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79章

最嚴處罰令

第九大道,外圍。

蘇辰站在一處高地上麵,看著亂成一鍋粥的劉家店鋪,心中冇有任何波瀾。

“公子,按照您的吩咐,已經通知執法隊的了,他們的人,最快一刻鐘就會趕到。”

周念快步走來,恭聲道。

“不,你錯了,不是最快一刻鐘!”

蘇辰搖了搖頭,伸手一指。

“嗯?”

周念微微一怔,順著蘇辰所指的方向看了過去。

那是第九大道的一個入口。

此刻,已經有大批執法人員衝了進來,神色淩厲,動作迅猛,直接推開鬨事的人群,衝向劉家店鋪。

“劉熊野,我代表城主府執法局,現在將你逮捕!”

那位執法大隊長頭上包著厚厚的白紗布,目光冰冷,道。

“大人,冤枉啊,我……我不是凶手,這一切跟我沒關係啊!”

劉熊野一臉驚恐,高聲喊冤。

可惜,從頭到尾,都冇有任何人出來替他說一句話。

等到執法隊的人把劉熊野押走之後,不少人感到意興闌珊,索然無味,直接離開。

可那些花了錢買了金蛋上當受騙的人,當然不樂意就這麼算了。

“劉熊野涉嫌縱火罪、詐騙罪,現在已經進局裡麵了,我們的錢,再也要不回來了。”

“嗚嗚……這些砸金蛋的錢,可都是我的‘老婆本’,如今都冇了,我這輩子還怎麼討老婆啊!”

“年輕人,老頭我比你慘多了,剛纔砸金蛋花了一千兩,那都是養老錢,中了兩張購物卡,以為賣出去可以大賺,誰知那玩意都是假的,明天老頭我就得喝西北風去了。”

……

場上,一片混亂。

有不少人看著劉家店鋪,心底頓時起了異心。

“大家不用在這裡抱怨,既然劉熊野騙了我們錢,那大家就自己動手,把錢給搶回來!”

獨眼中年帶頭喊了一聲。

很快,他就衝進劉家店鋪,看到裡麵正在販賣的藥草、靈丹,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搶。

“衝啊!”

“給我沖沖衝!”

“快點!要是慢了東西都讓人搶光了!”

“哈哈……劉熊野死定了,現在他店鋪裡的東西,誰搶到就是誰的!”

不僅僅是那些被劉熊野給騙了的人,還有不少正在看熱鬨的顧客,全都加入到哄搶的行列。

前後不到半個時辰。

整個劉家店鋪全讓人給拆光、搶光、毀光,簡直堪稱‘三光’政策。

誰也不知道,在這場混亂中,劉熊野忙活了好幾天,所存滿銀票的錢箱子,最終被誰給弄走。

這個事情,註定是一個謎。

蘇辰站在第九大道外圍的最高處,目睹了整個打砸哄搶的過程。

也看到了,最後王富貴離開時,嘴角浮現出的一抹笑容。

那笑容中包含很多內容。

有大仇得報的快感。

也有得到足夠收穫的滿意!

劉熊野被帶入執法局了。

唐遠知道這個訊息後,嚇得傻眼了。

甚至聽說自己孩子冇能得到二十萬兩治療費,直接給氣暈過去。

等到他醒來之後的第一時間,立刻翻供,冇有任何猶豫,把劉熊野給供出來。

不過,劉熊野依舊咬緊牙關,冇有吐露任何冇用的資訊。

同時他還在祈禱,自己費儘心思經營的那些關係,能夠發揮作用。

可讓他苦等兩天之後,迎來的卻是一頓嚴刑拷打。

蘇辰留給柳翔飛的時間,隻有三天。

三天內,必須結案,必須給出全部事情的真相,給出所有參與人員的處罰。

因此,柳翔飛著急了。

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動刑。

最終,劉熊野冇能扛住,把所有事情都交代了。

那個被他雇傭去放火的居然是執法隊的人,而且,這還不是彆人,正是那個被打得皮開肉綻的‘鄭炆’。

同時,執法隊內,還有三個工作人員參與了這一縱火案。

劉熊野給出的傭金是一萬兩,同時,外加王富貴店鋪內的所有現金。

前幾天,王富貴的抽獎生意格外火爆,賺了不少,結果就成了‘鄭炆’幾人的眼中肉。

柳翔飛在知道這個事情後,氣得鼻子都歪了。

“一群披著羊皮的豺狼虎豹,統統給我殺了!”

一道史上最嚴的處罰令,飛速下達。

這一次,所有涉及縱火案的人,全都隻有一個結局,斬首示眾。

蘇辰在知道這個訊息後,笑了。

“這位箭神大人的手段,比你們想的都要厲害得多啊!”

老牛等人,聽到這話後,都有些不解。

“公子,箭神大人這麼做的話,不就是為了討好您嗎?”

老牛咧嘴一笑,道。

“你們也是這麼想的嗎?”

蘇辰抬起頭,看著周念幾人。

大夥不約而同的點了點頭。

“所以啊,這纔是我說人家厲害的原因,不僅僅是你們,還有外界的其他人,全都是這麼想的!”

蘇辰目光有些深邃,大有深意的看了城主府一眼。

“難道,這裡麵另有隱情?”

大家的臉色,頓時變得古怪起來。

“有冇有隱情,我不知道,但那個柳翔飛,絕對是故意的,斬了這幾人,滅口的同時,也給外界傳遞出一個聲音!”

蘇辰說到這裡,陡然一頓,冇有再說下去。

“什麼聲音?”

楚香香一愣,不解道。

“他們都是因你蘇辰而死!”

突然,一道聲音傳了過來。

鐵山大師手持羅盤,慢悠悠走了過來。

“咦……鐵山大師?”

“大師,好久不見!”

“大師,您怎麼會在這裡?”

楚香香幾人,一臉意外,紛紛打起招呼。

“大師,您說,那幾人是因蘇辰而死?可他們不是,柳翔飛下令處決的嗎?”

周念神色一動,問道。

“對,是柳翔飛下令斬殺的,可大家那天都看到了蘇辰的強勢,如果不是懾於蘇辰的威信,以那幾人所犯的罪行,完全可以不用死!”

鐵山大師一臉從容平靜,道。

“那柳翔飛這麼做的目的是什麼?”

楚香香開口了,秀眉玉宇間,夾雜著絲絲疑惑。

“想要讓大家知道,我蘇辰十分霸道,凡是與我有過摩擦的,全都得死!”

蘇辰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