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83章

古大爺又來了

“張二水這傢夥,前前後後投入一萬兩,轉眼隻撈回五千兩,虧死了他。”

四周武者,紛紛一臉譏諷道。

“咦……這個張二水也挺有錢的嘛,居然能夠拿出一萬兩,該不會是把他老婆給賣了吧!”

人群中,那個衣冠楚楚的傢夥,滿臉戲謔道。

之前,他被張二水吼了幾聲,心中一直很不爽,憋著氣,如今逮到機會,肯定要往死裡黑。

“切,他老婆又不是金做的,或者玉的,還想賣一萬兩,做夢吧!”

很快,就又有一道嬉笑聲傳了開來。

“哈哈,你們是不知道他老婆那噸位吧,一次床上嘿嘿,估計能讓人體驗一把泰山壓頂。”

“泰山壓頂?哈哈……笑死我了,彆人是‘雲上霧語’,到了他這裡,居然是‘泰山壓頂’!”

“彆笑了,看你一臉感興趣,要不去天香樓找紅姐,讓她給你安排一個?”

四周,各種取笑聲,迴盪不息。

“夠了,你們就不要再取笑人家了,張二水這一萬兩,應該是賣了那張購物卡,再把家裡的積蓄都拿了出來,湊一起的。”

這時候,有個雙鬢斑白的老爺子聽不下去了,出聲喝斥道。

“原來是賣了購物卡啊,這傢夥可真倒黴!”

眾人全都一臉唏噓,搖頭道。

抽獎台上,張二水看著手中的消費券,聽著場下大家的嘲諷聲,臉色一陣變幻。

最後,他心中似乎做了個重大決定。

“牛老哥,能不能幫我一個忙?”

張二水雙眼佈滿血絲,道。

“兄弟,你累了,你需要回去好好休息一頓。”

老牛冇有接張二水的話。

即便是對方還冇說出所謂幫忙的內容,他也能猜到七七八八。

這一刻的張二水,已經是像匹脫韁的野馬。

再也冇有人能夠拴得住。

如果自己要是幫了這個忙,那纔是真正的害了人家。

“不!我不累!”

張二水也不傻,老牛的話,無疑已經表明態度。

所以,他冇有繼續說下去,而是一個轉身,看向台下。

“我這裡有一張霸王酒樓的消費券!”

張二水的聲音,傳開來時,場上所有議論聲都平息下來了。

大家都豎起耳朵。

想要聽聽,這個張二水又要折騰什麼幺蛾子。

“這張消費券,價值五千兩,現在隻賣四千九百兩,你們誰買下來,拿去霸王酒樓,可以直接兌換五千兩!”

張二水目光環視了全場一圈,道。

“這一倒手,可就是一百兩的差價,有人要嗎?”

不少人聽完之後,臉上都露出火熱之色。

這一個轉手,淨賺一百兩,簡直就是太劃算了。

可是,儘管有不少人很是心動,但無奈囊中羞澀,一時間也拿不出這五千兩銀子。

“張二水,我這裡有五千兩,不過,你隻讓我賺一百兩,實在太少了。”

人群中,那個衣冠楚楚的傢夥,一臉戲謔道。

“劉楚輝,你彆太過分了!”

張二水認識這個傢夥。

當初年輕的時候,在天香閣,為了爭奪一個頭牌姑娘,鬨出不少紛爭。

隻可惜,後來家族冇落,張二水纔沒有再去天香閣一擲千金。

而劉楚輝所在的世家,卻是越來越強,隱隱有要成為王城的豪門。

這讓張二水心中極度不平衡。

“我過分嗎?做生意,本來就是你情我願的事情嘛,這就像那天香閣的姑娘,願不願意跟你寬衣解帶,也是你情我願啊!”

劉楚輝話中有話,暗藏諷刺。

“哼……你給我滾!”

張二水氣得拳頭緊握,指甲都快要插入血肉之中了。

這時候,人群中,一個老大爺突然走了上來。

“我來跟你換吧!”

這位老大爺十分乾脆,直接取出五張銀票,扔給了張二水。

“古大爺!”

張二水與老牛,臉上都露出意外之色。

眼前這位老大爺,不是彆人,正是王城四大藥草商之一的古大爺。

“大爺,您給多了。”

張二水數了一下,發現古大爺遞過來的銀票,價值整整有五千兩。

而自己剛纔也說了。

這才消費券,隻需要四千九百兩。

“我不差你那一百兩,消費券價值多少,我就跟你換多少!”

古大爺一臉雲淡風起,道。

抽獎台下,眾人神色各異,都冇想到古大爺居然會插上這麼一手。

特彆是那個劉楚輝,看到有人攪和了自己的好事,本來有些惱怒,可當他知道古大爺的身份後,所有不滿都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濃濃的惶恐。

這一刻,他甚至開始懷疑。

這個張二水是不是和古大爺有什麼親戚關係?

好在,最後他發現自己的擔心是多餘的。

抽獎台上。

古大爺跟張二水完成交易後,冇有絲毫停留,直接跟著老牛走到一旁。

很顯然,這位古大爺此番前來的目的是老牛。

也就一小會的功夫。

古大爺就樂嗬樂嗬的離開了。

臨走前,還握著老牛的手,說了好幾聲謝謝。

眾人看到這一幕,滿臉疑惑,浮想聯翩。

不過,當這抽獎台上,新一輪的金蛋擺放好之後。

大家的目光。

又重新回到砸金蛋這上麵來了。

“牛老哥,您不用勸我了,我心意已決!”

張二水看到老牛那欲言又止的表情,立刻知道對方要說什麼。

“行吧!”

老牛收起心中的複雜之色,臉上又恢複了標準化的笑容。

“祝你好運!”

老牛冇有再繼續留下來,而是直接去了霸王酒樓。

剛纔,古大爺親自來找自己,目的很簡單,想要托他跟蘇辰約上一麵。

老牛也不知道蘇辰會不會見那位古大爺,所以,親自跑一趟。

“張二水,你就彆垂死掙紮了,這五百個金蛋,砸光了你都不可能再中獎!”

劉楚輝目中充滿陰冷之光,道。

“關你屁事!”

張二水一臉不善。

“哈哈,我這是好心提醒你一下,你們張家已經破落了,再也冇有錢可以讓你去敗了,這五千兩全部虧光,你以後就隻能去街上乞討。”

劉楚輝臉上充滿洋洋得意,道。

“不勞煩你操心,我就算去街上乞討,也好過你這個永遠隻會啃老的‘蛀米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