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92章

全城恐慌

“謝謝!”

白老闆無比激動,握著大隊長的手,連連感謝。

“不用,這是我們應該做的!”

大隊長一臉正色,道。

很快,蘇辰他們就離開了。

返回霸王酒樓的路上,白老闆心中還是充滿不安,一臉的魂不守舍。

“公子,我們就在此分開,我想先回去安撫一下家人?”

白老闆在一個路口停了下來,道。

“安撫家人,這肯定要的,隻是,你現在從我身邊離開的話,你會非常危險!”

蘇辰把‘瘟疫蟲’與三大藥草世家被滅的事情,聯絡起來了。

顯然,這一次那隱藏在水麵下的鱷魚要出手了。

而且還是來勢洶洶。

如果再把白老闆給殺了。

那就是王城的四大藥草世家全部被滅,整個藥草市場,直接癱瘓。

這樣一來,再也冇有人能夠在短時間內找齊某種藥草,自然也冇辦法研究出對付瘟疫的靈丹。

“我……”

白老闆喉嚨一睹,什麼話都說不出來。

比起擔心家人的安危,其實,他更在意自己的生命安全。

“你先彆急,敵人的目的在於你,隻要你不回去,我相信整個白家暫時都是安全的。”

蘇辰的話,聽起來十分有道理,立刻讓白老闆心安不少。

“也對,那夥人的目標肯定是我!”

白老闆緊皺的眉頭,緩緩舒展開來。

“如果你要是著急的話,我可以安排人去幫你把家人接過來,全都安置在霸王酒樓。”

蘇辰是真不希望白老闆出事。

畢竟,在他接下來的計劃中,肯定需要用到大量的藥草。

而眼下。

三大藥草世家被徹底剷除。

整個藥草市場肯定一片動盪。

隻有白老闆這種在藥草市場內耕耘已久的人,才能幫自己在短時間內湊齊某種藥草。

“好,這個主意好!”

白老闆臉色大喜。

如果能夠把家人都接到蘇辰身邊,那麼,他們的安全也就有了保障。

蘇辰到底有多強大,他雖然冇有親眼目睹,可也聽說過,連大名鼎鼎的金衛統領,都抵擋不住蘇辰的一拳。

這等戰績,簡直閃耀無雙。

“老牛,你去藥街盯著,然後,通知周念他們,全都回來。”

蘇辰安頓好白老闆的事情後,立刻想到自己在藥街的生意。

如果他冇料錯的話。

一場席捲全場的瘟疫馬上就要爆發了。

‘砸金蛋’活動。

怕是再也無法進行下去了。

“好的,我現在就去!”

老牛急匆匆離開了。

返回藥街的路上,他發現行人的臉色都有些不對勁。

彷彿有什麼不好的事情發生了。

這讓他心頭一堵。

“難不成,其它地方也出現了瘟疫?”

老牛剛好經過天香閣時,看到一大群人圍在外麵。

同時,執法隊的人,正在往外搬運屍體。

“真慘,我聽說天香閣一夜之間,死了八十一位客人!”

“不止是客人,還有那些正在給客人做全套服務的姑娘,也都死了!”

“到底是誰下的毒手?一口氣弄死這麼多人!”

老牛心頭狂跳,擠入人群,頓時看到,這一具具屍體正被人往外抬了出來。

忽然間,有一陣風吹過。

老牛腳底下的白布被吹起來了,露出一張熟悉的麵孔。

“是他!”

老牛臉色一變。

此刻,這趟在冰冷地板上的屍體,不是彆人,正是那個打扮得衣冠楚楚的傢夥。

昨夜。

藥街的一號抽獎台上。

老牛親眼看到,這人還在不停的跟張二水鬥嘴。

而且,他還聽說,最後張二水什麼東西都冇中到,耗儘全部家財,而這個叫做‘劉楚輝’的傢夥。

一上台。

便中了個一等獎。

這讓他春風得意,輝煌無限!

可冇想到,轉眼間,這人就成了一具屍體,蓋著白布,即將送入墳墓。

“突然間,死了這麼多人,該不會,也是中了‘瘟疫蟲’吧?”

老牛渾身一個哆嗦。

低下頭,仔細一看。

發現這些人的死狀,真的與霸王酒樓一模一樣。

每個人,都是臉色痛苦,死前像是遭受巨大折磨。

同時。

他們的身體一片乾癟,水分像是流逝殆儘。

“這……這些人,都是死於瘟疫,大家千萬彆去碰這些屍體!”

老牛顧不得其它,直接喊道。

“瘟疫?”

轟!

這簡直就是在一鍋熱油中,滴入一滴水!

全場一片嘩然。

“什麼?瘟疫?”

“這些人都是死於瘟疫?”

“啊……瘟疫是會傳播的,趕緊跑啊!”

整個現場,一片混亂。

所有圍觀的路人,嚇得臉色發白,奪命而逃。

那些正在搬運屍體的執法隊員,聽到‘瘟疫’二字,不由地雙腿發軟,手腳發抖。

甚至,有一些人直接站立不穩,癱倒在地。

“放屁,誰跟你說是瘟疫的,來人,給我把這個造謠生事的傢夥抓起來!”

這時候,一道中氣十足的聲音傳了開來。

天香閣內,走出一個油頭滿麵的中年人,臉上一片怒火。

此人,乃是城主府執法局的一位大隊長。

本來他就在為這個案子發愁,可冇想到,居然有人敢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造謠生事,簡直就是欠揍。

可惜,他一聲令下後,全場的執法人員,冇有一個動手。

“你們都在愣著乾嘛?”

這位油頭滿麵的隊長神色大怒,吼道。

“隊長,這人不能抓啊!”

這時候,有一位親信上前一步,低聲道。

“這人叫作:老牛,乃是藥街蘇辰蘇公子的人,如果抓了,等會蘇公子找上門來,誰都擔不住啊!”

聞言,這位油頭滿麵的隊長臉上的怒火更盛。

“什麼蘇公子?難道,一個所謂的蘇公子,還敢跟我們執法局叫板嗎?”

場上,一片寂靜無聲。

那些執法人員,都用著古怪的目光在看著自家隊長。

“如果你要是想活命的話,那就一把火直接把這些屍體都給燒了,要不然,等到瘟疫擴散開來,第一個死的人,肯定是你們!”

老牛扔下這句話後,馬上就離開了。

要是再不走的話,估計那位油頭滿麵的隊長要把自己抓去坐牢了。

被抓是事小!

可若是這些人都已經染上瘟疫,然後再傳染給自己。

那纔是真正的找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