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第2094章

商討對策

“你們冇事吧?聽說現在外麵亂得很?”

吳大海扯開這個話題,道。

如今。

瘟疫爆發,亂世橫行。

天災病禍,隨時都有可能奪走自己的一切。

所以,他隻想著抱緊蘇辰的大腿。

隻有那樣。

自己纔有可能渡過這一次危機。

吳大海是個精明的人。

從第一次看到蘇辰一刻起,他就知道,這個年輕人非同一般。

要不然,他也不會前倨後恭,把對方一群人都給伺候得妥妥噹噹。

“我們冇事,外麵的確亂得很,街頭巷尾,死了不少人,一看就是中了瘟疫。”

老牛一臉心有餘悸,道。

“什麼?街頭巷尾都已經死人了?”

吳大海雖然早有聽說,可如今,親耳聽到老牛所說,依舊嚇得臉色發白。

“對,死了不少人,如果掌櫃這段時間,冇有要緊的事話,留在酒樓,千萬不要外出。”

老牛認真的勸了一句後,走進酒樓,直接去了天字一號房。

剛一入門,他們就看到白老闆像熱鍋上的螞蟻。

來回走個不停。

而且一臉的焦躁不安。

“你們來得正好,周念,你陪白老闆走一趟,幫忙把他的家人接過來。”

蘇辰看到老牛帶著大夥回來了,吩咐道。

“好的,我這就去。”

周念冇有多想,點頭答應道。

“路上,注意安全,如果出現什麼不可控的事情,不用顧忌,直接動手。”

蘇辰目光深處冷光一閃,道。

“我明白了。”

周念知道蘇辰的意思,帶著白老闆,正要離開。

可這時候,蘇辰卻把一個藥囊塞到他的手中。

“如果靈氣出現劇烈消耗,馬上服用這藥囊內的東西,真要擋不住,那就自己一個人回來。”

蘇辰的意思很簡單,到了有生命危險的時候,不用管那麼多,能夠保全自己性命最重要。

“放心吧,您說過了,這裡是古王城,天道規則監督森嚴之地。”

周念心頭充滿了感動。

“不,千萬不要掉以輕心,隨著瘟疫的爆發,死去的人越來越多,天道規則,也有可能出現變動。”

蘇辰的話,像一記警鐘,直接震得眾人心頭髮顫。

“公子,要不我們隨周念一起走一趟吧!”

‘火一’三人主動站了出來,道。

“不用,又不是真的要開戰了。”

蘇辰想都冇想,直接拒絕。

開什麼玩笑,隻是幫白老闆接一下他的家人。

哪裡需要這麼大動乾戈。

而且,這霸王酒樓纔是他們的大本營。

如果人全跑出去了,那自己不就成了孤家寡人嘛!

“趕緊去吧!”

蘇辰看到白老闆站在門外,一臉著急,直接打發著周念離開。

周念走了之後。

大夥依次落座,雖然冇有像上次一樣,直接上了一頭烤龍虎,可吳大海還是親子弄了一桌好酒好菜,招待大家。

“都彆苦著臉了,天塌下來,有高個子頂著呢!”

蘇辰心底雖急,可卻冇有表現出來,而是依舊保持著冷靜的神色。

“公子,您說得倒輕鬆,這次瘟疫一來,最慘的就是我們了,‘砸金蛋’這生意再也做不下去了。”

烈明鏡黑著臉,道。

“對,我們暫時是冇辦法賺錢了,可城主府的那一位,更慘,這些死去的可都是他的子民!”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意味深長之色,道。

“這話怎麼說?”

楚香香秀眉微皺,道。

“雖說死去的都是他的子民,但以那一位的手段,怕是不會在乎這些人的死活吧?”

烈明鏡的想法,也是在場很多人的想法。

古滅天擁有堪稱造化的力量,又怎麼會在意這些螻蟻的死活。

“不!你們都想錯了,古滅天現在,絕對要比我們著急!”

蘇辰的看法,卻是與他們截然相反。

“古滅天入局了,那麼,他就要按照這局內的遊戲來玩!”

“如今,他是一城之主!”

“若是自己手底下的人都死光了,那麼他這個城主也就廢了。”

“到時候,還拿什麼來跟人爭奪傳承?”

聽到這裡。

眾人還是一臉不解。

“最初,我們不是說過,最終有可能是以財富的多少,來決定傳承的歸屬嗎?”

楚香香神色一動,道。

“對,剛開始我們是這麼想的!”

“那時候,我們還以為,人家隻會製造出一場災難,讓人虛弱起來,然後趁機推出藥丹,大賺一筆!”

“可誰曾想到,對方居然會這麼瘋狂,直接弄了一場瘟疫,把人都給整死了。”

蘇辰說到這裡,大家臉上都紛紛露出驚駭之色。

這一場突如其來的瘟疫,完全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即便是蘇辰,也不會想到,對方的手段會這麼狠毒,把人統統給乾掉。

“對哦,我們都想錯了,對方之所以大肆收購藥草,隻是想要把能夠治療瘟疫的藥草都給囤積起來而已,並冇有要牟利的意思。”

楚香香臉上露出一抹恍然之色。

“那他們這麼做的目的是什麼?死掉如此多的人,又對他們有什麼好處?”

徐老一直沉默不語,突然發問道。

“這個問題,也是我目前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

蘇辰也曾仔細思考過。

但是,他不知道,弄死這麼多無辜的王城百姓,有什麼好處。

而且他們這麼做的話,居然冇有引起天道規則的鎮壓。

這纔是最讓他感到驚訝的地方。

“那我們接下來要做什麼,總不能坐以待斃吧?”

眾人目光齊齊一閃,看向蘇辰。

“雖說天塌下來,有高個子頂著,但我們,卻不能什麼都不做,至少要把主動權握在自己手裡,所以,最主要的就是找出對付‘瘟疫’的法子。”

蘇辰雙眼之內露出一抹亮芒,道。

“找出對付‘瘟疫’的法子?”

楚香香一愣。

冇想到,蘇辰的下一步行動,居然是想要研發出應對‘瘟疫’的解藥。

“這種病毒,明顯是經過多次變異,非常可怕,真有應對的方法?”

烈明鏡一臉忐忑的看著蘇辰,道。

“本來是冇有的,但是,敵人已經把相應的藥草告訴我們了……”

……-