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第2093章

油頭隊長死了

“信不信我,找不找死,那是你們自己的事情!”

老牛撂下這句話後就走了。

他知道。

自己人微言輕,幫不了多少人。

當務之急,還是完成蘇辰交代的事情要緊。

“渾蛋……”

天香閣門前,這位挺著大肚囊的隊長,氣得直跺腳。

甚至,都有要自己動手的衝動。

可是一想到,他那龐大的身體,不協調的動作,立刻放棄。

“過來一個人,給我講講,那位蘇公子到底是什麼來曆,如果要是說不清楚,看我不收拾你們!”

油頭隊長目光陰冷,掃了所有手下一眼。

眾人全都一臉無奈,紛紛低下頭,不敢吱聲。

最後,還是那名親信,咬了咬牙,上前一步,把關於蘇辰的事情,從頭到尾詳細的複述了一遍。

“什麼?你說的都是真的?”

油頭隊長睜大了眼,滿是驚恐道。

“是真的!”

這名親信臉色凝重,點了點頭。

同時,所有手下也都一臉確定的點頭。

“嘶……”

油頭隊長倒吸一口冷氣。

冇想到,剛纔那個看起來貌不驚人的漢子,居然有這麼大的來曆。

隻是,讓他想不通的是,這漢子為什麼要平白無故的造謠?

“隊長,或許,那個老牛說的事情是真的?”

其中一名手下,試探性問道。

“真的?怎麼可能是真的!那傢夥就是在放屁!”

油頭隊長一臉不屑,道。

“咱們大王城得上蒼眷顧,風調雨順,更不會有災難降臨,像瘟疫這東西,絕對不可能出現……”

油頭隊長說到這裡,突然停了下來,雙手死死拽住自己的喉嚨。

大口喘著的氣。

很快,他就開始渾身抽搐,口吐白沫。

“隊長,你怎麼了?”

“隊長!”

“隊長,你可千萬不能有事啊!”

一群手下,立刻急了起來。

不少人,正要圍上來的時候,一道不合時宜的聲音,突然傳了開來。

“你們說,隊長是不是感染上瘟疫了?”

這一句話,簡直就像是一盆冷水,澆在眾人急切的心頭間。

頓時,所有人的腳步,像是灌了鉛一般,變得沉重無比,紛紛一頓,停下不動。

甚至,有好幾人,因為恐懼,嚇得連連後退。

“救……救我……”

油頭隊長臉容一片扭曲,顯然是痛苦到了極致,顫顫巍巍的伸出右手,拚命的在抓著什麼。

可是,至始至終,都冇有人敢上前一步。

最後不到半個時辰,這位隊長徹底失去氣息。

至死,都冇能等來搭救。

“啊……隊長,隊長真的被瘟疫害死了。”

“難道剛纔那個漢子說的是真的,這瘟疫是會傳播的,誰接觸過死者,誰就會感染上瘟疫!”

“不,我不要死!我不要死啊!”

“嗚嗚……你,你們不要過來,你們都接觸過死者!”

所有執法隊員,全都一臉驚恐與無助,瘋狂而逃。

如此一來,更進一步刺激到那些圍觀的路人。

恐懼。

徹底蔓延開來。

瘟疫,像是死神之手,開始抓走一條條鮮活的生命。

這一天,不止是天香閣,也不止是霸王酒樓,還有很多地方,全都莫名其妙出現了死人。

而且,這些死者的特征一模一樣。

隨著那些發現死者的人,也開始被‘病毒’纏上,瘟疫漸漸擴散開來。

整個大王城,到處充斥著絕望與恐慌。

每時每刻,都有無辜的人死去,

瘟疫的可怕,不在於你是兩鬢斑白的老頭,還是身強力壯的青年,隻要沾上病毒,半個時辰內必死。

街上,到處都是逃荒的身影。

甚至還有一些人,走著走著,根本不知道發生什麼,直接倒地而亡。

如今,整個藥街變得空空蕩蕩。

砸金蛋的活動,再也進行不下去了。

在這場有著死亡威脅的瘟疫麵前,任何生意都得涼。

除非,你是做那種能夠治病救人的生意。

可到現在為止,也冇有哪一家說,自己的靈丹,能夠治癒這種病毒。

“太可怕了,半天的時間,前後隻是半天的時間,整座古城,便徹底癱瘓了。”

楚香香等人,看著淩亂與破敗的大街上,一陣失神。

甚至,每走百十來步,還能看到倒在地上的屍體。

這場瘟疫,來得太快了。

以至於城主府,都冇反應過來,便已然席捲全城。

這些染上瘟疫的屍體,如果冇有及時處理掉的話,還會開始惡變,出現更強的病毒。

隨著時間的流逝,這些病毒越發強大,到最後,有可能會直接通過空氣傳播。

到了那個地步,纔是真正的噩耗降臨。

一旦出現空氣傳播,且冇有解藥的話,整座古城的人,都會徹底死去。

“我們趕緊回去吧,公子應該等急了!”

老牛急聲催促道。

半個時辰後。

楚香香一行人,全都回到了霸王酒樓。

如今,整個霸王酒樓,空空蕩蕩,再也冇有一個客人。

關於酒樓有客人染上瘟疫的訊息。

吳大海還是冇能壓得下去,傳播開來。

這下子,不僅僅是這裡的客人,還有負責招待的店小二,全都嚇得奪命而逃。

吳大海最初在看到這一幕的時候,還氣得臉色都黑了。

可當他聽說,整座王城,四處都在爆發瘟疫的時候,反而鬆了口氣。

“人都走了纔好啊,這纔不用擔心,有客人把瘟疫帶過來!”

吳大海一臉慶幸,連忙整了一個牌子,掛在門外。

“本店暫停營業,謝絕入內!”

吳大海剛掛完牌子,立刻看到老牛一群人回來了。

“吳掌櫃,你這是在乾嘛呢?”

老牛隔著大老遠,喊了一聲。

“這不,瘟疫爆發了,酒樓內的客人也都跑光了,我這冇事乾,特意出來等你們!”

吳大海的話,漂亮得很。

明明就是出來掛個牌子,剛好看到老牛他們回來,可到了他的嘴裡,反而變成,自己是專門在這接待他們。

“掌櫃的,這怎麼好意思,我們又不是第一次來,大家都這麼熟了,哪裡還用得著你親自接待!”

老牛一臉受寵若驚,道。

“你們冇事吧?聽說現在外麵亂得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