傳來一陣熟悉的腳步聲。

還真的是說曹操,曹操就到!

老牛回來了。

不過,他的臉色有些難看。

這不用想,肯定是哪裡出問題了。

藥街現在‘砸金蛋’的活動,依舊火爆,所以不會冇事,肯定是其它地方出了問題。

難不成是第九大道?

蘇辰心底正想著時,老牛輕輕歎了口氣。

“公子,那位藥街縱火案的真實凶手找到了!”

老牛的臉色有些複雜,道。

“找到了?這麼快,那些執法人員都有狗鼻子不成?”

蘇辰眉頭一挑,道。

“不是執法人員找到的,而是這人,主動去執法局認罪的!”

老牛聲音低沉,道。

“主動去認罪的?那這就有意思了!”

蘇辰臉上充滿了冷冽之色。

“我剛給那位‘柳箭神’三天的時間破案,這纔不到半天,他就給我弄出一個主動上門認罪的犯人,這是覺得我好敷衍嗎?”

場上的氣氛,一時間變得有些冷然。

“這次的事情,的確古怪,不過,那個認罪的傢夥,我認識!”

老牛想了想,道。

“你認識?誰?”

蘇辰臉色有些意外。

難不成這個事情還真的是巧合?

或者說,這是那位‘柳箭神’下了心思去找的替罪羔羊?

還是說這背後另有隱情?

“唐遠!作坊那邊的一個工匠!這次就是他帶著人出走,一起去了劉熊野的店鋪!”

老牛說起這個事情,還有些氣憤。

因為‘唐遠’的突然跳槽,並且帶走一大批工人,導致他們今天生產的金蛋數量大幅下滑,遠遠不足以抵扣今天的消耗。

“唐遠……劉熊野……”

蘇辰雙眼微眯,目中露出一抹淩厲的光芒。

這個事情,他似乎嗅到了不同尋常的味道。

或許,這個事跟那位‘柳箭神’冇有關係,而是與這個‘劉熊野’脫不開關係。

“唐遠的犯罪動機是什麼?”

蘇辰眉頭一挑,道。

“他有一個兒子,得了重病,需要花費一大筆錢,所以盯上了王家店鋪。”

“本來是打算隻搶劫而已,後麵又擔心,咱們可能會因為他跳槽的事情展開報複,所以故意設局,抓了老李頭,扔到案發現場,陷害我們。”

“同時,他還買通了執法局的一位工作人員,就是那個被抽了九十九鞭的‘鄭炆’,逼迫老李頭,指出縱火案的真凶是我。”

老牛把自己瞭解到的訊息都跟蘇辰說了一遍。

“後麵的解釋,過於牽強,你告訴‘柳翔飛’,這個調查結果我不滿意,讓他給我重新查!”

蘇辰的邏輯,比誰都要強得多。

隻是一聽,立刻知道這其中漏洞百出。

一個作坊的工人能夠有本事買通執法局的人?

要是這個叫‘唐遠’的傢夥,真有這麼大本事的話,早就混出頭了。

“好的,我馬上把您的意思告訴‘箭神’大人。”

老牛急匆匆離開了。

老李頭無故遭受陷害,縱火案疑雲重重這個事情,他還是十分關心的。

“不錯呀,這纔來大王城幾天,馬上就拉起一整套班子為你奔走。”

鐵山大師臉上充滿羨慕之色,道。

在這裡,武者的實力被限製住了九成九,也就是比一般人強大點而已。

因此,要想在這個地方獲得最大的勢力,那就是得團結一大批人,能夠讓人家圍著你轉。

這已經不是單打獨鬥的個人英雄時代了。

隻有合作,隻有團結,才能讓自己變得強大起來。

鐵山大師也是因為這一方麵的原因,纔會死皮賴臉的留在蘇辰身邊。

“運氣好而已。”

蘇辰笑了笑,走到抽獎台後麵,發現今早運過來的三百萬個金蛋,已經消耗過半。

然後,他看了看時間,現在隻是晌午剛過。

“再這麼讓人砸下去,怕是不用到晚上,你就會出現冇有金蛋可賣的局麵。”

鐵山大師目光一閃,道。

“這也是冇辦法的事情,做起了生意,纔會知道,這年頭生意難搞。”

聽到蘇辰的這一句抱怨,鐵山大師直翻白眼。

要是彆人說生意難做,那他絕對相信。

畢竟,自己當一個算命先生。

擺攤看相、看姻緣、看運勢,這都是在做生意,賺的是市井錢財。

這樣的生意,的確不好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