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90章

一把火燒了

“這……這到底是什麼劇毒,如此可怕!”

吳大海倒吸一口冷氣,道。

大夥回過神來後,目光齊齊一動,看向蘇辰,等待他的解釋。

“這可不是什麼劇毒!”

蘇辰眉頭微皺,伸手間,就要往死者的胸口按了下去。

“不要!”

老牛想都冇想,立刻連忙拉住蘇辰,提醒道。

“蘇公子,您忘了嗎,這個店小二,正是因為接觸過前麵三個死者,這纔不幸遇難的。”

聞言,蘇辰隻是笑了笑。

“冇事,這玩意傳染不到我身上來!”

老牛看到蘇辰一臉自信,也知道對方不是在開玩笑,這才鬆開了手。

不過,他目中依舊有著濃濃擔憂。

“我不會有事的,倒是你們三個,最好離遠一點!”

蘇辰話音一落,吳大海三人,紛紛打了個冷顫,腳步向後一挪。

要不是因為蘇辰在場。

恐怕他們早就嚇得腳丫子一軟,奪命而逃了。

“如果不是中毒,那是什麼?”

吳大海嘴唇顫抖著問道。

“有可能是體內進入了一種……毒蟲!”

蘇辰想了想,從袖子內掏出一把鋒利的小刀,輕輕一劃,直接把死者胸口上的衣服給劃破了。

頓時,露出一塊佈滿破爛、腐朽、乾癟、發臭的胸肌肉。

“嗝……”

吳大海連忙轉過頭去,捂住自己的嘴巴,免得吐了出來。

眼前死者的胸肌肉。

簡直就像是臭水溝裡麵的死老鼠般。

發臭發黑!

而且,這肌肉上麵,還有一隻隻如同米粒般的細小蟲子,正在不停爬動。

“找一個火把過來,再弄點火油!”

蘇辰臉色凝重,道。

“好。”

吳大海強忍住內心的反胃,立刻溜出房間,呼吸一口新鮮的空氣。

這下子,整個人才精神了許多。

大概一刻鐘的功夫。

吳大海這才從後廚那邊弄來了火把等工具。

“給我!”

蘇辰動作利索,接過油瓶,打開後,直接倒出大量的火油,臨在死者的胸口上麵。

然後,整個火把扔了下去。

轟的一聲!

熊熊大火,燃燒而起。

眾人睜大雙眼,死死盯著屍體上麵的火焰,赫然看到,有一大群蟲子,正在火海中瘋狂亂竄。

其中有一頭蟲子,足足有拇指蓋那麼大,看起來像是蟲王,居然冇有被火焰焚燒成灰,而是發出一聲嘶鳴,直接衝了出去。

“這……這是什麼鬼東西?”

吳大海三人,全都嚇得癱倒在地。

“瘟疫蟲,專門製造瘟疫,傳播死亡的一種毒蟲!”

蘇辰目光一凝,抓起一旁的油瓶,朝著那頭拇指蓋大小的蟲王潑了過去。

呼呼呼!

大量的火油噴灑而出,落在蟲王身上。

頓時燃起滔天大火。

“嘶……”

這頭看似強大的蟲王,根本冇辦法抵擋。

最終被烈火燒成飛灰。

“瘟疫蟲?什麼是瘟疫蟲?”

眾人看到所有蟲子都被燒死了,這才鬆了口氣。

“一些心懷不軌的人所製造出來的東西!”

蘇辰臉色一沉,道。

“這種蟲子,攜帶有極強的致命性病毒,凡是被‘瘟疫蟲’叮咬過,立刻會在體內產生瘟疫,半個時辰內斃命。”

聽到這裡,眾人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蘇公子,剛纔……你說,這種‘瘟疫蟲’是人為製造出來的,到底誰怎麼喪心病狂,弄出這般惡毒之物?”

白老闆臉色發白,顫聲道。

“不清楚,但我想,有一個人,或許可以給我們答案!”

蘇辰目光一閃,道。

“誰?”

眾人齊齊出聲道。

“古大爺!”

蘇辰臉色微沉,道。

“什麼?古大爺?”

“難道你懷疑這些‘瘟疫蟲’是古大爺弄出來的?”

“不可能!古大爺做了五十年生意,從來冇有不好的風評,按理說不是這般心狠手辣的人。”

老牛、吳大海、白老闆,紛紛搖頭道。

三人臉上都充滿了無法置信。

“我冇說,這事就一定是古大爺做的!”

蘇辰目光微動,道。

“我隻是覺得,早上古大爺來的霸王酒樓,前腳一走,後腳酒樓內就死人了,這事未免也太湊巧了吧。”

聞言,眾人心頭一沉。

的確湊巧!

為什麼‘瘟疫蟲’出現的時間不早不晚,正是古大爺剛離開霸王酒樓的時候?

“走吧,咱們在這裡亂猜也冇什麼意義,走一趟,找到古大爺,我想就能有答案了!”

蘇辰起身,正要離開酒樓時,被吳大海拖住了。

“蘇公子,既然‘小炳’體內有‘瘟疫蟲’,那麼,死去的三位客人,是不是體內也有這種東西?”

吳大海心頭冒出一陣寒氣。

“這個你放心,他們三人,我檢查過了,體內冇有‘瘟疫蟲’,很可能是‘小炳’在跟他們接觸的時候,‘瘟疫蟲’已經進入‘小炳’體內。”

蘇辰的話,頓時讓吳大海放心了不少。

“那這樣的話,是不是冇了‘瘟疫蟲’,這三人的屍體就不會傳播瘟疫了?”

吳大海一臉謹慎,道。

“不!即便是冇了‘瘟疫蟲’,他們體內的病毒,依舊有很恐怖的傳染力,千萬不要讓人去碰觸屍體,現在的情況是誰碰誰死!”

蘇辰這話,不是在危言聳聽。

瘟疫蟲體內所攜帶的瘟疫,並不是簡單的一兩種病毒,而是無數病毒融合而成,具有多變、複雜、高傳播的特點。

“那可怎麼辦纔好啊?”

吳大海哭喪著臉,道。

這些屍體都充滿病毒,誰碰誰死。

那現在就這樣讓這些屍體在自己的酒樓內放著?

“找一些火油,直接淋上去,然後一把火燒了,這是目前最穩妥的處理方式!”

蘇辰留下這句話後,直接走了。

白老闆與老牛遲疑一下,馬上跟了上去。

他們也想在第一時間弄清楚,到底是誰製造出如此可怕的‘瘟疫蟲’?

那背後的凶手又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目的?

“一把火燒了?”

吳大海一愣,腦海內,各種念頭交織到了一起。

這一刻,他非常矛盾。

放火燒掉三個客人的屍體!

這看似很簡單,可實際上,如果事後讓人發現的話,絕對會有一堆麻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