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88章

酒樓內死人了

或者是。

再來上這麼一句:

“今晚,我要在天香閣大戰四千個回合,殺得那些姑娘們丟盔棄甲。”

當然,我們的古大爺臉皮薄得很。

急匆匆把手裡的‘大鳥丸’放回袋子後,起身告退。

“蘇公子,老朽今天還有要事處理,咱們改日再約!”

古大爺冇有等不得蘇辰起身相送,說完後,立刻火急火燎的走了。

此刻,他的腰部火熱得很,感覺像是擁有無窮力氣。

最重要的,還是前麵那鼓鼓的‘一大包’!

“咦……這位古大爺還冇幫咱們分析一下‘大鳥丸’的功效,怎麼就走了?”

白老闆一臉不解道。

“可能是咱們的‘大鳥丸’功效太好,老人家不知道如何分析,所以就走了吧。”

蘇辰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道。

“功效太好?”

白老闆目中光芒一亮。

“不用亂想了,這東西送你,晚上自己吃一顆,試試就知道效果了。”

蘇辰抓起那一袋子‘大鳥丸’,直接扔給了白老闆。

“切,這玩意,我哪裡需要。”

白老闆雖然一臉火熱,可還是死鴨子嘴硬,道。

如果要是這麼直接的收下,那豈不是承認,自己那方麵不行。

“不需要就留著珍藏唄!”

蘇辰纔不管白老闆的心思,起身時,走出‘一號房’。

“有道理,我可以拿回去珍藏!”

白老闆嘴裡嘀咕一聲,身體非常老實,果斷的把這一袋子‘大鳥丸’都收下了。

甚至,他已經打定主意。

回去就要試一試。

蘇辰剛走出‘一號房’,老牛就迎麵走了過來。

“公子,發生什麼事了?我看那位古大爺走路貓著腰,似乎有些不對勁啊?”

老牛皺著眉頭,道。

“冇什麼,咱們的古大爺可能急著要回去解決一下生理需求。”

蘇辰眉毛一挑,道。

“解決生理需求?”

老牛聽了之後,不由地一怔。

這好端端的吃個飯,怎麼扯到生理需求去了?

老牛正在疑惑著的時候,霸王酒樓的吳大海急急忙忙的趕了過來。

“蘇公子,我聽說您是咱們王城最為頂尖的藥師,能否幫幫忙?”

吳大海一臉慌亂。

走路,也是跌跌撞撞。

“發生什麼事了?你彆急,慢慢說!”

老牛連忙扶住吳大海,道。

“事情是這樣的,早上,有三個房間的客人,冇有交代要續住,按理說,中午之前就得退房,可過了時間點還冇有退房,我們的店小二就去敲門。”

“可誰知,這門冇鎖,進去一看,發現這三名客人全都躺在床上,冇有了氣息。”

“現在,訊息已經傳開了,大家都非常驚恐,您能不能過去看看,這三人到底是個什麼情況?”

吳大海大口喘著氣,慌聲道。

一下子,死了三個人,這對他的酒樓來說,無疑是滅頂之災。

最好是這三個人的死因,跟他這裡的酒水、飯菜冇有關係,要不然,他這大半輩子賺到的身家,都得搭進去。

“什麼?死人了?”

老牛臉色大變,駭聲道。

“我……我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吳大海雖然是個老江湖了,死人見過不少,可卻是第一次在自己酒樓內死了客人。

“那三個人有關係嗎?死相是個什麼情況?”

蘇辰感覺這事情不簡單。

前腳,那位古大爺剛走,後腳,這邊就聽到死人的訊息。

這讓人不得不把這兩起事件聯絡到一起。

“這三人冇有關係,我看過他們登記的資料,來自大江南北,入住霸王酒樓也有三天時間了,彼此間,冇有任何交談。”

吳大海顯然是在事情發生後,立刻讓人做了調查。

“他們的死相……”

突然,吳大海似乎想到了什麼,臉色一變。

“三人的死相,一模一樣,全身冇有一處傷痕,可在臨死前,像是經曆了慘無人道的折磨,表情極其痛苦。”

“還有就是,每個人體內的水分,像是被抽乾了似,看起來乾瘦如柴。”

吳大海把自己瞭解到的資訊,全都說了一遍。

“還有什麼體表體征嗎?”

蘇辰心底隱隱有個猜測。

或許,這三人之死,應該是某個事件的開端。

“這……這個,不清楚了,目前,我封鎖了現場,冇有人去碰那三個死者。”

吳大海額頭上露出一顆顆豆珠般的汗水。

“走吧,我陪你去看看!”

蘇辰想了想,還是決定去現場驗一下屍體會比較好。

他們一行幾人,動作很快,直奔死亡第一現場而去。

同一時間。

古大爺回到自己的府邸。

剛一進門,立刻有兩個戴著麵具的白衣人圍了過來。

這二人,悄無聲息,就像一陣風,出現在古大爺麵前,把他給嚇了一大跳。

“誰?”

古大爺渾身一個哆嗦。

等到看清來人的麵孔後,冇好氣的瞪了這二人一眼。

“你們倆,能不能彆像鬼魂似,來去無聲。”

古大爺一臉驚魂未定。

這二人,臉上戴著麵具,看不出任何表情,也冇有絲毫迴應。

“蘇辰是個什麼態度?”

其中一人,突然出聲道。

“他說,那批氣血藥草已經研磨成藥粉,準備煉製氣血靈丹。”

古大爺心神一定,道。

“煉製氣血靈丹?看來,傳言應該是真的,這傢夥是混元煉體武者,氣血滔天,需要依靠氣血丹藥補充了。”

“這也未必,此地的氣血藥草,煉製出來的靈丹,效果極低,對我們來說都冇有任何作用,何況是他那個層次的煉體尊者。”

兩個白衣人彼此對視一眼,交流道。

“你確定,蘇辰真的是說,準備用那些藥草來煉製氣血靈丹?”

其中一個比較高的白衣人,似乎再確認什麼。

“他是這樣說的,有冇有在忽悠我們,那就不得而知了。”

古大爺兩手一攤,直接道。

“哼,不管他了,反正他手裡那點藥草也壞不了我們的事。”

另外一個看起來比較矮的年輕人,冷笑一聲。

“終究是個擋路石,可惜,那傢夥是混元煉體的高手,在這裡優勢太明顯,要不然直接除掉便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