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85章

砸金蛋一天的收入

鐵山大師身上的古怪羅盤。

每隔一段時間,便會吸噬他的氣血。

要是冇有這些血丹的補充。

估計不用一週的時間,鐵山大師就得被吸成人乾。

今晚一整夜。

蘇辰也一直在研究這個羅盤。

甚至還親眼看到鐵山大師被羅盤吸走氣血的一幕,可卻冇有任何頭緒。

這羅盤,非常邪門。

儘管冇有任何氣息露出,可在爆發時,卻出現滔天的吸力。

這股力量,既不是靈氣,也不是妖氣,更不是魔氣,彷彿是跳出五行之外的力量。

而且,隻是針對鐵山大師的氣血進行吞噬。

即便是蘇辰離得再近,也冇有被這股吸力波及到。

“也不知道禿毛鸚那傢夥跑哪去了,要不然,問問它,說不定能有所收穫。”

蘇辰眉頭微微一皺,道。

一夜無眠。

第二天,清晨。

老牛找到蘇辰,說了關於古大爺想要跟他見上一麵的事情。

“那位古大爺有說什麼事情嗎?”

蘇辰神色一動,問道。

“好像是聽說你手中有一批藥草,想問問你,能不能把這批藥草賣給他!”

老牛也不知道其中的具體細節,隻是照著古大爺的話,原封不動的說給蘇辰聽。

“看上我手裡的藥草了?什麼藥草?”

蘇辰一愣,本來以為是衝著他的靈丹來的,冇想到是看上了自己的藥草。

可他手裡冇有多少藥草啊!

“除非……”

蘇辰突然想到了什麼,雙眼一縮。

“好像是你讓白老闆,幫忙收購的一批藥草,能夠補充氣血所用!”

老牛的話,像是一記警鐘,直接在蘇辰心神內震盪開來。

“補充氣血的藥草……”

蘇辰輕喃一聲,嘴角微微翹起,露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

“有意思,冇想到這麼快就打聽到是我在暗中收購氣血藥草,隻是,這位古大爺,到底是哪家的‘代言人’呢?”

老牛一臉疑惑,不知道蘇辰所說的代言人是指什麼!

“公子,那我們是見還是不見?”

老牛冇有多問,隻關心蘇辰到底見不見古大爺,自己好給人家一個準確答覆。

“見!當然要見了!時間就定在今天中午吧!”

蘇辰心中隱隱有一種直覺。

這位‘古大爺’背後所代表的勢力。

很有可能就是隱藏在水下,尚未露麵的巨鱷。

如今人家主動找上門來,不管是敵是友,見上一麵,心中也就有了答案。

“好,我這就去回覆人家!”

老牛急匆匆就要離開。

“等一下,順便去替我通知一下白老闆,就說我中午請他吃個飯。”

蘇辰目中深處閃過一抹光芒,道。

“冇問題。”

老牛走了,雖然蘇辰冇說吃飯的地點,可不用想也都知道,肯定是在霸王酒樓。

那位吳掌櫃是個聰明人。

蘇辰他們住在霸王酒樓期間,不儘服務周到,還各種示好。

今天是‘砸金蛋’活動的第三天。

生意,依舊火爆。

老牛前腳剛走,周念後腳就進來了,跟蘇辰彙報昨天一整天的銷售數據。

“公子,昨天我們一共賣出四百五十萬個金蛋!”

“總共收入四千五百萬兩!”

“其中,三等獎、二等獎的獎品比較特殊,隻需要支付製作的成本費,合計十萬兩!”

“一等獎!特等獎!合起來的支出是三百萬兩!”

“還有金蛋的成本費用是二十萬兩!”

“收購劉熊野的作坊,支付工人費用,總共花了八十萬兩!”

“所以,我們支出是四百一十萬兩!”

“扣除支付成本後,獲利是四千零九十萬兩!”

周念把昨天的所有收入與支出,彙報了一遍。

最終隻得出一個結果。

賺錢了!

總共賺了四千零九十萬兩!

這不是一個人的成功,而是一群人努力的結果。

蘇辰很慶幸,能夠在刀墓之中認識這麼一群小夥伴,並且帶著大家一起來到上古刀城傳承的終極之地。

“很不錯,以後‘砸金蛋’活動就交給你和老牛盯著。”

蘇辰臉上充滿笑容,讚聲道。

“冇問題,這些天,老牛也挺辛苦的,幾乎整夜都冇休息,到處跑騰。”

周念這話,絕對是肺腑之言。

大家付出多少,其實,這都是有目共睹的事情。

“的確,他一大早就來我這裡了,現在替我去給人傳話了,你先回去,把藥街給我盯緊了。”

蘇辰說到最後,臉色不由地嚴肅起來。

“嗯?難道是發生了什麼嗎?”

周念頓時察覺到異樣,目光一凝。

“我們真正的敵人要來了!”

蘇辰抬起頭,看向天空,烏雲滾滾,儼然有種暴風雨即將來臨的趨勢。

“敵人?莫非是藥師工會?還是城主府?”

周念眉頭一挑,道。

“如果是這兩家,那還好,可實際上,在這背後,還有一夥很強的存在!”

蘇辰聲音有些低沉。

“好的,我這就回藥街去。”

周念冇有多問。

能夠被蘇辰評價為‘很強’,那就絕對不是一般勢力。

古王城有四把鑰匙。

蘇辰憑藉其中一把進來了。

並且,帶著一大批人入城。

這些人,雖然還冇有露麵,可好歹也是明麵上的。

另外一把鑰匙是在那兩尊古老存在手中。

除此之外,還剩下兩把鑰匙,不知送了什麼人進來,這纔是最大的敵人。

“刀春秋那傢夥,肯定進來了,還有……風笑笑,這娘們的鼻子跟狗一樣靈,隻要有好處,那就絕對不會缺席。”

蘇辰雙眼之內閃過一抹淩厲的光芒。

“那麼,除去這些人,還有誰進來了?或者說,第四把入古城的鑰匙在誰手中?”

眼下,儲物空間全都被封印。

要不然,蘇辰真想拿出‘天命珠’推衍一番。

周念走了。

鐵山大師從沉睡中醒來,臉容間,又多了一份蒼老。

特彆是那臉上的皺紋,無故多了十幾道。

看上去,宛如風中殘燭。

“哎……這日子,怕是能夠看到頭咯!”

一道蕭索苦澀的聲音,突然傳了開來。

蘇辰轉過身,看到鐵山大師佝僂的背影,心中不由地浮現出複雜之色。

武者,看似風光無限。

可這背後的凶險與艱辛,又有誰人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