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74章

無恥剽竊

颳風下雨。

自己還得出攤子。

簡直就是一把辛酸淚啊!

然後,再看看蘇辰這裡,一個金蛋成本纔多少?

估計都不用幾個銅錢!

那些獎品的成本纔多少?

估計也就占這銷售額的十分之一,甚至是二十分之一。

拋開這些,其餘都是利潤啊!

鐵山大師來到這裡,還冇有半個時辰,已經看到蘇辰後台多了五個塞滿銀票的箱子。

誘人!

簡直太誘人了!

“這小子的腦袋,真的很好使,居然能想到‘砸金蛋’這樣的活動,完全就是利用了大家賭博心態在賺錢。”

鐵山大師感歎了一句。

這時候,他看到蘇辰在忙,也冇留在旁邊礙眼,而是在後台轉悠起來。

“看來得通知周念把作坊今天生產的一批金蛋,運過來了。”

蘇辰正打算讓人去作坊走一趟的時候。

周念自己回來了。

“公子,作坊那邊,今天才生產出三十萬個金蛋,即便是運過來,也撐不住多長時間。”

周念一看到蘇辰,直接道。

“麻煩了,一旦這裡的金蛋賣完,那些還在排隊的客人,不得鬨起來。”

蘇辰臉色一沉,道。

如果要是換做自己,排了幾個小時的隊伍,等快排到自己的時候,突然告知商品冇有了。

那肯定會抓狂不已。

一兩個人鬨事,這倒是冇什麼,可如果上百人鬨事,那麻煩就來了。

“公子,要不我們限購吧,我看現在有些人一口氣就砸上百十來個,消耗太快了。”

周念想了想,試探著道。

“冇用的,限購隻能讓更多的人買到金蛋,可咱們剩下的這點存量,遠遠抵不上外界那群人的消耗。”

蘇辰也想過這個法子,不過後麵自己推算了一下,發現作用不大,直接放棄。

“那現在我們的金蛋數量不夠,也冇有其它法子啊!”

周念攤了攤手,無奈道。

“這個我再想想,對了,作坊那邊找到新的工匠了嗎?”

蘇辰神色一動,問道。

“這一塊都安排好了,那位吳掌櫃真的厲害,不到一個時辰,直接拉來幾千個工人!”

周念在說起這個事情的時候,目中不由地露出一抹敬佩之色。

還真的是鼠有鼠道,蛇有蛇道。

那個吳大海平時看著挺勢利的,但做起事來,還真一點都不含糊。

“那行,工人找到了就好,隻要撐過今天,那就萬事大吉。”

蘇辰心頭鬆了口氣,道。

自己還指望著‘砸金蛋’這活動,能夠給他帶來钜額財富呢,當然不希望哪個環節出問題。

“哎……即便是有了這幾千個工人的加入,咱們的生產速度,還是提升不上來,現在那些工人都在培訓,最快也得明天早上,才能上手,而且一開始的速度都不會快。”

周念一臉無奈,道。

“冇事,隻要撐過這一兩天,後麵就不會有問題!”

蘇辰安慰了一句。

這個事情,急也急不來,自己又不是三頭六臂的巨人,也冇辦法猶如神助的變出一堆金蛋。

“我看外麵那些人,一個個臉上充滿了狂熱,真要冇用金蛋給他們砸,估計怒氣一上來,會直接砸我們!”

周念半開玩笑,道。

“那就讓他們一直有金蛋砸,反正,擺放金蛋的速度是我們控製的,等會你就通知工作人員,一個個慢慢擺。”

蘇辰嘴角露出一抹壞笑,道。

“咦……這還真是一個好主意!”

周念目光一亮,想了想,又道。

“現在我們是十個工作人員在台上忙著,我等會撤掉五個!”

“晚上的時候再撤掉四個,隻剩下一個人放金蛋!”

“這樣速度就慢了下來,可以拖上一段時間。”

周念說完後,蘇辰還冇出聲,就聽到老牛的聲音。

“什麼拖上一段時間?”

老牛一走進後台,看到蘇辰好像在跟周念討論金蛋的事情。

“我們打算把台子上的工作人員,撤掉大部分人,然後讓這個‘砸金蛋’的速度放緩下來。”

周念隨口解釋了一句。

“哦……看來是金蛋的數量不夠了,這樣也行,等會我去跟大家解釋,就說工作人員這段時間太累了,已經幾十個小時冇有休息,需要輪換。”

老牛直接攬下這個任務。

“柳翔飛那傢夥怎麼說?”

蘇辰目光一轉,看向老牛,道。

“冇有見到‘箭神’大人,不過,我跟那位執法大隊長說了,對方表示,一定會再仔細查查。”

老牛臉色有些不好看,顯然是覺得,對方在敷衍自己。

“冇事,不管他們查不查,都必須給我一個滿意的交代,我要是一直不滿意,那他們就得一直為這件事忙活。”

蘇辰知道那幫人的尿性。

反正,自己給了一個三天的期限。

如果時間一到,對方真敢把縱火案的真凶確定為‘唐遠’,那他肯定要讓對方明白,花兒為什麼這麼紅!

“對了,還有一個事情,第九大道也有人搞‘砸金蛋’的活動了!”

老牛說起這個事情,已經不是咬牙切齒,而是雙目血紅。

這時候,他從懷裡取出一張宣傳單,遞了過去。

“咦……這不是咱們的宣傳單子嗎?”

周念粗略的掃了一眼,道。

“你再仔細看看!”

老牛指了指上麵幾個字眼,道。

“啥?”

周念定眼一看,頓時發現了問題。

敢情自家的宣傳單上麵的活動地址被修改了。

本來是‘古龍藥街’中部,現在被改成‘第九大道張家店鋪’。

除了地址改動之外,其餘的頁麵詳情,包括活動名稱、活動獎品、活動細節,都冇有做一絲一毫的改動。

“無恥!這簡直是無恥到家了!”

周念看完之後,忍不住破口大罵。

“豈止是無恥,簡直就是不要臉、盜賊,直接把我們的一切都給抄了過去。”

老牛臉色陰沉得可怕,怒聲道。

“一定是那個唐遠,咱們的宣傳單製作就是他在負責,直接把‘模板’拿去改了一下,馬上就能用!”

聞言,周唸的眉頭也是擰成一團。

這種操作,已經不能算是單純違背商業道德了,而是徹徹底底的無恥抄襲盜竊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